第三十八章 基地阿图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啪“大汉的右脚死死的踩在青年的脸上,鼻梁骨受不了重击,塌了下去。

骨头的碎裂声和青年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让人感到心里发憷。但是大汉毫不介意青年的感受,一脚接一脚的落在青年的身上,直到最后,青年的呼喊声越来越弱,大汉方才停止。

大汉看到嘴角一挑,露出轻蔑的嘲笑,对众人道:“哈哈,美国人,这就是美国人的下场。”

众人不敢正视,一个个的都低下头来,深怕自己被恐怖分子注意到,得到和青年一样的下场。

三名劫持者留在客舱看管人质,另外两名恐怖分子径直朝驾驶舱猛冲过来,其中一个身材粗壮,穿黑色短衫、戴着墨镜的恐怖分子,使尽全身的解数用脚踢着门说:“快让我们进来!我们是伊斯兰阿图成员,飞机已被我们劫持,如果你们不服从命令,我们马上炸掉飞机!”

一名副驾驶员缓缓打开舱门,面对动机者头目迈德·侯赛因,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满脸疤痕的沙希德眼露凶光,用低沉的声音命令道:“给我飞回美国,把飞机降落在纽约,快。给我接美国政府,要是不释放关押的十名基地武装成员和准备一千万美金,我马上炸掉整架飞机。”

客舱内。

看到一向趾高气扬的美国人在自己的面前都这个熊样,大汉看起来很高兴,他撸起袖子,一只脚踩在座椅上,大声道:”你们的血因为美国而流,因为他们不在乎。我们伟大的将军,会和你们抗衡到底。对不对?(英)“

大汉抓起一位乘客的头发,问道。“right......”那名乘客重重点头说道。

刘波上下打量一番中年人,小声地说道:“东哥,这些人好像是基-地组织成员。”

“恩?”揉揉下巴,仔细琢磨了一会;“老森,你是怎么知道的?”

“东哥,你看。他手上的刺青。”刘波朝那个叫斯洛克的大汉努努嘴。

大汉的身上刺着一个不是很大的图案,的亏是刘波眼尖,要不然谁也不会去注意这么一个小的东西。

听到刘波的话,大家都很自然的看向大汉的手臂。“一只雕?”任长风问道:“那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是是基-地的人。”

谢文东脸色一正,柔声更正道;“不是雕,是秃鹫。”刘波点点头,“东哥,说的没错,就是秃鹫。”“那这和基-地组织有什么关系啊?”

任长风还是搞不明白。“长风,你别急嘛,让我慢慢的说。

刘波吸了一口气,小声说道:“基-地组织是全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之一,其人员发布相当的广泛,其旗下有五个分支,其中有一个叫阿图的分支,据说它的标志就是秃鹫。”

“竟然有人把这么恶心的东西当做宝贝,真是想不明白。”

任长风甩甩头,侧目看了看这些”基-地组织成员。”这你就不明白了吧,这个世界上,什么奇怪的事都有。

就拿我们中国来说吧,远古的黄帝部落的图腾就是蛇,这种东西,都是我们很难说的清的。"刘波补充道。

“哦,怪不得这些人这么仇视美国人,原来是这样的。”任长风道。

(基-地的头目本-拉-登出身美国中情局(CIA),后脱离中情局,这主要是由于年代中东动荡不安的政治环境对他产生了影响。两次中东战争、美国对以色列的偏袒坦、西方思潮对伊斯兰国家的渗透……

这一切在本-拉登心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响。他深信只有回归伊斯兰教义,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才能拯救整个穆斯林世界。由此由霸权主义衍生出的一个新主义,那就是恐怖主义,年月,苏联入侵阿富汗,改变本-拉登一生的时刻来到了。

他立即动身前往巴基斯坦援助阿富汗穆斯林兄弟,开始着手进行将成千上万的穆斯林志愿者源源不断地送进阿富汗的工作。

在此期间,他得到了很多的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不久,本-拉登就与阿卜杜拉-尤素福-阿扎姆建立了直接联系。阿扎姆是国际伊斯兰恐怖主义运动的启蒙思想家,他主张对西方发动圣战,推翻一切非伊斯兰政府并最终在全球实现安拉的统治。

本-拉登在他的引导下加入了国际伊斯兰恐怖主义网络,并于年创建了“基地组织”。凭借家庭丰厚的资产,本-拉登和一些阿拉伯国家交好,在这些国家建立势力,而美国和这些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很差,因为美国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人家的石油,但是人家不是傻子,得要你拿先进的军事技术来换,这下美国当然很窝心了,限制人家进出口贸易,一来而去,梁子就结下了,扯远了,呵呵),

为了把这笔新仇旧恨的帐好好算清楚,美国政府dui本拉登极度不满,甚至不惜发动战争,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而基-地组织成员也对美国恨得牙痒痒,也随之把仇恨迁怒到了美国人。刚才那个叫斯洛克大汉的举动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尽管刘波和任长风的声音很小,但是斯洛克还是听到了一点,集凶残,歹毒,无知的斯洛克会说英语已经算是个奇迹了,但是要他们听懂汉语,可以说是要他们的命了。“妈-的,你把我的话当成什么了?我不是说你们要闭嘴嘛?”(英)

大汉一个箭步,冲到谢文东等兄弟的身边。“你们到底说些什么”那个叫斯洛克的大汉把枪抵在刘波的太阳穴上。刘波不是冲动的人,没有任长风那么高傲,但是熟话说:“泥菩萨还有三分泥Xing。”

被别人这样用枪抵着,谁都会搓火。刘波也不例外。

只见他嘴角一挑,露出轻蔑的嘲笑,还没等对方回过神来,刘波单手以极快的速度把他手中的枪夺过,反把枪抵在斯洛克的脑门上。

斯洛克暗暗咽口吐沫,看着刘波,真不知道这号人是从哪冒出来的。看到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几位恐怖分子马上拿起枪,围了过来。

这时,一旁的五行等兄弟都站了起来,任长风的手上没有武器,但是他也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头昂的高高的,根本不正眼看他们,好像别人都欠了他钱似的。“把他给我放开(英),,,,一名大汉拿出一颗自制的Zha弹威胁道。

还没等大汉说完,只感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丝丝的凉意,再低头一看,一把小巧的刀片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而拿着那把奇怪的兵器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青年。青年咧着嘴笑着,熟视无睹他们手中的Qiang支。

这又站起来一个青年,青年的相貌很是普通,但是他身上的那种气势太特别了,让人无法忽视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舷窗全被关死,只靠几盏舱壁灯照明。昏暗的灯光透过混浊的空气,映在失魂落魄、精疲力竭的旅客身上,但是大汉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般乘客的害怕,确是真真切切的有那种在黑夜里被群狼注视,让人发毛的感觉。

大汉在打量青年,青年也上下打量了一番大汉,接着,青年慢慢拿开大汉脖子上的剑,大汉被青年这一举动是彻底搞蒙了,这什么跟什么啊。”啪啪“青年突下手,对着大汉是左右开弓,死死的打了两个耳光。

大汉瞪着眼睛,半晌没反应过来。“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老朋友?”(英)青年幽幽的说道。

这时,被打的大汉才反应过来,一时间他的怒火从胸口一直烧到脑门。自从加入阿图一来,从来都是他打别人,还从来没有人敢打他的。本-拉登对其成员的素质相当的重视,其手下都身手不凡,残暴邪恶,甚至是六亲不认。

“啊。。。”大汉抄起大拳头,打向青年的脑门。

大汉很有信心,这一拳的力量足够大,速度也足够快,对方就是一个中高手也逃不过这一拳。可是他的拳头还没有到对方面前,就被一只手压住,出手的是青年,青年的脸上是一成不变的笑容,只不过,在大汉看起来有相当的诡异。

“朋友,你到底是谁?(英,以下对话皆为英,在此略)”

一位中年人从乘客中站起身,没想到,这还有一位,他说话时,已经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他哪里去了。

恐怖分子见到中年人后,几乎同时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青年看了看中年人,放开大汉的手,接着说道:“你的朋友,也可以说是将军的朋友,不知阁下听没有听过——赤军。”

“赤军?日本的赤军?”中年人心中一惊,连忙问道。“你和赤军到底什么关系。”

谢文东并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瞄了瞄正在看着他们说话的机长,中年人多聪明,一点就透。

他试探Xing的说道:“即使你们是赤军,我们也不会放弃这次行动。”

“我相信,你知道我是谁的话,你会考虑这次行动的。“青年很有自信的回答。基地组织“基地组织”的以阿富汗为基地,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一个恐怖组织。

它们用高科技的手段进行联络,如传真、卫星电话和互联网,和世界上大多的恐怖分子都有紧密的联系,当然赤军也不例外。

“你们不是在日本警视厅的严厉打击下,逐渐销声匿迹了吗。据说,组织大部分领导成员逃到了中东,隐居在黎巴嫩的贝卡谷地。就连你们的首领”女皇“重信房子都已经被抓了吗?怎么你们还是赤军的?”中年人疑惑道。懂得还不少,青年暗道。

青年故意压低点声音:“我们还是找个方便的地方谈谈吧。中年人摇摇头,“我凭什么信你?”

青年拍了拍手,“就凭这个。”一时间,又有七八名汉子站了起来,这些大汉虽然没有拿武器,但一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善茬。

要是打起来,自己这边赢是没问题的,关键是要是在打斗的过程中,子弹打穿了飞机,飞机坠毁。

到时候,别说完成组织交给他们的任务了,就是连命保不报的住都是个问题。

中年人不是傻子,无奈地点点头,走向了飞机上的卫生间。但是那个叫斯洛克的大汉都没动,还是神情紧张的拿着枪对着他们。青年笑了笑,抬腿便走。“‘东哥,小心。”刘波道。

“恩。”谢文东回到,走了几步,谢文东又侧头,环视众人,小声说道:“飞机一着陆,就杀掉全部的人。”大家心里听后,都咯噔一下,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飞机上,加上机组人员,至少还有五六十人是无辜的,要是就这样杀掉他们,还真下不了手。

但是一回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飞机上,乘客们已经认定自己这一方和基地组织有关,要是事情没处理好,留下什么尾巴,那己方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和基地扯上关系,甩都甩不掉。

要说倒霉,只能说他们上错了车,走错了路,这也是各人有各人的命。“我们本不是好人,只是一群坏蛋。”一行人都不约而同地自我安慰道。

卫生间还是蛮大的,干净整洁,没有厕所一般的味道。“看来,这些乘务员的业务素质还是蛮高的。”谢文东点了点头,中年人让人找了两个凳子,两人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进入了主题。“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中年人问道。

“赤军,无名。”谢文东回到。谢文东虽然和赤军的关系还算可以,但是对其结构人员基本上是一无所知,一来是因为对方的防范心理很强,陌生人很容易引起他们的警觉,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谢文东根本不想和赤军靠的太近,黑社会和恐怖分子Xing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在赤军里,就和一个无名关系很好,随便,这次,把他的名字用了过来。“无名,我根本没有听说过,我对赤军很熟悉,根本没这号人,所以你也根本不会是赤军的人。”中年人说道,眼中露出凶光。

“哈哈,你的判断能力太差了吧,我的身份是不会变的,即使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当然以你的资格是很难见得到我的。”

谢文东一看就知道对方是在诈自己,光可以亲自涉险这点就可以看出,对方的身份不会很高,见到赤军高层的机会也就很小,这些都很容易想到,因为有那个大哥会亲自去干劫机这种危险系数相当高的事。

谢文东想的没错,本该生气的中年大汉,却哈哈大笑起来,“我相信,你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会竭尽全力,保证你和你手下的安全,但是我们的任务还是不能就这样结束,我们必须换我们的穆斯林兄弟出来,就算那我们的命来换也在所不惜。”

中年人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赤军分子,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对青年很是客气的,不管怎样,和对方动气手来,很有可能就会耽搁行动计划,与其这样,还不如装着相信更为妥当。

两人都各怀鬼胎,谁都不敢现在撕破脸皮,毕竟那是吃力不讨好的事。谢文东无奈的耸耸肩,心里却在暗暗打着算盘,你想死,我可不想。他打定主意,只要一有机会逃出。马上干掉他们,一个不留。”

“我可以问问,你们这么做的目的吗?”谢文东问道。

中年人把原因和谢文东说了一通,说完,还问道:“朋友,你以为还有更好的办法吗?”中年人也是这样问一问,也没真的打算要谢文东出什么主意,谁知,谢文东却一本正经地回到:“确实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