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东亚传媒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谢文东到达洛杉矶已经十二点了,他们首先去了医院。

在混斗中,大家多多少少有些轻伤,在做简单的包扎后,都无伤大碍,稍微严重的就是谢文东。

虽然有防弹衣的保护,但是那一棒还是给他造成不小的打击,被打中的肩膀出现面积的较大於痕,主治医生建议谢文东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可是谢文东一检查完身体就披上了衣服出了院。

按他的话说,医院的医生就是喜欢把没病的说成有病,一个小小的就得住院那人还活不活了,自己的身体没那么金贵。

谢文东的一番话说道大家是直摇头,有时候东哥就像个小孩子,怕上医院,怕打针。

也难怪毕竟东哥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这么多的负担压在他的身上,让人早就忽略了他的年龄。

洛杉矶美洪门总部。

已经很晚了,但是黄坤还没睡,谢文东走到了老爷子的身边,坐下。他拿起面前的一杯茶壶,给黄坤晒了一杯,又给自己晒了一杯,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谢文东喝完茶,放下杯子道:“老爷子,事情我办完了。“

“恩,”黄坤点点头道:“文东啊,你打算把战浪手下的那些人怎么办?杀了他们如何?”

谢文东大惑,黄坤怎么问他这件事啊,要知道黄坤可是美洪门的帮主,他不过是人家请来暂代了几天的帮主,仅此而已。难道是黄坤在考验他。

谢文东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我认为不是手下那些弟兄的原因。小惩就可以了,处死那就太严重了?”

“难道他们就不该受到家法?”黄坤道。

谢文东说道:“前段时间和神咒交战,减员不少,这个时候再起波澜恐怕军心不稳,再者弟兄们也是奉命办事,原则上没错。”黄坤暗暗点点头,谢文东拿得起放得下,果然不错,是个值得手下兄弟追随的大哥。

突然,他若有所指的说道:“文东啊,洪门峰会不久就要举行了吧?”

谢文东想了想,按理说时间是差不多了,但是现在望月阁被谢文东控制,南洪门被吞并,向问天隐退,现在整个大陆可以说就是谢文东的天下,那些洪门大哥还敢来吗。

“老爷子,我想那些大哥恐怕不会来吧"谢文东说道。"哈哈,黄坤端起谢文东倒得茶抿了一口:“你不要太看轻望月阁的影响力,祖宗定下的规定可不是谁敢动就敢动的。

要是还有人不把洪门的望月阁当回事,甚至想退出洪门,我想你到时应该有办法解决的。”

谢文东握了一下拳头,接着黄坤的话道:“那样我就拿下他的脑袋。”

黄坤不置可否,只是另言道:“文东,我看的出你不是池中物,他日洪门一统大业,我会尽全力帮你。”

“老爷子,你的意思是?”谢文东问道。

黄坤笑了笑,道:“文东,你是聪明人,我想你会明白我的意思。记住,你不要忘了你可是十七家洪门联盟的负责人。”

谢文东一愣,想起来了,当初为了抵抗望月阁,谢文东联合了十八家洪门老大,当初的初衷是为了不让这十八家实力强劲的社团参与打压谢文东的北洪门,十八家洪门当初也答应了参与全球洪门统一大业,把上百个洪门都吞并征服,只保留这十八家。

十八家里荷兰洪门已经被谢文东联合五国老大灭掉了,也就是黄坤现在说的十七家,”洪门的每一次的峰会可是说对每个人都是个机会,在峰会上天知道有多少亿的美金是在酒桌能够谈成的。

洪门峰会当然也是你的一个好机会啊。“黄坤笑的很坦然。

听完了黄坤的分析,谢文东颇有点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看来老爷子早就为他想好了。

谢文东以前感到统一洪门是个遥而不及的梦想,他为了一个梦想而孤单承受如履薄冰的危险。

虽然他有无数的弟兄,但是这些不能和兄弟们说,直到金鹏,现在又多出了一个黄坤,两个临近古稀的老人有着和自己相同的梦,谢文东不再感到孤单了,他对未来也更加有信心。

出了黄坤的别墅,五行走了过来,金眼看到谢文东满脸笑容的,笑着问道:“东哥,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谢文东点头也笑了笑:“哈哈,今天是个好日子。”

看到谢文东离开别墅的背影,黄坤笑了。

这时黄坤的一名贴身保镖走到航空的身边,小声说道:“老爷子,中国原洪门大哥金鹏金老爷子的电话打通了。”

黄坤现在可以领会,当初金鹏把偌大的北洪门交给谢文东,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的智慧了。金鹏和黄坤两人年轻时就是过过命的兄弟,感情深厚,情同手足。

电话接通后,两人没太多的客套话,他直接把自己想把美洪门交给谢文东的想法告诉了金鹏,想询问他的意见。

接到黄坤打来的电话,金鹏此时正好打完拳回来,金鹏感到很奇怪,现在的时间是早上九点钟,也就是洛杉矶的晚上一点在,他不知道这时黄坤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黄坤道:“老哥,我想听你的意见。”

金鹏这时的一句话把黄坤说蒙了,黄坤不明白金鹏说这句话的含义。金鹏道:“现在不是最佳的时间。”

黄坤知道谢文东和金鹏的关系不一般,不单单是师傅那么简单,里面包含的太多太多了,也许在金鹏眼中谢文东早就是他的亲人了。

“老哥,我不明白。”黄坤如是说。

“当初我把位子交给文东时,很大的一个原因在于它还有一个雄踞东北三省的文东会,现在在美国谢文东可以说是毫无根基,一栋毫无根基的大厦是很容易倒塌的。”金鹏回到。

黄坤听了金鹏的话,有些不以为然,他说道:“老哥,你恐怕是不知道,文东现在在美国的这段时间里先后平神咒,杀内鬼,救小研,他在洪门的地位渐渐攀升,兄弟们都打心眼希望有这样一位大哥,这怎么能说她没有根基呢?”

“哈哈,啊坤,你说的我都知道。”金鹏道。

别看金鹏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但他对谢文东的情况一清二楚。“但是还不够,”金鹏补充道。

“阿坤啊,我想有你的威望,在个把月后的洪门峰会上绝对会帮文东一个大忙。”

“哈哈,老哥,我刚才还在和文东商量峰会的事呢,那中国见咯。”

“恩,好的,洪门峰会见。”黄坤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仔细想想金老哥说的也对。

谢文东现在缺少的是在美国的实力,一旦谢文东形成了他的实力网,那他接替美洪门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在一个,黄坤绝对是那些大哥的风向标,他的威望是能起到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其实,谢文东何尝不知道他在美国的根基偌,这一次他花大力气收购福克斯,开辟新的毒源之路和这也有一定的关联。

和金鹏通完话,黄坤的心情也舒畅起来,思绪顿时回到了当初和金鹏打天下,那些雄心壮志的岁月。

洪门大统,一统洪门。

在那次列车事件后,国防部长史密斯这几天是吃不好也睡不香。

总统一天打几个电话,都是询问事情的进展,要求作为负责人的史密斯马上找到绑匪,可是大千世界人海茫茫,上哪里去找啊。

史密斯毫无头绪,没办法,一方面找到那些绑架的乘客,看可不可以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那些乘客相当配合,史密斯通过一名乘客也画出了几名绑匪的模糊大概样子。

几个另一方面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到那些和绑匪对话的录音上,嫌疑人倒是抓了不少,可是史密斯知道,这不过是权宜之计,整体来说进展不大。

但也不是说全无收获,他找人仔细研究过绑匪说的那句话de意思,这次史密斯请来的可是汉英双语教授。翻译出来又马上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它们的出处,很快从警察那里知道这是来自文东会,一个中国的黑帮的口号。

史密斯得到这些消息相当兴奋,现在就是一根稻草他也会抓住不放的,也许上帝对他还真算不薄,在他查文东会的时候,一个消息把他的目光更加吸引到了这个中国黑帮的身上。

在调查那个手机的主人书虎时,史密斯得到消息,书虎竟然是文东会刚收的小弟,目前为止线索全部指向了文东会。可是文东会一个中国帮派。到美国来勒索绑架,这也太不合逻辑了吧。

史密斯倒是很乐意把罪名推到文东会的身上,这样一来这件事可就是了了,也算是对美国大众有了一个交代。

“给我查查中国有一个什么文东会的黑帮,我怀疑列车绑架案和他们有关。”史密斯给洛杉矶的警方施压道。

“文东会?”接电话的洛杉矶局长疑问道。“怎么,你听说过?”史密斯说道。

要是几个月前,警察局长说没听说文东会倒是事实,可是这几个月文东会帮助洪门把洛杉矶的而黑道搅得天翻地覆,谁人不知啊。

“当然,“局长道:”文东会是中国雄踞三个区(就是我们说的省)的一个黑帮,手下会员有差不多两万多人,文东会的老大叫谢文东,同样也是称霸中国的洪门老大,加起来差不多有十万人,谢文东的势力及其复杂,不但有大批的黑道生意作为支撑,更有数量强劲的白道企业,最为出名的就是在安哥拉的东亚银行。”

“谢文东?”史密斯突然想起来了,那天在中控室,坐在一旁和他说话的就是谢文东,也是谢文东帮他们看破的对方的诡计,史密斯当时还感叹:“好一个聪明的年轻人。”

“我不管谢文东在中国的地位如何,也不管他是什么人,他现在就在美国,就什么也没有,你我们就不该对他客气。”

听完史密斯的话,警察局长在心里骂道:“白痴,”要是谢文东在洛杉矶一点势力都没有,那他们是怎么样灭掉神咒的呢。“这些话局长也不敢说,只能在心里骂骂算了。

“那史密斯先生打算怎么办?""先把谢文东扣起来再说,要是谢文东跑了,没抓到绑匪,你就回家放牛吧。“史密斯道。

“是,部长先生。”洛杉矶的警察局长,唯唯诺诺的挂断了电话。

要去找谢文东的麻烦,局长是一百个不愿意,别说是他了,就是美国特工CIA在他的手上都不知折损了多少精锐,最后CIA的高层不得已表示妥协。

(这些都是他从他一个要好的朋友那知道的,他的朋友就是CIA的高官之一),没办法,洛杉矶局长知道史密斯这个部长的脾气,纯属好斗好狠的角色,美国出兵赞比亚,有不少他的支持。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去找谢文东,倒是谢文东找到了他。

一个谢文东的小弟送来请柬,东亚银行收购美国排名前三的福克斯广告公司,请他去剪彩。局长暗道这个谢文东搞什么鬼,一下就出这么大动静,要是这时没有证据抓他,可就麻烦了。

也好,先去看看谢文东到底想干吗。局长接下了请柬,对那名小弟说道:”告诉谢先生,我会准时到的。“送请柬的小弟说道:”谢谢局长先生,我一定把你的意思告诉谢先生。“把收购一事放到美国来办是李小芸的意思,她想把东亚银行的名声传到这来,为以后的开设分行做好准备。

李小芸说的入情入理。谢文东当然欣然接受。其实谢文东和默多克之间早就签订了协议,这次只不过是做做样子,反正这种广告也不要钱。东亚银行收购福克斯,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大新闻,有人猜测是不是默多克傻了,会把年收入三十几个亿美金的一座金山卖掉。有人猜测是不是东亚银行抓住了默多克的什么把柄,还是东亚银行和默多克牵了什么秘密的合同。。

反正不管怎么说,东亚银行收购福克斯是事实。

这天福克斯在洛杉矶总部门前的的大型“FOX"标志被换成了“东亚传媒”集团。

这天,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但有洛杉矶的大小高官,还有和谢文东交好的美洪门核心干部等,以前的FOX,现在的东亚传媒的记者,还有美国各地的报社,娱乐杂志的工作人员。

当洛杉矶警察局长剪完彩,一位白衣青年把一个信封交到他的手上,警察局长狐疑的看着手上的信封,问道:“这是什么?”

那名白衣青年道:“这是你很需要的东西。(ying)”

说完,那名白衣青年就走开了,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纸,纸上写道:“几日前的列车绑匪由于分赃不均,内斗于图森市郊的一个小牧场。”

接下来就是小牧场的地址。看到信上的内容,警察局长是又惊又喜,惊得是谢文东怎么知道绑匪的位置,喜的是要是信上写的是真的,那就太好了。几天来的压力,焦虑都将转变为快乐,狂喜和无边的荣耀。

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有必要去看一下。

警察局长带着随身的几号人就去了那个地方,他们不是傻子,当然不会就这么几个人去,在出发之际,他又给警局打去电话,要他们派些人过来,没有说明到底为何,只是说这是命令。

那边的警察局长急的是火烧眉毛。

谢文东这边倒是蛮轻松的,毕竟有李小芸喻超在自己身边,他也乐得轻松。剪完彩就是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李小芸作为东亚银行副总裁,和各方的记者打起交道来,那是游刃有余,镇定丝毫不显慌乱。

看着自己忙的够呛,而谢文东作为幕后大老板却坐在台下,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喻超李小芸两人不知道瞪了谢文东多少次,但是谢文东任然安坐,没人和谢文东打招呼,低调的谢文东在那些个记者眼里就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人,很少的老板在这样一个日子还不露面,甚至有人以为根本不存在谢文东这个人。

有记者问道:“为什么东亚银行每次都是大手笔,而东亚银行创办才短短的几年。是不是东亚银行会随着东亚传媒的上市而上市呢?”

李小芸笑着更正道:“谢谢这位同行的赞赏,以后我们可就是同行了,在这里我有必要更正一下集团其实和东亚银行是两个独立的产业,东亚银行也没有上市的意思。”

这一点也是和谢文东商量过的,谢文东不想应为东亚传媒集团是上市公司而改变东亚银行一贯的经营模式,谢文东所中意的家族模式。

发布会后是西方人一贯的酒会,酒会在顶楼,谢文东拿了一杯酒,走到一个少人的角落,看着窗外高楼林立的大厦,悠然而笑,自己终于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扎下了根。既然扎下了根,那么谁也别想把他赶走,除非自己愿意。

这是姜森走了过来,小声道:“东哥,找到战浪了。”

(三少辛苦码字,晚上一二点还在写,每当看到书评,心中总有一股莫名的激动,就是这股激动,让三少继续写下去,希望大家没事的时候,到书评里吼两嗓子,你们的建议和支持是三少最大的动力。当然要是能送上点票票和收藏就更好了,万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