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口组的背后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六道笔下的谢文东,他颠覆了传统,创造了独属于他的黑道法则。在征服的上,我们无时不刻地能体会到血液沸腾的快感。坏蛋不是属于谢文东一个人,而是属于一代人。他的梦想不会由于六道的草草收笔而停止,会因为我们的推崇而永远继续下去。其实,在书迷们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是谢文东。

随着韩非的隐匿,文东会骨干人员的协助,不出数月,肖雅便控制了台湾黑道,建立洪门霸主地位。

同时切断了台湾金融势力对青帮的资金输入,让青帮的处境更加艰难,可是善于在夹缝中生存的韩非很快联系上了世界金融寡头罗切斯尔得家族。这让青帮变得更加可怕,神秘。

两年后的一天。韩非携青帮卷土重来,成为谢文东最头痛的对手,其手下的“七星”更是让全世界的黑道都为之心颤,谢文动甚至说:“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那个的名字一定叫韩非。”

丁市,以前的北洪门总部,现在的洪门总部。

这一天,总部门口车水马龙,随处可见的洪门弟子穿梭其中,迎接来参加此次庆功会的各地老大。

场面人声鼎沸,何止一个热闹了得。

谢文东在东心雷,任长风等人的簇拥下,从正门进入,一身黑色的中山装,略长的刘海下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散发出精光,离老远就可以感到逼人的气势。

在坐的各位老大纷纷起身向其问好,谢文东一一答过,在檀木制的椅子前,谢文东挥了挥手,示意大家都坐下,知道他有话要说。

场面立刻安静下lai,谢文东拿起一杯酒,说道:“南北争斗数十年,今天终于得以统一,这条路是无数兄弟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要让他们看到他们的鲜血不会白流,洪门会在这条路上永远地走下去,第一杯酒,敬为了南北统一牺牲的兄弟们”,说完把杯中的酒缓缓洒在地面上。

“敬牺牲的兄弟们!”众洪门弟子纷纷效仿把杯中的酒洒下地面。

“第二杯,敬洪门!”说完,一饮而尽。

“敬洪门”!喊声惊天动地,连在座的各位老大都心潮澎湃。第三杯,谢文东又端起一杯酒,“我敬在座的兄弟门!”

在座的洪门弟子纷纷起身,向谢文东敬酒。“敬东哥!”

“我等誓死追随东哥!”不知谁喊了一句,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响声,“我等誓死追随东哥!誓死追随洪门!”响声响彻云霄。

接下来,宴会在一片祥和中度过,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和酒杯碰撞声,连一向自制力极强的谢文东都多喝了几杯。

这时,电话响起,一看是胡子峰打来的。谢文东走进内堂,摁下接听键。还没等谢文东说话,胡子峰先传来道喜声“恭喜东哥,终于统一了大陆洪门!”

“恩,子峰这段时间还好吧?”谢文东道。

“谢谢东哥关心,这段时间还好。就是生活,没有东哥那里群雄荟萃,角逐中原的惬意啊?”胡子峰道。

谢文东微笑着用手指敲打着窗台,说道:“子峰,不用那么悲观吧,倭国的稻田会不是现在正打得火热嘛?”

恩?胡子峰对谢文东的话大感诧异,他不知道东哥是怎么知道的,于是他疑问道:“东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谢文东回到:“哦。是思远告诉我的。”

“那。。东哥的意思是?”“把那淌水搅浑,我们来个浑水摸鱼,我已经知会过思远了。”谢文东道。胡子峰很聪明,谢文东一点就透,他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东哥,具体事宜我会找思远商议。”

“恩,子峰有什么困难就找思远,思远解决不了的,还有我,记住我会尽一切努力支持你。”谢文东还是很相信胡子峰的能力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当初花费那么大的代价,甚至牺牲日本洪门的一些地盘,帮助他加入山口组。

“谢谢东哥。”

“子峰,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啊?”

在谢文东的印象中,胡子峰是个谨慎的人,不会为了道个喜就专程打电话过来(前段时间,为了麻痹山口组,谢文东故意和胡子峰闹得很僵)

“什么事都瞒不过东哥,是,是有事要和东哥说。”果然,“什么事?”“东哥,你对山口组了解多少?”

“嗯?什么意思?”谢文东有些疑惑。

“一般在日本黑道上混的人都知道,初代山口组组长长山口春吉于大正十年(年)在神户市内,创立了山口组。他从巧妙手段独占了神户中央市场的搬运作业权和相扑歌谣的独出权,并拥有春日并梅营,广泽虎造等日本一流歌手,使山口组事业有了空前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山口组组建菱和集团,战后的经济发展也致力于漂白组织。

除了经营毒品,赌博和色情,更多地向正规产业和政府掺透,并让日本承让了山口组的合法Xing,对日本社会产生重大影响。

这只是一般的人知道的,其实在山口组之上一直有一个组织,”

说完,胡子峰略微一想,又更正道:“哦,不,可以说有两个组织控制着山口组。山口组的发展方向友这两个组织共同商议决定。山口组的组长,舍弟头,总本部长也是由他们承认才能担住的。他们的名字叫“隐”。他们的领导者都是日本极具实权的**分子。领导北隐的是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主席山纪夫泉,南隐的领导人是日本持党共和党外交大臣津田功一。

“隐”有世界上最神秘的组织。”

“最神秘的组织,什么组织”谢文东有些好奇。

“九龙族”.

“九龙族?没听过”谢文东回答。

“因为太神秘,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即使是山口组的人员也就是几个人知道,不过,他的杀手在世界上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号”,

“嗯?什么名号?”

“忍者,他们叫忍者”

“哦?这世界上真的有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忍者?”

“这也是无风不起浪嘛,虽说没那么神,不过真的很厉害,他们的忍者基本上都是小就开始训练的,其成员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相当不简单。“胡子峰答道。

那不就是和洪门的望月阁一样咯,呵呵,有意思,子峰,这应该是山口组的绝顶机密,恐怕只有山口组前三号人组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这个,这个是西胁喝醉酒告诉我的……”,胡子峰支支吾吾回答道,哦,谢文东应道。“东哥,我和西胁和美真的没什么,我接近她只是为了东哥的宏图伟业”,生怕谢文东误解,胡子峰赶紧说道。

“哈哈,子峰,不要向我解释什么,即使有什么我也能理解,况且西胁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嘛。”谢文东说道。

“这什么跟什么胡子峰心里嘀咕了一下。

“哦,对了,东哥,据西胁和美说,南北隐看起来是一体的,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有很深的矛盾。上次本部长入讲祯造反就是南隐和北隐的一次大分歧。南阴支持南山清司当组长,而北隐支持入江祯。结果南阴派遣忍者把入江祯在山口组总部干掉了,北隐这才不得不支持高山清司。

“嗯,我看这倒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矛盾,让北隐支持你当组长,达到山口组顶峰位置,不过这件事要从长计议,急不得,那东哥打算怎办?”

“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要是敢来阻碍我前进的道路,我就让他们死光光,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胡子峰心头一热,谢文东还是那样,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在东哥身边永远不会缺乏热血。

“无冤无故多出个九龙族,这不得不让谢文东重新考虑山口组的问题,南隐和北隐的那两位重要人物,不是说想杀就可以杀的。弄不好就会像当年炸毁魂组一样,即使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是他做的,但国际压力也会把谢文东逼出中国,失去了老大的庇护,那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真伤脑筋啊,不过南隐和北隐的这个矛盾可以利用,要是他们互相残杀就再好不过了,呵呵,想到这,谢文东嘴角微微翘起。

第二天,谢文东换上一身藏蓝色中山装,和诸博,五行等人,驱车政交外拜给上任掌门人金鹏金老爷子。知道谢文东要来,负责别墅守卫的中年头目老早就在别墅的外围等候,虽然别墅看起来冷冷清清,但实际上不知道有多少明哨暗哨。

一般的人要想进别墅不被人发现是不可能的,谢文东为了表示对金老爷子的尊敬,一般只把车停到外围,然后步行到别墅内谢文东下了车,中年人毕恭毕敬地向谢文东行礼,说道:“东哥,老爷子等你多时了。”

“嗯”谢文东应了一声,谢文东跟随中年头目来到别墅。出乎意料。别墅还有一个人正在和金鹏喝茶。这个人谢文东自然也不陌生正是金鹏的好友,美国洪门老大黄坤。

看到谢文东来了,二位老人纷纷放下茶杯,“老爷子,我来了,黄老爷子,您也来了。”“文东,坐”。谢文东也不客气,提了提裤腿,大步流星地坐在沙发上。““文东,恭喜你吞并了南洪门,以后你就是整个大陆的黑道大哥啊!”

“金二哥,你选的接班人果然有魄力啊!

“哈哈”黄坤说道。“那是当然,我的目光何时有错啊!”谢文东笑道:黄老爷子过奖了,我只不过是运气比较好罢了。”黄坤说道:“哎,文东,不必过谦,想当年我和金二哥在你这个年龄时还只是一个小弟呢,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谢文东笑而无语,忽然话峰一转,说:“老爷子,我想把我们努力发展到国外去。谢文东多聪明,头发拔下一根都是空的,他想借助金鹏与黄坤过命的交情,以黄坤的关系为跳板,把自己努力发展到国去。

“但国外情况太复杂,没有中国政府的庇护,弄不好就会引火烧身,我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不怕危险,但不想做事太盲目。金爷爷,您觉得我该怎么做更为妥当?身为上任掌门的金鹏脑子也不是白给的,略微微琢磨一下就明白了谢文东的意思。说道:“以现在洪门的情况,向国外发展是必然的,向国外发展固然好,但你要记住,国外不比国内,实力才是王道。”

谢文东答道:“老爷子的话我记下了”

“阿坤啊”金鹏说道:“你在美国多年,方便的话就多多帮帮文东啊”

“那是当然,既然金二哥都开了口,我这个做小弟的当然义不容辞啊!文东啊,你愿不愿意随我去美国,先到外国适应适应情况,再把势力发展到外国也不迟啊

此话正中谢文东下怀,忙答道:“那就谢谢黄老爷子了。”黄坤说道:“到美国后我会在那呆几天,给你交代完一些事后,然后会去拜访英国洪门老大钟亚伯,在这段时间内,你暂时代替帮主之位,我会交代几个堂主协助你。”谢文东心中一惊,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代理帮主,这就是要把美国洪门交给他啊。

谢文东忙推却道:“老爷子,这不妥吧,毕竟我不是美国洪门的人,恐怕没人会服我啊,黄坤假装脸色一沉:“你是金二哥的孙女婿,也就是我的孙女婿,谁敢说三道四的啊!就这么说定了,你回去准备一下,过几天我们就回美国。”

谢文东把脸转向金鹏,说道:“老爷子,这……”“既然阿坤要你代理帮主,你就不要推辞了,这对你有好处,要是你要再推辞,阿坤发起怒来,你还不一定打得过他呢!想当年,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哈哈”谢文东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黄爷爷,我先回去准备准备,”说完起身告辞”

看着谢文东远去的身影,金鹏叹道:“阿坤啊,希望我们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洪门大统一的一天啊!”

“是啊”黄坤感叹道。

其实这次黄坤到中国来,就是想把谢文东融进美国洪门里,以便以后方便把美国洪门交给他。两位老人的目光还是很长远的,他们都希望看到世界洪门统一的那一天,而这个统一洪门的人就是谢文东。谢文东回到住宿的地方,看向窗外。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建硕的人站在他的身后,像个进城的农民工,但如果准要是敢小看他,那将是致命的,因为他掌管文东会的一把尖刀_血杀。“老森,文东会有多久没发黑帖了?”

“有一段时间了”姜森答道。“那就让黑帖重现吧。我要让黑贴成为催命符,让一切敌人臣拜在我们脚下。”说完,抿灭了手中的烟头,目光如火地看向远方,姜森明白,在谢文东身边永远不会缺乏的是野心和热情。

第二天,谢文东召来文东会骨干和洪门高层商讨各种事谊。见人来得差不多,谢文东说道:“近几日,我要去美国。”

“东哥”,李爽晃着大乎乎的脑袋问道,“去美国干什么啊,度假吗?如果是的话,那一定要带我去啊,听说美国的女人都很漂亮啊,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没出过国呢,听说那里很多外国人啊’。。。。。。。”

这时,从李爽后面同时飞来两只脚,李爽当场就飞出二丈远。李爽怦然大怒,骂道;“又是你个该死的三只眼,为什么老是和我过不去啊?你这种人,活该这辈子娶不到老婆,娶了也得离。强子,你怎么和这该死的三只眼一样啊!”高强没有说话,还是一脸的冷漠。这个死榆木疙瘩。李爽小声骂了一句。

“哎哎哎”三眼掐起李爽的一只耳朵,你刚说什么来着,我娶不到老婆?娶了还得离?你个死胖子,是谁二十好几了还光棍呢?长成这样,还学别人当砖石王老五,羞不羞啊!“哈哈,在坐的人都笑了,包括谢文东,谢文东挥一挥手,示意三眼放开李爽,说道:“我这次去美国,不是去度假,而是有重要的事”“东哥,有什么事啊?”李爽迫不及待地问道。“去暂代美国洪门老大,这是我们向国外发展的开始.

“啊!当美国洪们老大,这黄老爷子还是蛮聪明的嘛,知道东哥一定会使美国洪们强大,哈哈”任长风笑道:“长风,不要乱说,黄老只是暂时有事,让我代管一下,”这不是一样吗?任长风吐了吐舌头。

“对了,据子峰说,山口组实际上是由隐控制的,说完就把胡子峰的话简单地复述了一遍。

“如果这样,问题就比较难办了,何况那些忍者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对付的。”孟句说道。

诸博听了孟句的话,笑道,功夫再高,也能一枪撩倒,更何况咱们不是还是个望月阁吗?

孟句答道:“不妥,我们还需要望月阁帮助我们统一洪门呢!”谢文东答道:“小旬说得没错,我们不能为了个小心的九龙族就动用望月阁,不过,我们也可以好好利用这个资源,我已经调派了五百文东会兄弟,由诸博带领前往望月阁受训,另外,从社团中挑选了一批枪法好的兄弟随行。我不但要让他们身手好还要他们的一手好枪法。”

听到了谢文东的安排,孟旬大点其头,原来东哥早就这样做了。

另外,张兄,你和萧方一同前去日本,协助思远灭掉日本排名第三,现在正处在内乱中的稻田会,对了多带点弟兄,倭国的黑恶势力还是很强悍的。”张一点头示意。

“老雷,小旬坐镇总部,老森,老刘等几位弟兄随我去美国。谢文东的命令一级一级传达下去,洪门这台庞大的机器开始有条不紊地运动起来。次日,谢文东心腹与黄坤一道前往美国,谢文东的称霸国际的野心,渐渐开始了。

文东门下,英才辈出。泰山之势,雷庭之钧。鬼道,人道,神道,仙道,听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