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血色暗夜(1)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夜,十一点!

叮咚纽约市区西部的某个房子里忽然响起一声清脆的门铃声,正在熟睡的主人蹙眉翻了翻身子,却不太愿意从温暖的被窝中起身。可外面访客好像很有耐心,又好像真有急事,清脆的铃声不断响起,叮咚叮咚“都几点了,谁啊这是。”长达三分钟的响闹后,女主人终于无奈起身,不满的嘟囔几句,披上睡衣后惺忪着双眼向房门走去。

“你找”女主人本想裂开个门缝看看是谁,可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冰冷的气息以及冬夜的寒冷让本来迷迷糊糊的女主人陡然打个激灵,满身的睡意也随即被惊惧代替。

放大的瞳孔中清晰地将门外近十名男女影射出来,犀利冰冷的眼神让她短暂惊恐后十分明智的选择了妥协。

艰难咽口唾沫,女人慢慢将铁链从门后拉开,举起双手缓缓后退。

房门打开,总共十一名男女踏着寒风步入这温暖的房间,柔和的灯光也将来人模样照个清楚。

正是邢鹰童言一行人!

“搜!”看着面前这个颇有姿色的红发女子,邢鹰冷冷哼声。

狼牙几人狞笑几声,提刀疾步向各个房间冲去。

很快,被死死制住的贝克以及两个小男孩被狼牙等人粗鲁的从房间里扔了出来。

“邢鹰”惊醒过来的贝克浑身一颤,脸色瞬时白了下来。

这五天时间他都在忙着寻找邢鹰,性高高傲的他可绝对不允许如此惨败的发生。聚集了如此庞大的势力,本以为胜券在握,可没想到不仅没能抓到住邢鹰,就连迪威尔多尼修这等诱饵都全部丢失。这等耻辱中的耻辱让他贝克俨然成了其他同僚的笑柄,平时对自己青睐有加的局长都不甚搭理自己,这让他的情绪十分烦躁,对邢鹰的怨恨更是升到极点。

可没想到邢鹰竟然这般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本来他是以为邢鹰已经偷偷回国,这才请了个假回家休息。

“你你想干什么?”不论他心性如何高傲,平日多么的冷静,这时候也完全乱了分寸。

邢鹰什么人只要听到这个名字的人,紧随其后的介绍便是残忍嗜杀!

邢鹰略显阴沉的笑了声:“本来不想来的,不过听说你们中情局在找我,这不我过来看看,看看你找我什么事,嗯?”

话音刚落,狼牙抡起一拳狠狠砸在贝克下腹,恐怖的冲击力让本来惨白的脸色骤然涨红,剧烈的疼痛更是让他犹如大虾般蜷缩在地,丝丝鲜血顺着哆嗦的嘴角淌到地板上。

紧随其后,天舞右手微震,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随即出现在手中。咔嚓!鼻息冷哼,匕首带着一道流光砰的洞穿贝克手掌,并深深扎入地板。

骨骼劈裂,鲜血外溢,柔和温暖的房间随即弥漫阵阵腥气。

“唔”双眼猛突,难言的刺痛让贝克张嘴就要惨叫,不过早就有准备的狼牙抓起旁边抹布将其塞进嘴里,以免他的惨叫惊动邻居。

旁边的女人和两个小孩也在天舞动手的那一刻,被寇继宝等人粗鲁的当场击晕。

出手毫无留情!

当贝克那剧烈的挣扎慢慢减弱的时候,邢鹰拉过个凳子坐到贝克面前,示意狼牙松开手。

“邢鹰,你好大的胆子,知道这是哪里吗?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是美国!你这是在残害中情局特工!不会放过你,永远别想活着离开!”惊怒交加的贝克咬牙嘶吼。

“行了,别狗叫了。收起这没用的恐吓吧,我邢鹰今天既然敢来,就根本就没有将你中情局放在眼里。你们这些狗屁特工,也就是搞搞情报,搞搞刺杀,再借着国家的帽子去吓唬吓唬人,还真TM的把自己当国际警察了。

贝克啊贝克,就你这烂实力也配称特工。将近四千人都没能挡得住我们五十人,有脸活下去,也算你有些本事了。”

呼哧喘气的贝克抬起头,怨毒的盯住邢鹰:“邢鹰,我劝你一句,最好现在就把我放了,否则不仅你邢鹰不得好死,你那血鹰会也不可能存在长久。”

“嘴巴倒是挺硬,让你那爷爷我教育教育你什么叫礼貌。”那宏玉低低狞笑,晃晃脖子,向前走近几步。

“不急不急,时间多的是。”邢鹰笑着制止那宏玉,继续对贝克道:“贝克,我也劝你一句,好好看看眼前的情势。你现在是在我手里,你的生命包括你妻子儿子的生命,都在我邢鹰手里。我们先不谈论之后我的下场,先来谈谈你和她们的死活。”

说着,邢鹰啪的打个响指。郑忠贤单手抓起贝克的妻子,扔垃圾般随手扔到沙发上,冰冷的刀锋随即放到她的脖颈。唐无病则屈爪前探,缓缓扣到两个小孩子的脖子上,森冷的笑意让贝克心头猛跳。

邢鹰笑笑,道:“你贝克受过专业训练,不惧生死,不怕疼痛。可他们呢?两个小家伙挺可爱,你妻子也有几分姿色。我虽然不赞成伤害女人小孩,但不代表着我不会去做。”

“你”贝克眼中闪过几丝不安,也清晰地被邢鹰等人抓住。

狼牙悄悄向郑忠贤颔首示意,两人了然的点点头,脸上随即浮现出狰狞之色。

噗刀锋下滑,女人的睡衣在郑忠贤巧妙刀法的控下,应声撕开,雪白的肌肤以及性感也随着的滑落映入众人眼帘。

散发的迷人光泽顿时让房间的血腥中增添几丝旖旎。

故意做出几丝邪的目光,郑忠贤扛起女人,阴笑几声走进旁边卧室,房门砰的声重重摔上。

唐无病则双爪发力,尖利的指甲刺破男孩娇嫩的皮肤,刺目的鲜血由伤口缓缓流淌而下,而且拇指食指也扣在了喉骨上面,看那趋势随时有扭断的可能性。

“住手,邢鹰你给我住手!”房门的关闭让贝克心头猛颤,爪尖的发力更是让贝克彻底乱了分寸。“住手,住手!”

邢鹰悠然的望了望贝克的这个颇有品位的房间,呵呵笑道:“立峰、凌云你们几个不去尝尝这外国女人?虽然不是了,但姿色模样也挺不错的嘛,来趟不享受享受,回去可别让兄弟们笑话。”

“嘿嘿对啊,不能让忠贤这小子吃独食,走走,咱哥俩也尝尝这外国妞儿的滋味。”孙立峰和独孤凌云挑挑眉毛,嘿笑几声,搓着手跑进之前郑忠贤进的那个房间。

旁边的唐无病更是冷笑哼声,手臂发力,掐着右边男孩的脖子缓缓举了起来。浓重的窒息感让昏迷的男子眉头紧蹙,很快便醒了过来。

不过醒来的男孩还没清醒,沈君抓起贝克妻子脱落的睡衣将男孩脑袋用力蒙了起来。

“邢鹰,住手,住手”再也难以忍受的贝克剧烈挣扎起来,呼吼的语气中也带上了明显的哭腔。“放手放手,让你的手下出来!什么事我照办,我照办!”

“真照办?”邢鹰嘴角划起冷然笑意。

“照办!我照办,让你手下出来。”贝克急声呼吼。

狼牙重重咳嗽一声,沈君唐无病放下男孩,不过再次发力将他击晕。郑忠贤三人也打开房门,低笑着走了出来。

将家里电话放到贝克面前,邢鹰缓声道:“把暗隐太子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