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时代(大结局)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秦凯很清楚儿子的个性跟自己几乎没有任何的两样,当年的自己不也是这样,不甘于命运的摆布,只不过现在儿子头上那只摆布命运的大手来自于自己而已……!相比于被人家摆布,秦凯显然更喜欢自己摆布这种方式,最起码方向自己能把握好方向……!

“那其他的事情都是你早就计算好了?从你跟我妈离婚,到我去C市读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早已经计划好的?”秦哲文突然感觉到一丝恐惧,这需要多么深的心机才能做到这一步,突然之间他觉得父亲这个本来熟悉的称呼变的相当的陌生了起来,陌生到有些可怕!

“没错,这一盘棋我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布置了,你本来并不是这当中的一员,当初我也并没有想过要把你加入进来,但是后来我慢慢的发现,你天生就适合走这条道路,所以就算是我不安排这一切,你仍旧迟早会踏上这条道路的,区别只在于时间的早晚而已!”秦凯没有丝毫的掩饰,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是吗?说的好像很了解我一样!”秦哲文冷笑着说到,安排了别人的人生之后,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秦哲文觉得实在是有些可笑。

“你今天回来不是为了跟我争论这些事情的吧?”秦凯并没有为意,无论儿子理解还是不理解,他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他坚信就算现在被秦哲文误解也好,仇恨也罢,迟早有一天,他会明白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所做的一切……!

“是该说正题……,你准备怎么对付孟家?”秦哲文瞥了瞥嘴问到,虽然他不认同秦凯的做法,但事情已经发生,他不会去要死要活,或者是跟秦凯怒目想象,他所想要的是,既然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改变,那接下来绝对不能重复以前的事情……,哪怕那只背后的手是来自于自己的父亲也不例外。

“布了这么多年的棋,现在已经到了收官的阶段,山西那边本来我也已经设下了几招暗棋,但既然有幺玥去了,我自然也不会去指手画脚。至于东北那边,如果你想撤出来的话也没关系,我自然会有自己的安排!”秦凯的几句话仿佛没有说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而且是那么的云淡风轻,但秦哲文却丝毫没有怀疑最后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有多少人能够有耐心下一场棋一下就是二十多年呢?

“既然这样,那么我希望接下来的事情你不要搀和了,你那些这个那个的棋子接下来我不想再看到,如果再让我看到的话,我会见一个灭一个!”秦哲文觉得自己说的这么客气实在是太礼貌了,在来之前……,他甚至都有想要跟父亲打上一架的冲动……!

“你确定?”秦凯看着自己的儿子,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但可惜的是,秦哲文的脸上除了认真还是认真……!“好吧!不过话我说在前面,如果你对付不了孟家,就别怪我亲自出手了!”秦凯淡淡的说到,也许这是做为摆布了儿子这么久的赔礼吧,一向强势的秦氏集团掌门人居然破天荒的服了软!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秦哲文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去,才走两步身后就传来秦凯的声音:“不去见见你姐?”

“不了,直接回沈阳,既然在你面前都这样说了,自然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秦哲文停了一下说完便走出了办公室,临出门的时候还没忘记把门给关上!

“唉……!”办公室内再没有了其他人,秦凯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前,从这个位置几乎能看到大半个A市的容貌,他已经站在这个位置很多年了,鉴证了许多的历史兴衰,他很清楚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这当中究竟经过了多少的磨难……!良久,这个已经站在这坐城市顶峰的男人拿出了电话……,“老五,所有的事情都先放一放吧!”

没有人知道原本这个时候应该在沈阳的秦哲文会出现在A市,所以欣宜看到被保安包围着的秦哲文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不过在秦哲文有些尴尬的对着她笑了一笑之后,她终于敢肯定那个就是秦哲文了。

“童助理……!”保安们见到公司的女神出现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态度立刻转变了不少,原本正要抓秦哲文去见官的行动也暂停了下来……!关于欣宜在秦氏的魅力,秦哲文早就已经见识过了,所以一点儿也不意外,反倒是有些开心的模样。

“这是我朋友,你们下去吧,没事了!”欣宜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保安们会跟秦哲文揪扯,但她自然是要替秦哲文解围了,可怜秦哲文堂堂的大少爷却不被保安们认识,还要别人帮忙解围……!

有欣宜出面,保安们自然鸟兽四散,公司内部传言欣宜可是内定的太子妃,虽然秦氏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太子是什么模样,但不妨碍他们发自内心的对未来太子妃的尊敬……!

“你怎么回来了?”欣宜快步的走到秦哲文的身边关切的问到,两人之间已经有段日子没见面了,偶尔会有一通电话,也说不上太甜蜜……,基本上也止于简单的问候!

“一会路上说,现在先送我去机场。”秦哲文不由分说拉起欣宜的手在一片羡慕与嫉妒的眼神当中跑出了秦氏大楼……!

“究竟怎么回事?”欣宜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到,“没什么,有些事情来求证一下,现在要敢回去沈阳!”秦哲文撑着脑袋看着欣宜说到。

“……!”欣宜当然多少也知道一些现在的形势,所以秦哲文急着要走也很是明白,欣宜从来就不是个小女人,也不会非要一天到晚的腻在秦哲文的身边,纵观秦哲文身边的女人似乎都有这样的特性,从来不会像一般的女孩子那样在秦哲文面前做小女儿的姿态……!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快则三五天,慢则十天半个月一切就能有分晓了!”秦哲文说这话不是无的放矢,如同秦凯一直在布棋一般,他又何尝不是步步为营,一步步的埋下了许多棋子呢?所以他才有底气在秦凯面前说出那样的话!

“嗯,知道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记得,还有许多人在等你回来!”欣宜很是懂事的点了点头,仿佛知道秦哲文内心着急,连车速都加快了少许!

一直到机场,两人之间没有太多的儿女情长,临登机前,欣宜帮秦哲文理了理风衣的领子,在他的脸上轻轻的一啄,便飞一般的逃离了秦哲文的视线!

摸着脸上残余的温度,秦哲文笑着上了飞机,其实有的时候有人惦记的感觉挺不错的,最起码秦哲文是这样认为的。

秦哲文这一趟回A市连周旺他们都不清楚,所以当秦哲文回到沈阳的时候都没有人知道他离去了半天的时间……!

跟秦凯一通谈话之后,愈发的坚定了秦哲文要快刀斩乱麻的心态,毕竟孟家有太多捉摸不透的地方,如同当年的童唯生一样,谁能知道孟家这么多年有没有什么布置呢?这一切都是未知的事情,所以秦哲文必须要以极快的节奏进行一切,就算是孟家有什么布置,也要让孟家反应不过来!

半轮残月挂在天空之中,似乎很是清楚接下来会发生让人震动的大事……。高大的围墙之下突然之间人影耸动……,一个个的人影翻墙而过,惊起一阵阵的鸡鸣狗叫之声!

孟家的老宅如同往常一般的平静,这个时候除了巡逻的死士绝对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一个个翻进围墙的身影隐藏在黑暗当中,有了孟川给的结构图,戒备森严的孟家此刻在太子党的面前也不过就是一个脱光了的女人一般,只不过在这个女人面前,还有一些张牙舞爪的野兽……!

一队队的孟家死士如同平日一样在警戒着,特别在某两栋有些特殊的建筑面前,戒备简直就是森严到了极致!

“蔡爷爷,咱们究竟还要在这待多久啊?”短短的几日,黄诗珺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憔悴……,接连几日,除了不能自由活动之外,可以说在孟家的生活还算不错,甚至比在外面还要好上不少,但黄大小姐显然没有心情享受这些待遇,她更担心的是外面的秦哲文究竟如何了!

“妮子,要有耐心一点儿!如果你真的想跟秦家那小子在一起的话,那么现在这道坎是你必须过的!爷爷这也是为你好,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你那狐狸般的大伯怎么会出山呢?”蔡建豪淡淡的说到,看向黄大小姐的目光中满是慈爱!

“可是,这都多少天了,人家是担心他在外面发现我不见了会冲动……!”黄诗珺的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她怕自己的失踪会打乱秦哲文的计划!

“放心吧,快了!”蔡建豪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般!黄诗珺也只好来回的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一直走了好半天,才有些不耐烦的走出了屋子!

在孟家,黄诗珺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她所住的这栋建筑的十米之内,超过十米便会有人出现‘请’她回去,在试过很多次之后,黄诗珺不会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没有屋内蔡建豪老人的帮助,她清楚自己不可能离开这里,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秦哲文来救她……,黄诗珺并不认为有任何的可能秦哲文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但有些时候事情就是这样的奇妙,你越是不报希望的时候,希望就会突然的出现在你的面前。当看到面前人影涌动的时候,黄诗珺几乎想要下意识的大叫出来……,但身后那宽厚的手掌让她及时的止住了叫声!

紧接着秦哲文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一点儿的预兆都没有……!“傻瓜!哭什么呢?”秦哲文笑着看着眼泪直在眼眶当中打转的女孩,怜惜的捧起她的手放进了自己温暖的怀中!

这一刻,仿佛其他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了,只要能清晰的感受到彼此就足够了!太子党潜入孟家的行动,是秦哲文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以其让孟家准备好一切之后来对付太子党,倒不如现在就来大决战好了!毕竟太子党一向最尊崇的就是武力,也正是强大的武力值才让太子党能走到今天的!

“我说为什么山西那边没有了什么动静,原来是把宝押在了这里!”孟青祥的出现表现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伴随孟青祥一起出现的还有不下两百多号孟家的死士……!一个个的死士从宅院中的各个角落里出现,没一会儿功夫就将太子党的人包围了起来!

“你先回屋里!等我解决完这些事情就去找你!”秦哲文对着身边的黄诗珺说到,黄诗珺点了点头,转过身却看到老人蔡建豪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出了屋子!

有蔡建豪的照顾,秦哲文自然不会担心黄诗珺的安危……!“上次没有做出一个决断,今天正好是时候了!”秦哲文转过身缓缓的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群,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孟青祥的身上!

“正合我意,一直以来我很是担心究竟你父亲在孟家埋下了多少棋子,现在看来倒是省了我不少的麻烦!”孟青祥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他等待秦哲文出现在这里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冒着得罪黄家的危险为的这是这一个机会而已!

“哈哈!说的也是,我也觉得太麻烦了!不如咱们一局定输赢如何?”被一众死士包围着,秦哲文一点儿惧意也没有,反而是豪气干云的笑了起来!

“你怎么就觉得我一定会答应你的条件呢?”孟青祥并没有正面的回答……,而是反问了起来!“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如果你答应我的话,今天过后所有的事情都到此结束,如果不答应的话,后面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想象的到!”秦哲文淡淡的说到,“看来我没的选了?那好吧,划下道来吧!”孟青祥点了点头说到,确实现在的情况对孟家谈不上有利,最起码今天孟青祥没有把握把所有在场的太子党成员都留下来,更不要说秦哲文了。

今天这个晚上注定只有两个主角,其他的所有人都只能沦为配角,周旺等人很默契的站在了秦哲文的身后,似乎已经知道秦哲文决定的他们,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上次你留了一把剑在我这儿,我想是时候还给你了!”一声龙吟,一剑一人居然给人一种无敌的感觉……!秦哲文手中握着那把上古名剑承影,轻轻的一丢,便插在了地面之上!

孟青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于他来说一切能在今晚解决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他不相信自己会输,所以他决定应战……!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树上的枯枝随着风儿掉落,露出里面的新芽……,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雪,让人感受到一股凉意……!路上的行人们加快了步伐……,一栋古朴的大宅,凡是路过的行人莫不是神色复杂,这栋在沈阳人眼里有着特殊意味的建筑,短短的几天内几经更迭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如今,除了那散紧闭着的大门,再也让人感受不到一丝里面的气息……!但所有人都知道,一个时代结束了,一个王朝倒下了……!(本书完)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完本了,有些话还是要说一说的。也许看完这一章许多人会骂,但我觉得这样的一种结局是我想要的……,在这里还是老套的谢谢一直跟到现在的读者们,书总有写完的一天,我一直在坚持着我想写的东西,在这期间有人骂,有人离开,我依然在坚持,所以即使是一个这样注定不会为大多数人满意的结局,我依然坚定这就是我想写的,我想要的!最后,谢谢各位!(新书已经在准备当中,不日将会上传,如果还有能希望本人的书迷,欢迎追看!值得一说的是,新书肯定是有存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