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父子间的对话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架飞机缓缓的降落在了A市国际机场……,飞机一挺稳,一个带着墨镜的青年便走了出来……,青年紧了紧衣领,感觉原来北方的气温虽然低,但却远没有南方这种潮湿阴冷的空气那么让人不舒服!

出了机场,青年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就告诉司机直奔市内的秦氏集团大厦……!司机对于这栋A市地标性质的建筑自然不会陌生,对于能够去这里的人物脸上多了一股莫名的敬畏……!

青年坐在后座,衣领竖的很高,几乎将整张脸都遮住了……,再配上一副墨镜,如果不是认真仔细的去看的话,估计都看不到青年的脸是什么模样。

前排的司机时不时的会透过后视镜看上一眼后座的乘客,似乎是想看清楚这个有些古怪的青年究竟长什么样子!但司机却不知道此刻青年那隐藏起来的脸庞上隐隐的有一丝愤怒的神色……!

这个时候的路上车并不算太多,没一会儿驾轻熟路的司机就将车停在了那栋他注定一辈子都只能仰望的大楼前……。

青年很快速的付了钱,便下了出租车,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就直接走进了那栋华丽的秦氏大楼!一进到大楼,青年有些离谱的装扮就立刻吸引了不少能在这栋楼里工作的骄子们的注意……!

青年混然不觉周围那些一样的眼神,直接越过前台便要上楼……!两个面容姣好脸带笑容的前台小姐很快就发现了这位不友善的客人……,当即有一个穿着标准职业套装,一头波浪卷的前台女孩,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到了青年的身边。

“您好……,先生!”小姐的开场白保持了足够的礼仪,可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直接给堵了回去!“找人……!”青年的声音冷到了极点,让前台小姐仿佛置身于冰窟当中一般!但好在虽然心里不舒服,能在秦氏集团做前台,也多多少少见过一些世面,所以仍然很是客气的说到:“先生,如果你要找人的话,麻烦你先到那边登记一下,然后我们会帮你查询一下……!”

小姐的一套公式话又没说完再一次被打断了,“不需要!我自己能找到!”青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来找茬的人物一般,饶是前台小姐已经接受过良好的培训也忍不住有些冒火了起来!

“先生,如果你要找人的话,得按照规矩来……!”前台小姐的语气也有些不善了起来,“我说过了不需要!”青年的一句话说完,电梯正好到来,青年没有再理前台小姐,而是直接走进了电梯,关上了大门……!

今天对于秦氏集团保安部的人来说本来算是一个很不错的日子,没什么大事,只需要定时巡巡逻,看住一下监控屏幕就行了。

但这个平静就被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保安部很快就接到了楼下前台的电话,说是有个神色不善可能有问题的人上了楼,当然前台免不了在电话里添油加醋一番,就差没把上楼的那个青年说成是恐怖份子,没一会儿,值班室的保安就从监控屏幕上找到了前台描述的那个年轻人,很快值班室的保安就跟在外面巡逻的保安小队联系上了,所以在电梯门一打开的时候,就有不下两个保安小队在等待着那名青年的出现……!

然而让所有人吃惊的是,那名不速之客就这么消失了,巡逻的保安小队并没有等到,而监控大屏幕里也失去了他的踪影。

这一突然的变故,立刻让保安部行动了起来……,能在秦氏集团做保安的人自然也不会太菜,毕竟秦氏给出的薪水是在外面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

就在保安部差不多全员出动的时刻,一袭风衣的青年却已经到达了某个房间的门口,看着面前紧闭着的大门,青年调整了一下呼吸,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什么东西,听到开门声不由得抬起了头来……,对于突然出现的青年,中年男人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或者是意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青年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摘下了自己的墨镜,露出了一张俊美的脸庞……!“我以为这个时候你应该在沈阳,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中年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笑着说到。

“我会出现在这里,你不应该感到意外吧?一切不是都应该在你的控制之中么?”原本关系有些特殊的两个人,对话却似乎隐含着一丝微弱的火药味!

“哲文,很多事情光看表面是不够的!”身为秦氏集团的掌门人,一身的修养早已经到了极点,自然不会因为三言两语就动怒!

“你知道我生平最恨的是什么!”原本这个时候应该在沈阳的秦哲文,却只身出现在了秦凯的面前,让人不难想到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当然清楚,但那又怎么样呢?人不可能任何事情都会对自己的心意,你是如此,我也一样!”秦凯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到,对于这一天他等了很久,也准备了很久。在决定让秦哲文去C市读书的时候他几乎就预想到了会有父子对问的这么一天,但他不怕,他只是做了自己想做而且是必须做的事情!

“童唯生的死也是你安排的?”秦哲文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自从了解到了一些有关孟家跟秦凯之间的内幕之后,他的心情就好不起来了,一直以来他总觉得似乎有双大手在推动着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看来,自己的感觉显然没有任何的错误。

“当然不是,唯生是我的好友,他出事完全是个意外!你也应该知道,很多事情不一定会全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就像我并不知道孟家会派出孟青祥潜伏在唯生的身边一样!”秦凯摇了摇头,对于儿子的怀疑,他并没有愤怒,反而觉得是件正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