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出其不意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还未进沈阳,秦哲文就已经开始布置对付孟家的行动……,成大事者不谋于众,所以除了秦哲文一人知晓太子党已经有两个钉子埋进孟家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有没有把握见到黄家的那两个人?”秦哲文转过头朝着孟家老宅的方向看了看,他知道黄诗珺就在那道围墙之后,但想要进去并且把她带出来,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尽管试试。”风骏沉吟了一下,似乎对这件事情也谈不上太大的把握……。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秦哲文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孟家的那个方向,目光中透着坚定与决然……!“那个孟川似乎……!”风骏突然开口说到,但却只说到一半便觉得自己这话似乎有些多余,随即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笑了笑……!

“不需要理会他,记住,你的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交给别人……!”最后一句话,两人交叉而过,只是交叉而过的一瞬间秦哲文笑了起来,风骏也笑了起来……!

大战开始的前一刻,许多地方都在或是谈论或是主意到了秦哲文的这个方向……,这场注定不会为太多人知道的战斗,还未打响就吸引了足够的视线,一边是新兴贵族,另一边则是老牌势力,看似两边的实力有些不成对比,但没有人敢小瞧这几年才冒头的太子党……,太子党的种种事迹已经告诉了所有人小瞧太子党的人都没好结果。

“秦家还真是狠,这一次看样子孟家就算不倒也要伤筋动骨了……!”远在广州的一个院子里,黄家的家主黄万钧神色轻松的坐在院子里,一旁的黄富贵一顶草帽一把小锄,正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除着草,听了黄万钧的话,这位早已经退隐多年的人物推了推草帽说到:“如果不是孟家动诗珺的话,想必那小子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全盘发动,你倒好,这个做父亲的女儿在别人的手上还能这么安心的说风凉话。”

“大哥,这可是你让我这么干的……,现在反过来说我!”黄万钧不满的说到,黄诗珺北上的事情可以说是黄富贵一个人的主意。当然这些事情是不能为外人知道的,黄家知道的也就院子里的这两兄弟而已。

“哼,你还有脸说。不是你舔着脸来求我,我才懒的管你们这些事情!”黄富贵一边将清理出来的杂草放到一边,一边说到。

“……!”尽管已经当家作主多年,黄万钧身上有着太多的威严,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自己这个大哥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的用处,也只有面对这个大哥,才能让黄家的家主甘愿吃瘪。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别忘了人家的老子还没出手……!”黄富贵的话打破了黄万钧美好的心情,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能让他忌惮的人物,除了孟家的两个老头子之外,便也就只有秦凯以及那个恶魔一般的老五了,前者大智近妖,后者则是那妖怪般的身手。

“唉,我是没什么想法了,谁叫人家生的是儿子,我生的是女儿呢!”黄万钧有些庆幸的说到。儿子好女儿也罢,总归是一家人……,但黄家这个时候显然不会出手,一切都要靠秦哲文,要靠太子党。

谁也没有料到战火并不是从沈阳开始的,而是从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山西……!没有人知道太子党这一步是什么棋……,但孟家却是彻底的震动了起来。

“他怎么会找到山西的?”孟家老宅,连一直从未露面的孟家二老爷孟何正都难得的出现了议事……!“我早就说秦凯是狼子野心,当年就不应该放过他的!”孟天麟一如既往的威严,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丝戾气,看样子秦哲文安排的这一招山西之行确实是让孟家的人很是震惊。

“现在说这么多还有什么用,青祥,山西那边的人靠不靠的住?”孟何正看起来远没有大哥孟天麟那般的健硕,两人虽然年龄差不多,但孟何正的脸色看起来要比孟天麟差上许多,更是多了一丝病态,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这个被世人称之为妖狐的老人一直没有露面的原因,当年如果没有这个被称为妖狐的老人孟家也许早就不复存在了,只是现在孟家再一次面临危机的时候,当年力挽狂澜的妖狐却已经垂垂老矣……,不得不感叹一句,岁月这玩意儿真的是一把杀猪刀。

“不好说……!”此刻的孟青祥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不可一世,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把黄诗珺关到孟家老宅换来的结果居然是动摇孟家的根基,虽然说现在的情况没有那么的差,但问题是孟家自从二十年前那场剧变之后便几乎将整个家底转移到山西去了,留在北方的只不过是一个空架子而已……!虽然太子党只有几个人……,但山西那边所有的基业基本都是在明面儿上的,也就是说基本都是正当生意……,这一来……,山西的基业碰到武力值变态的太子党,几乎就像是一个在男人面前脱光了的女人一样……,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这也是为什么孟青祥连自己都不敢确定的回答的原因。

“唉……!事已至此,也只有放手一搏了……!二十年前,我以为那几个小子只是想出头而已……,没想到我看走了眼……,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没有人比孟何正清楚二十年前的事情,就算是孟天麟对当年的那场变故也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现在见孟何正又提起当年的事情,不由得怒气冲天的拍了一下桌子……!

“二爷爷,二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这场变故,孟青祥知道的更加的少,这个话题在孟家几乎是禁止提起的,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也许他一辈子都不会再提起这件事情。

“唉,都是孽啊……!也许我早该把事情告诉你的,这样你也就不会毫无防备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孟何正摇着头说到,脸色不觉得又苍白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