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隐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旺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将孟千军弃之不顾的懦夫目光中满是不屑……。“你们……,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孟河只是一个连人都没杀过的角色,感受到周旺身上那股杀气,不由得连说话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干什么?”周旺冷笑了一下,这个时候太子党能干什么?黄诗珺的失踪,直接导致了秦哲文的暴怒,接下来太子党会做什么,连他都不敢肯定……,只不过他敢肯定的是,所有人都很期待接下来的行动。

“我对你们孟家的事情很感兴趣,如果你能让我觉得满意的话,说不定我会考虑放了你!”周旺蹲了下来,不知道从哪摸了把匕首出来,在孟河面前比划着……。

“你……。”孟河刚说出一个字,周旺眼睛一瞪吓的他立刻闭上了嘴巴……。“你可以不说,或者是骗我,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周旺手中的匕首仿佛随时可能不小心擦伤面前的孟河,孟河整个人紧张的不得了……!

“我说,我说!”几乎是没用任何其他的手段,这个连自己妹妹都能放弃的男人便决定出卖自己的家族……!周旺朝身边的一个太子党成员使了个眼色,那个成员便走了过来,给孟河把身上的绳索解开笑眯眯的说到:“这就对了嘛,我们太子党一向都是别人好说话,我们也好说话的!”

看着被带到一边的孟河,周旺脸上挂满了冷笑,如果不是孟河还有丁点儿利用价值的话,他才懒的跑来废话……,至于孟河最后的结果会如何……,他只答应会考虑,并没有其他任何的承诺。可怜几米外的孟河还不知道别人早就下了杀心,内心有些窃喜的回答着太子党成员盘问的问题,还在期待着回答完问题便会放他离开。

“文哥,孟河那个脓包什么都说了!”周旺来到秦哲文的身后站定,秦哲文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烟头掐灭,转过身来说到:“孟河的事情让胖子去落实,其他人让他们都到这儿来,我有任务要交代。”

周旺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秦哲文又转过身看向窗外,下意识的往口袋里摸烟,却发现烟盒已经空空如也,自从黄诗珺出事以后,他几乎一天要抽掉两包烟,短短的两天,专门夹烟的手指都熏得有些微黄了。

其实秦哲文并不担心黄诗珺的安危,既然蔡建豪敢让黄诗珺跟着孟家的人走,那自然安全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他不能忍受的是自己没有办法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这就像当年突然听到童唯生的噩耗一样,让他深深的不安。

“文哥……!”没一会儿,小武等人便前后的走进了秦哲文所在的房间。几个太子党的元老都知道老大现在的心情不佳,一进房间就各自坐下开始闷头抽起了烟来。

“小武,你带着水牛马上出发去山西,幺玥跟黑豹应该已经到山西了,到了之后,幺玥会告诉你需要做些什么。”秦哲文问周旺要了根烟,点燃抽了一口之后说到。

屋子里的人都一愣,不明白在这个时候还让两个悍将去山西做什么而且这么的匆忙?这不是分散自己的力量吗?但是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去问原因,也正是这样秦哲文从来不会去怀疑他们几个人,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只要去做就行了,这除了是一种服从之外,更是一种绝对的信任,相信秦哲文的任何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阿旺,你们三个去把狗王给我揪出来,这家伙躲在一边看戏已经看的够久了!”自从狗王佯装受伤之后便一直称病不出,仿佛彻底的脱离了这场太子党于孟家之间的争斗一般……,但狗王的这一招显然并没有起到作用,秦哲文并没有忘记那个只见过一次,就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狗王……。

“你们两个现在就走,幺玥自然会有办法联系你们!”秦哲文将目光转向小武说到,小武点了点头,他本就是个喜欢干净利落的人,直接看了水牛一眼便朝外面走去,至于水牛更加不会有什么意见,如果说秦哲文是一杆枪,那水牛绝对是枪里的子弹,枪指哪儿,他就打哪儿,一点儿怨言都不会有。

所有的人都去忙碌去了,秦哲文也没有闲着……。夜色之下,孟家那古老的宅院显得有些阴森,这阴森当中仿佛有着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外面的一切。

高大的院墙之下两个身影隐藏在黑暗当中……,在这种环境下似乎更加的彰显了那两个身影的不怀好意……!“都查清楚了?”“嗯,就在主宅旁边……!这是周围的一些情况跟图片,我不能多呆,两个老头都是人精,一不小心就露馅了……!”短短的一句对话完毕,其中一道人影便消失在了黑暗当中。剩下的一个人影将手中的东西放进口袋之后,也缓缓的沿着围墙前行。

走了没多远,一个有些怪异的青年斜靠在高大的围墙下默默的抽着烟……!两道身影很快就交叉而过,抽烟的青年扔掉手中的烟头跟在了路人的身后……。

一直到再也看不到那堵高大的围墙,两个人才同时停了下来……!“他怎么样?”秦哲文缓缓的转过身,谁也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敢单枪匹马的到孟家老宅来……。“没发现什么异常……!”另一个抽烟的青年赫然是命已经属于秦哲文的风骏……,自从来到沈阳后他便一直没有露面,原来是潜藏进了孟家……!

“你是怎么瞒过你师傅的?”秦哲文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不会光让一个孟川替自己办事,对于信不过的人,他一向就没有太大的心胸……!

“可能是他想不到我有这么大的胆子吧……?”风骏耸了耸肩膀,语气颇为轻松,仿佛混进孟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