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密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山本兄,先别着急。只要等我把太子党彻底的清出沈阳的话就行了!时间肯定不会长,一两个月就足够了。”孟青祥突然改变了之前想利用山本对付太子党的想法,孟家在毒品这一块一直都没有太好的路子,因为跟俄罗斯离的近,所以主要的生意大部分都跟军火有关,所以这次也许山本能帮孟家打破孟家的这个瓶颈也说不定。

“不行,时间太长了,要是拖这么久的话,那个大枭说不定就得质疑我的能力不跟我合作了。”山本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也难怪他不着急,现在的他的确是得到了父亲的赏识,但跟已经掌握了山口组三分之一生意的哥哥山本樱树比起来一点用都没有,就算到时候父亲真的传位给自己,自己也需要靠力量去守护这个位置,在日本什么弑兄蹿位的事情多了去了,一个不小心恐怕就算最后自己得到了那个位置也坐不长久,所以现在他要尽快在山口组内培植起自己的势力,但这个社会别人不会因为你是谁谁谁的儿子就给你卖命的,想要别人给你卖命,除了需要手段之外,最关键的东西还是金钱,想要让现在还是自己父亲的手下们支持自己,这都是需要钱的,而且绝对不是小数目或者一天两天的就行的,这肯定是个持久而且浩大的事情,所以毒品这一块将成为他最大的资金来源,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出岔子。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山本兄愿意不愿意付出一些代价了!”孟青祥淡淡的说到,山本表现出来的急躁,他看的出来不是假的,可以看的出山本对这个生意期望很大……,但有的时候期望大,不一定就会是希望大,也有可能是失望也说不定。

“哦?孟兄还有什么方法,尽管说,只要能办的成,付出一些代价也是难免的。”山本仿佛有了觉悟一般,咬着牙说到。

“其实很简单,我们孟家的场子不能散货,还有其他的场子可以散,整个东北可不仅仅只有我们孟家能够散货……!”孟青祥这一句话,仿佛是把到嘴的肥肉给亲手送了出去一般。

山本一听,立刻拍着自己的脑袋说到:“对呀,只要找其他的人帮忙散货,做的隐秘一点,想必太子党现在没有精力去了解这样的事情!”但刚一说完,山本立刻又耷拉下了脸说到:“可是,孟兄,在这里我可就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

黑道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你找不到那个门槛就永远进不了那个圈子,但显然山本现在不缺那个门槛,而且那个门槛早就握在了手中,毫不客气的说,在东北混的,那一个不要看看孟家的脸色行事?

“这好办,到时候我给山本兄介绍几个朋友认识就行了!”孟青祥笑着说到,但心里却暗骂着山本这只狐狸,明明想通了的事情却故意要说出来,明明清楚孟青祥要找几个别人的场子散货那肯定是分分钟搞定的事情,但就是装做不知就等孟青祥自己开口,只不过为了其他的目的,孟青祥也懒得去计较这些了,山本爱耍些小手段更好,这样他才能更加心安理得的利用山本。

“哎呀,孟兄这次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这要我怎么感谢才好!”山本有些激动的说到,这一次山本是发自内心的,虽然有只是说说而已的嫌疑。

“咱们之间,就不需要说感谢的事情了。”孟青祥拍着山本的肩膀说到,“不行,从小我就学习你们中国的文化,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孟兄,这一次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一定要报答你。”山本居然引用起了古语,这让孟青祥有些意外,没想到山本还不是个假中国通,看样子是真的很好的接受了中国文化的‘熏陶’……。

听了山本的话,孟青祥只是而不语。“孟兄,不知道你那个拳馆是在什么位置?”山本突然问到。“嗯?在市郊。”孟青祥虽然不明白山本这么问的用意,但还是回答到。

“孟兄,你这么帮我,你的事也就是我的事!刚才孟兄跟我说这么多,让我想到了一个点子可以暂时的打压一下太子党的气焰!”山本只说打压,并没有说把太子党赶出沈阳的大话,对于这一点他很有自知自明,连孟青祥都说最少要一个月才能摆平太子党,那他要是说轻易的能把太子党摆平的话,那孟青祥的脸不知道该往哪搁了。

“哦?有什么办法,说说看!”孟青祥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其实很简单,孟兄刚才不是说怕把场子借给了我之后太子党的人来捣乱嘛,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孟兄现在没有出手那个把场子抢回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就算是现在那个场子在太子党的手里,我们也可以弄的他得不到一点好处……!”山本笑着说到。

孟青祥一听,自己还确实没往这方面上去想,他之所以一直还没动手,是因为有消息说最近最好安分一点,听上面的关系说上次政府派人想要动一动黄家结果效果不大,这一次……,所以他才选择了偃旗息鼓,但山本说的没错,既然暂时场子要留在太子党的手中,也不能让太子党捞到什么好处,别到时候等风声过去,太子党站稳脚跟,再想赶或者是对付就难了,孟青祥很深刻的知道太子党的厉害,只要有一点空隙被抓住的话……,就会像星星之火一样,虽然微不足道,但却足以燎原。

“山本兄这么一说,这倒确实是个可行的办法……,只是,最近还有其他的人盯上了孟家,所以我不得不小心为上!”孟青祥叹了口气说到,要是孟家能多几个争气的人物,不是都想孟河那样的货色就好了,那他也不需要这么愁了,也不至于让一个狗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演戏了,也许孟家财力物力都不缺,但是缺人力,只有一个好的指挥员,而手下没有一群能贯彻指挥员意识的人是没有用的。

“这好办,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办,当是先给孟兄的一个小小的谢礼了!”山本笑着说到。“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孟青祥笑着把手伸到了山本的面前……,两个人的手别有意味的握在了一起……!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着,拳馆内的事在孟千军重新花上了心思之后,就没有什么秦哲文好操心的了,反正有周旺盯着孟千军,还有小武在中间游走,自然出不了什么问题,再加上孟家那边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动静,所以他便也安下心来陪黄诗珺了。

第一天秦哲文带着黄诗珺几乎把北方有名的东西全吃了个遍,好在黄诗珺有洁癖的毛病在跟秦哲文一起的时候基本都隐藏了起来,偶尔会有一些挑剔,也属于女孩子的特权范围之内,并没有太多的让人不舒服的要求……。

“怎么样,我就说一口酒一口肉很不错吧。”秦哲文小心的替身旁的可人儿擦了擦有些脏的嘴角,笑着说到。

黄诗珺看起来身子有些僵硬,似乎很是不习惯这种突然太亲密的举动……,好在吃着火锅,喝着烧刀子,脸有些红别人看不出来,否则的话,又是免不了要尴尬一番。

到了沈阳,老管家蔡建豪并没有寸步不离的跟着黄诗珺,而是说有什么老朋友要见,一大清早的便悠闲的一个人出去了,黄诗珺也不担心,蔡爷爷的事迹她可没少听父辈们说过,所以即使这儿是孟家的地盘她也一点儿不担心出问题。

“切,你自己都喝饮料,却叫我喝酒,再说了,这好吃是好吃,可是就是太残忍了!”黄诗珺显然对吃狗肉这种事情有些抵触,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两小块,这还是陪着秦哲文的原因,否则断然是连筷子都不会下的。

“人都说你们广东人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吃,水里游的除了轮船不吃之外,什么都吃,我看你怎么就一点都没有这样的豪迈呢!”秦哲文笑着说到,广东人确实喜欢吃,真的可以说是无所不吃……!

“去你的,本小姐可是纯正的东北人!”黄诗珺学着今天刚学来的东北腔说到,只是那个人字从她嘴里不知道怎么得就变成了YIN字……。

“那咱来一个?”秦哲文拿起了杯子笑着说到,“哼,你丫想干嘛?难道想把本小姐灌醉做坏事呢哈?”黄诗珺的明明语气学的东北腔,却不知道怎么的还是说出了一股广东味,惹的秦哲文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了,你知道蔡爷爷今天去见什么人了不?”笑够了,秦哲文本就没有灌黄诗珺的意思,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问道,对于蔡建豪这个老人,秦哲文心里是敬畏的,虽然他看出老人的身手如何,但水牛一句话,就让他打心眼里尊敬……!水牛说的是:“这位老先生,恐怕比那个教我功夫的老头都不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