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吵杂的街道,拥挤的人群,蒋峰就像一个观光的旅人一般,时不时的会像周围比较有意思的建筑投去目光……。

紧跟在蒋峰身后的蟹子不明白前面的青年怎么会选到中街来,难道是发现自己了?蟹子确定自己的行踪隐藏的还算不错,不可能被对方发现的……!

正一走神的空档,蟹子突然发现前面的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这一个突然的意外立刻就让蟹子有些慌了,他还指望着依靠这个能在老大段少风面前留点印象,当了这么多年的混混他还是个马仔这让他很不甘心……!

还好中街是步行街,就算那个青年躲起来了也应该跑不远,蟹子急忙的将视线投向四周搜寻了起来……!

蒋峰躲在一个小摊后边看着仅仅两三米外有些惊慌失措的那个混混,嘴角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对于这一招反侦查的手段他早已经熟的不能在熟了,不远处的混混一看盯梢的经验就不算太丰富,所以注定不可能会想到自己就躲在他身旁几米的地方……。

果然,蟹子搜寻了一阵再也找不到那个青年的踪影,只好继续往前面走去……,今天刚好是周末,这儿又是步行街,街上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几乎可以说是人贴着人,这样的情况下再想要找到目标几乎是没什么可能了。

不过蟹子还是没打算就这样放弃,决定再碰碰运气,于是便顺着人群慢慢的朝前走去,同时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看下有没有目标的踪影。

他哪里知道此刻蒋峰就悠闲的跟在他屁股后面,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一直走到步行街的尽头蟹子很是失望,嘴边的肥肉就这样飞走了,让他有点气的想骂娘,但不管怎么样,这个消息还是要报上去……!

蟹子已经做好了挨批的准备,给老大段少风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遍,出乎预料的是那个靠着一股狠辣劲上位的老大并没有责怪他,只是在电话里让蟹子去见他。怀着忐忑的心情,蟹子懒了一辆出租车,朝着段少风在电话里交代的地方驶去……。

出租车不紧不慢的开着,没一会儿出租车就到了目的地,是一个洗浴中心,这个洗浴中心蟹子知道,是沈阳相当高档的地方,总共十五层,从一楼一直到十五楼全部都是吃喝玩乐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只要你有钱,你可以一辈子都不出去,因为里面什么都有,女人,赌场,吃的,一应即全可以说是赌鬼们最热爱的地方……!

只是蟹子没想到这么大一个场子居然也是老大段少风旗下的,确切的说应该是孟家那个庞然大物的,因为不管段少风在外面多么嚣张,多么不可一世,但他从来都是以孟家的一条狗自居……!

到前台取了手牌,蟹子便直接走进一楼的更衣室换了身浴袍,然后朝六楼走去……。六楼正是赌场所在,此刻的六楼一个头发几乎半白的男子正坐在控制室里,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监控屏幕……。

如果是在沈阳道上混的人,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个头发跟年龄极不相称的男人便是称自己为看门狗的狗王段少风……!

段少风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走到今天能坐上这个位置,付出了许多普通人所看不到的东西,他这一头标志性的白发就是证明,有人说他是为了耍酷故意染成这样的,也有人说他是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所以才三十出头,头发就白了一半……,没有人知道他这半头白发其实是当年为了争夺孟家代言人这个位置,一夜之间急出来的……!

有人说一夜之间白头,他虽然没有全白,但却也白了一半,可想而知当年争夺这个位置的时候压力是何其的大……!

“这个是老千!”头发半白的段少风看着眼前的屏幕半天说出了几个字,站在他身后的两个神色冷峻的大汉不需要多说,直接走出了控制室,朝着外面的八号桌走去……!

八号桌的面前坐着一个春风得意的青年,他的身后还围着不下二三十号男女,感受到身后那些崇拜的目光,青年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别人都说段少风的场子碰不得,他就不信这个邪,这不连出了二十来把老千,还是没被发现。青年正想着是不是再来个一两把就收手闪人……!

两个强壮的身躯直接撞开了青年身后的人群,来到了青年的身后,青年的手中正拿着扑克牌,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多了两个深色不善的不速之客……!

这两个大汉的出现也让周围的人群意识到了出现了问题,很快便跟后知后觉的青年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青年也终于察觉了有点不对劲,因为他感受不到了身后那些灼热的眼神。青年回过头一看,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看起来不像是善茬的角色。

庄家在两个大汉一出现的时候就明白对面这个连杀自己二十几盘的青年有问题了,因为两个大汗是老板段少风的贴身保镖,如果没有情况的话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青年看着身后的两个大汉,强自镇静的说到:“怎么?”“胆子不小,跑这来玩老千?”两个大汉没有开口,庄家却是率先开口……!

“输不起?输了就说我出老千?”青年仍然镇定自若,因为他对自己的千术有信心,就这赌场里的这些人不可能看出什么名堂,在决定来这‘玩几手’之后他早就来这踩过很多次点了,确定了这赌场里的水平,凭自己的身手绝对没有问题。

“是吗?看你的样子不像是老油子,想必不知道这儿是谁的场子吧?”庄家冷笑着说到,“不就是狗王段少风的场子吗?”青年手轻轻的一晃,可惜刚到一半,手就被一只如同铁钳般的手给抓的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