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看着窗外稀沥沥的雨滴,秦哲文缓缓的吸了一口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这两天就降温了,原本应该温暖如春的广州这两天也让人感觉微微的有些寒意……。

“文哥,该走了!”周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后,秦哲文点了点头,把烟熄灭,转过身打量了一下这个虽然只呆了很短一段时间,但却发生了许多故事的地方……。

别墅的门口停着两辆车,除了曹劲的那辆奔驰之外,还有一辆商务车,商务车上,蒋峰等人早已经坐在了里面……。

坐在车内的蒋峰看着秦哲文从别墅内走了出来,缓缓的关上大门,坐进奔驰里之后,忍不住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到:“有些遗憾吧?”坐在他旁边的风骏瞥了瞥嘴,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坐上车秦哲文再没有回头看一眼,只是对着驾驶位上的周旺说到:“开车!”两辆车同时缓缓的开动,在雨中往机场的方向奔去。

白云机场,方雨燕看了看手上带着的欧米茄,估摸着秦哲文他们也应该到了,不由得将视线投向了门口,正好身后跟着几个人的秦哲文走了进来。方雨燕露出一个笑容,朝着秦哲文走了过去。

“真要走了?”碰面之后,方雨燕的第一句话,有些唏嘘,有些失落……。秦哲文并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周旺等人很是识相的把空间让给了两人,现在离登机的时间还有一会儿,所以他们几个也都各自找玩的去了……。

秦哲文示意到一旁的休息区坐一会儿,方雨燕便跟在他身旁朝休息区走去。两人面对面的坐了下来,秦哲文习惯性的拿出了烟,却想起这儿不让抽,于是又把烟放回了烟盒。

“诗珺她还在医院,估计要晚一点儿才到。”沉默了一会儿,方雨燕才淡淡的说到。秦哲文一只手搭在座位的扶手上,一只手在面前的桌子上轻敲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对方雨燕的话没有太多的反应。

气氛有些诡异,又沉默了一会儿,仿佛下定决心的方雨燕,咬了咬嘴唇然后说到:“对不起……!”这句话终于让秦哲文微微的有了些反应,眉角微微的上挑,不咸不淡的说到:“过些日子我会去北方!”

方雨燕愣了一愣,似乎没想到秦哲文会说这么一句,愣了一愣才露出一个有些苍白的笑容回答到:“注意安全。”话一出口,便觉得挺傻的。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该进去了!”秦哲文看了一眼,已经在换登机牌的周旺等人然后说到。“再等等吧,她马上就来了!”方雨燕看向秦哲文的目光有些歉疚,秦哲文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朝着周旺他们走去。方雨燕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能再说什么,一直目送着秦哲文等人过安检看不到身影了才缓缓的收回了目光。

离机场几公里的机场告诉上,黄诗珺颇为焦急的坐在车内,看着前面长长的车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抬起手看了看表,脸上着急的神色愈发的明显……。

“文哥,你看……。”刚一过安检,站在秦哲文身旁的蒋峰就凑到他身边小声的说到,秦哲文抬起头一看,两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视线……。

“走了?”朱浩双手插在口袋缓缓的走到了秦哲文的面前,他没想到秦哲文也会选在今天离开,一旁的白易对着秦哲文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走了!”秦哲文也点了点头,回答到。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再看到这两个人,已经没有太多的愤怒,更多的只是平淡的心情。

“这次算是我们两个欠你一次,有机会北上的话一定要找我们!”朱浩很是认真的说到,只是这句话除了秦哲文以外,似乎其他人并不是很明白。

“会有机会的!”秦哲文笑了笑,没有拒绝这条橄榄枝,俗话说的好,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说不定等真的北上的时候,会有预料不到的收获。

“秦哲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秦哲文回过头,一个想见却又不想见的身影出现在安检外面。

“走吧,别看了!”白易推了推还在盯着秦哲文的朱浩说到,广播里已经响起了登机的广播……。朱浩点了点头,收回了视线,也没再搭理周旺等人,直接朝着登机口走去。只是,走了两步,朱浩突然又返了回来,径直走到风骏的面前邪笑着说到:“希望下次还有见面的机会。”风骏撇了撇嘴,没有回答。朱浩摆了摆手再一次离开……!

朱浩跟白易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登机口,蒋峰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走向安检的秦哲文身上。

秦哲文揉了揉黄诗珺的脑袋,笑着说到:“行了,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了!”黄诗珺低着头,有些哽咽的说到:“不生气了?”

“没什么好生气的,回去吧,好好照顾你爸!”秦哲文淡淡的说到,说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气也气过了,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没必要一直放在心上。

“等我爸好了,我就去找你!”黄诗珺仍然是低着头,不让秦哲文看到她那通红的脸。“好!”秦哲文脸上依然挂着笑容……!“走了,照顾好自己!”秦哲文再一次摸了摸黄诗珺的头,然后便转身离去……。

远在北方的沈阳,一个古老的宅院里,孟青祥仿佛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不停的击打着面前的一个沙袋,终于在饱受摧残之后,沙袋被一记重拳打崩裂了开来,里面的沙子淅沥沥的滑落了出来,弹射在地上。

“五岁的时候我就交你要学会制怒,二十几年了,因为一个挫折就推翻了自己二十年的坚守?”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孟青祥缓缓的松开了紧握着的拳头,仿佛这个声音便能让他心里安静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