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四百二十七章

黄诗珺今天难得肯让家里的老管家跟着自己一起出来逛街,主要还是因为今天准备血拼一下,所谓多个人多个帮手嘛。

“蔡爷爷,你走快点嘛……!”黄诗珺一个人走在前面,今天黄诗珺很破例的来的天河,平时她一般是不喜欢到这种人多的地方的,而且这个对方对于她来说,富贵气息太浓重了,她更喜欢小资一点的情调,如果不是过两天是黄万钧的生日的话,她还真不想来这种地方。

蔡建豪这个在黄家呆了一辈子,已经有些老态的老头,慢慢的跟在黄诗珺的后面笑着说到:“爷爷老了,跟不上你了!”

“瞎说,爷爷年轻着呢……!我看这些年轻人里就没一个比的上爷爷的!”黄诗珺看着周围那些非富即贵的男男女女们,拍起了蔡建豪的马屁,恐怕整个黄家也就只有蔡建豪这个说自己老了的老头子才有这样的待遇……。

蔡建豪笑了笑,显然对这个马屁很是受用。黄诗珺停了下来,等到蔡建豪走到自己身旁了,便一把挽着他的手臂,半带半拖似的拉着这个慢悠悠的老者朝着LV走去。

黄诗珺已经不太记得自己上次是什么时候逛LV了,她的一身上下几乎都是有专门的裁缝量身订做做的,所以并不是经常来这种地方。

店员们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气场颇强的女人来头不简单,特别是有眼尖的看出黄诗珺一身上下应该都是出于专业的裁缝之手的时候,更加的是热情万分。

黄诗珺并不排斥这种被人众星拱月的感觉,只是自顾自的到处看着,而蔡建豪则是安心的走到一旁专门为客人准备的休息区坐了下来。很显然,这种地方很会出现像蔡建豪这个年纪的人,一个店员很小心翼翼的走到这位看起来很和蔼,但却很是有一股气势的老人身边问到需不需要喝点什么东西?

蔡建豪只是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就将目光投向了黄诗珺。这一看,蔡建豪不由得愣了一愣。黄诗珺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男人,一个光凭长相就能混得一口好饭碗的男人……!

阳光,帅气,再看穿着打扮之类的,显然也很多金……!只是这个男人看样子像是外地来的,对于大名鼎鼎的黄家大小姐似乎并没有见过。

被人搭讪,黄诗珺不是没有遇到过,只是没有遇到过脸皮这么厚的……!缓缓的放下正拿着看了一下的一个棕色的钱包,黄诗珺转过头看向了这个脸皮有些厚,自称姓朱的男人。

“先生,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了!”黄诗珺说着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一边的蔡建豪……,姓朱的男人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是看到一个头发都已经花白,足够做眼前这个女人爷爷的男人,或者说是老头。

朱浩确实没想到这么一个水灵的妞居然是个被包养的情妇,起先他无意中看到风姿夺人的黄诗珺还以为是哪家的大小姐,最不济也起码是个小金领……!

看着眼前男人那失望的眼神,黄诗珺得意的笑了笑,然后直接越过朱浩朝着蔡建豪走了过去……!“什么时候这么顽皮了?开始拿爷爷当挡箭牌了?”蔡建豪任由黄诗珺挽着自己的手臂走出了LV,黄诗珺回头看了一眼视线还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朱浩,然后小声的说道:“这些苍蝇什么的,最烦人了……。”

“妮子,你对孟家那个小子怎么看?”蔡建豪仍然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我爸叫我问你的?”黄诗珺的脸耷拉了下来,不知道怎么的提起孟青祥她就一阵的烦闷,在见孟青祥之前,她叛逆归叛逆,但一直觉得出生在她这样的家庭,能像她现在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所以对于自己那个未谋面的未婚夫也没有太大的抗拒,心中只是想着,只要看的顺眼,处的来,也许她就会接受命运的安排,但可惜的是,在这之前,她却先认识的秦哲文,抛开秦哲文的事情不谈,现在方家的事又可能跟他有关系,所以,一直以来,无论她心里有没有喜欢秦哲文,反正都觉得跟这样一个心机深沉到可怕的男人过一辈子,肯定不是她想要的。

“不是,是爷爷自己想知道!”蔡建豪摇了摇头,黄万钧也许会想知道女儿的态度,但绝对不会通过这样的方式。

黄诗珺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到:“爷爷,如果退婚会有什么后果?”这个想法黄诗珺不只一次有过,但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之所以现在会在蔡建豪面前说出来,是因为她相信无论自己怎么选择蔡建豪都会站在自己的身后坚定的支持自己。

“是因为那个小子?”蔡建豪停了下来,拉着黄诗珺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黄诗珺的脸红了红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爷爷,你想哪儿去了。这纯粹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不喜欢心机太重的人……!”黄诗珺有些娇嗔的说到。蔡建豪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然后看着黄诗珺说到:“那那个姓秦的小子呢?这个社会又有谁没有点心机呢?处在什么位置就决定了你的人生是什么样的。”这个在黄家呆了一辈子的老者,见过太多的浮沉了,想要上位又怎么呢没一点心机呢?在这个社会,没有一点地位又怎么能配的上这个自己一直当亲生孙女一般看待的女孩呢?

“可是……!”黄诗珺也觉得有些牵强,很多人做的事情不一定都是自己内心想要做的,但却是必须做的……,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只是……,潜意识里觉得秦哲文是好人,孟青祥是坏人而已,女人有些时候就是这样的莫名,没有理由,只看感觉。

“只要是诗珺的决定,爷爷都支持。如果你想退婚的话,那就退。如果孟家真敢怎么样,大不了爷爷就走一趟去北方找找那两个老家伙喝茶就是了……!”蔡建豪这番话说的云淡风轻,却又是波澜壮阔。听的黄诗珺一阵雀跃,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说到:“还是爷爷疼诗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