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荣始终觉得没有必要谈下去,既然秦哲文摆明了一副请不走的架势,李荣只好站了起来,虽然会觉得有点没面子,但好在这里没有第三者在场,即使是有李荣也都不在乎了,要说一开始李荣追黄诗珺确实是别有目的,但是这么长的时间下来,他渐渐的发现自己是真的爱上黄诗珺了,黄诗珺那无法无天的性格,以及那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态度,都在深深的吸引着他……。

“你不想知道黄诗珺的未婚夫是谁?”秦哲文缓缓的靠在椅子上说到,似乎认定了李荣会被这句话打动……。

听到这句话李荣果然愣了一愣,但随即苦笑着说到:“现在知道未免太晚了一些吧?”秦哲文撇了撇嘴,没想到这个李荣的自尊心还真是强到了一个极点,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却对一个女人死缠烂打了这么多年,一直到现在才放弃……。

“我来这的目的很明确,只是想找个同盟而已,不过现在看来没必要了。”秦哲文也站了起来,丢下一句话,就越过李荣朝外面走去。

“等等……!”原本似乎已经绝望的李荣突然开口说到,才走出去两步的秦哲文嘴角微微的露出一个弧度,但在转过身来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你说的同盟是什么意思?”李荣皱着眉头问到,“很简单,黄诗珺有未婚夫相信你也知道,我相信在把我当成敌人之前,那个未婚夫似乎才是你真正的敌人……!”秦哲文又走了回来,坐回了原位……!

李荣也坐了下来,拿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看样子似乎在思考什么,沉默了一会,李荣才开口说到:“是谁?”

秦哲文并没有急着说出来,而是笑着说到:“你确定你想清楚了……?”“说吧!”这一次李荣再没有任何的犹豫,秦哲文有些奇怪,他的转变为什么会这么大,但还是说出了三个字:“孟青祥……!”

这个名字实在太意外了,对于李荣这个从小就受商人熏陶的人来说,宁愿面对秦哲文,也不愿意面对孟家……,孟青祥是什么人?孟家的未来家主,而且还是黄诗珺名正言顺的未婚夫,自己要想跟黄诗珺在一起,那无疑就是跟整个孟家做对。

“害怕了?”秦哲文看出了李荣眼中那一闪即逝的光芒,‘孟家’这两个字,别说还真对一般的人有一定的威慑力,就像方雨燕一样,即使是被绑着,也认定李荣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怕?”李荣微微的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怕他倒谈不上,但是如果不是必要,就算是家里人也不会想他面对上这样的一个敌人。可惜李荣是个很傲气的人,如果没有秦哲文,也许李荣真的不会再有什么念头了,但有了秦哲文在边上,李荣觉得就算是怕,这一次也要赌一把,虽然就算赌赢了最后可能还是要面对秦哲文这个对手,但不赌怎么能知道自己会不会赢?

“公平竞争?”“公平竞争!”两个人最终就在这个空荡的酒吧击掌,确定了盟友的身份……。

“真的想好了?要知道从现在开始,你有可能要面对很多你不想面对的人……!”秦哲文不忘提醒到,李荣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人……。

“放心,我李荣虽然有时候挺混蛋,但一码归一码,不用担心我会在背后捅你一刀……!”李荣很是认真的说到,秦哲文点了点头说到:“这样自然最好……!”

互相约定好之后,秦哲文只说自己已经有个大概的计划,到时候只要李荣配合就行了,李荣表示没有问题。

差不多酒吧也到营业的时间了,刚达成同盟关系的两人就此分道扬镳,毕竟这层关系还有保密的必要……。

出了酒吧,秦哲文开着车朝着胡瓜所在的医院走去……,现在计划已经一步一步的在按照他想的那样进行着,从扶持李伟这颗长远的棋子,再到李荣这个目前就能用的上的人物,一切都在计划当中。

胡瓜还是如同被送到医院来之后,闭上了眼睛就再没有睁开过,如果不是还能感受的到那因为呼吸而起伏的胸膛,几乎就跟死人无异了。

“师傅,小莲子来看你了……!”病房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身影,外面那几个看护着胡瓜的人员仿佛不存在一般……。

阮如莲在病床前坐了下来,眼神中那掩盖不住的悲伤,可以说胡瓜的受伤是她怎么都没有预料到的,从背叛秦哲文的那一刻开始,她从来没有后悔过,但这一刻,她却有些许的后悔,可惜胡瓜无法看到她的神情,否则的话,多少内心还是能释怀一点的。

没有人知道阮如莲是因为什么原因背叛秦哲文,背叛太子党的……,连秦哲文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毫无征兆,太突然了,突然到秦哲文发现的时候,后背已经被捅的鲜血淋漓。

阮如莲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安静的坐在病床边看着陷入昏迷的胡瓜,如果没有胡瓜也许就没有今天的小莲子了,她再怎么背叛,也不会背叛这个给予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男人,所以她仍然叫他师傅。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霎那,阮如莲看着胡瓜的脸微微的有些出神……,门外的脚步声突然响起,坐在床边的女人,瞬间的消失在了黑暗处。

“太子……!”门外来的除了秦哲文之外,还有要送胡瓜转移的周旺跟杨龙,今天晚上将胡瓜送回C市之后,两个人会再回来……。

病房门被打了开来,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病房内刚才还有个人在里面,几个胡瓜原来的手下,小心翼翼的将胡瓜抬到轮椅上,然后由周旺推着走出了病房,整个过程很短,几乎都没有什么停留的时间……。

只不过在经过门口的时候,秦哲文在门口驻足了一下,看似无意的瞥了一眼那扇虚掩着的木门……,最终一言不发的离去。

一直到所有的声音消失,阮如莲才松了一口气,刚才秦哲文的那一瞥,让她清晰的感受到了那股杀意,好在最终结果没有那么遭,阮如莲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自己在这个时候就跟秦哲文对上,因为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