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所长,又见面了……。”秦哲文笑着走到了李伟的面前,缓缓的抽出了桌子上的那张地图,然后朝李伟递了过去……。

李伟不知道秦哲文这是什么意思,不敢伸手去接,秦哲文可是他惹不起的人物,于是脸上堆满了笑容说到:“秦先生,你好……!”

“想看为什么不看呢?”秦哲文皱了皱眉头,这一细小的动作吓的李伟立刻一把接过了秦哲文手中的地图,但却没傻到真敢打开来看。他只是好奇地图上的那先圈圈点点,不代表那些东西跟他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有些东西是他想有不一定就能够有的。

“不知道秦先生找我来有什么事……?”李伟还是有些忐忑,虽然秦哲文现在看起来不像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但终究还是要先搞清楚今天把自己找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李伟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骨头也很软,天生的欺软怕硬,这种性格,如果是混黑道的换,也许永远都只能是个不入流的角色,但是在官场,李伟正是靠着这样的性格,才能坐到今天这个所长的位置……。

“不知道李所长这几天睡的可踏实?”秦哲文笑着坐了下来,眼皮都没抬一下的问到。“托秦先生的福,很好,很好……。”李伟的笑容看起来怎么都有些勉强,这几天他过的好才怪,每天晚上都不知道要被恶梦惊醒多少次。

“从今天起,踏实的睡吧……!”李伟再笨也听出了秦哲文话里的意思,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秦哲文居然不追究自己,但此刻哪里还有心情管这么多,也许是整个人的思想解脱了,秦哲文发现李伟整个人的气质居然有些微微的变化,心中不由得暗笑,看来这几天李伟确实是没怎么睡好觉。

谈话依然继续,只不过让李伟有些奇怪的是,秦哲文一直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但尽管再奇怪,李伟也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这么说来李所长还真是个有福气的人啊,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秦哲文几乎将李伟家里的事情都问了个遍,只不过听到李伟说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的时候,秦哲文还是有点意外,没想到李伟还是个很传统的人,一定要生个儿子给自己传宗接代。

最终秦哲文也没说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仿佛聊家常一般,聊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对李伟委婉的下达了送客令。

李伟对于秦哲文亲自把他送出别墅,有些受宠若惊,走的时候,因为李伟是被接来了,于是秦哲文还把自己从曹劲那儿要来的那辆奔驰车的钥匙给了李伟,让李伟自己开回去,有时间送回来就行,对此,李伟一再表示自己走出去打个车就行了,秦哲文客套了两下也没有强求,便任由李伟自己决定。

一直走出别墅小区,上了出租车,李伟才长长的嘘了口气,这半个小时下来,让他感觉好像是上战场一般。

面对一个年纪比自己几乎小上一轮的男人,李伟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压力,特别是最后秦哲文让他开那辆奔驰回去的时候,李伟更是紧张的要命,对于李伟来说,像秦哲文这种人物实在是高不可攀了,虽然他感觉到秦哲文没有其他的意思,但是他这种小人物实在是不想跟秦哲文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物打上太多的交道,所以能不碰面最好就是永不碰面。

李伟没有什么野心,再确定了秦哲文不会找自己的麻烦之后,心思也活络了起来,看看这次换届有没有可能再进一步,这几乎就是他现在所有的梦想了……。

“去查一查那个李伟的资料……,要详细一点!”别墅内,秦哲文对着蒋峰说到,之前他跟李伟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看看李伟在他面前老实不老实……,虽然心中对李伟有些想法,但并不急在这一刻,只有确定李伟这个人靠的住之后,秦哲文才会决定怎么做,他可不想关键的时候又有人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蒋峰点了点头然后说到:“老胖子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

秦哲文点了点头淡淡的说到:“那就晚上吧!”既然胡瓜要离开了,那么意味着战斗就要打响了,所以秦哲文觉得有必要去见一见那个对自己充满敌意的李荣了。

接受完警察的询问,李荣便也离开的医院,对于已经去跟马克思喝茶的李翔他并没有任何的歉疚,李翔的死,最初他也怀疑是不是秦哲文叫人做的,但想了一下似乎不太可能,因为秦哲文不像是那种笨到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人。

方雨燕这个女人李荣虽然谈不上很了解,但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否则那天也不可能让方雨燕一起跟自己去找秦哲文的麻烦。所以李荣很清楚方雨燕是一个很传统而且很军人作风的女人,如果方雨燕知道李翔的死跟秦哲文有关系的话,那么不管是任何的交情,方雨燕肯定都会跟秦哲文拉开距离,对于这一点李荣是很肯定的,所以李荣才会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跟秦哲文没有关系。

但事实却是,秦哲文根本就不担心这件事情会被查出来,他相信风骏的手段,要弄死一个普通人,不至于会留下什么能让人追查的线索。现实也是如此,不管那些警察怎么查都没查出个所以然,当天晚上就把李翔的死定性为医疗性质的意外死亡……,当然这一切也是秦哲文没有想到的,只不过事后知道的时候,秦哲文也没有对那家医院表示太多的同情……。

经过这么一些事,李荣现在也是彻底的心灰意冷了,对黄诗珺也不敢抱有太多的想法了,至于方雨燕的事情,李荣也没有过多的烦恼,有些事情要来的话,你挡都挡不住,就好比现在李荣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秦哲文一般……。

“怎么?特地来看失败者的模样?”李荣看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冷笑着说到,这个点酒吧应该是不会开门的,但这样的小事又怎么难的倒李少呢?所以这家名字叫做‘红唇’的酒吧此刻就为李荣一个人开放的。

“可惜,我并没有看到失败者应该有的表情……!”秦哲文耸了耸肩在李荣对面坐了下来。“我好像没有请你坐吧……?”李荣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从小贵族式的教育让他习惯即使是在酒吧泡妞也会在得到别人的允许之后才坐下……,秦哲文的这种行为在他眼里看来无疑很不绅士。

秦哲文笑了笑,两只手放到了桌面上,然后说到:“你没请我进来,我不照样进来了吗?”这无疑是一种很没礼貌的挑衅,听的李荣脸色突变,握着酒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李荣这一个细微的动作,很容易就被秦哲文捕捉到了,可以看的出来李荣现在的内心很是愤怒,这个从自己手中抢走黄诗珺,然后还又破坏自己好事的男人,现在这是到自己面前来耀武扬威吗?

“别紧张,今天来是想跟你说清楚一些事情。”秦哲文轻敲着桌面说到,正场谈话的主动都掌握在他的手里,李荣终究不是一个经历过太多风浪的人物,顶多算是见识过一些波澜的大少爷而已,面对连自己都数不清经历过多少生死的秦哲文自然而然的就落了下风。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好说的……!”李伟的敌意可以理解,任谁喜欢了一个女人快五年的时间,却突然被一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抢了自己的风头……心里能高兴的起来才怪。

当然在这一点上,李荣颇有点想当然的意思,且不说有没有秦哲文这个人,在秦哲文出现之前,在黄诗珺的心里李荣几乎就是一直被排除在外的,当然这一点李荣并不认可,李荣一直坚信水滴石穿,金石为开,只要继续下去,黄诗珺说不定哪一天就对自己敞开了心扉……!

但可惜就可惜在秦哲文偏偏出现了,这让原本觉得自己还有希望的李荣连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所以对秦哲文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态度,可以说出于李荣这种背景,只在背后用些小手段都算是客气的了,要是换了其他的二世祖,恐怕早就大打出手了。

这也是为什么秦哲文今天来找上李荣的原因,那天方雨燕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他,所以从一切看来,李荣并不是个太坏的人,只是有点小心眼而已……。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不会有……!”秦哲文不着急,跟李荣这种有些傲气的人对话,需要一点耐心,等到将他的傲气全部磨灭之后,再来对话就会轻松许多。

听了秦哲文的话,李荣不可置否的瞥了瞥嘴,其实说起来,如果不是黄诗珺,李荣还真找不到什么理由去憎恶秦哲文,毕竟两个人不属于同一个世界,并不是阶层不同,而是两个人之间的道路不同,再过个两年,李荣也许就进入自己的家族生意,再过几年,或许就全部接手了,而秦哲文呢?走的却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走这条路就像摸着石头过河一般,秦哲文需要小心,小心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