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房间门被推了开来,两个女人同时停止了说话,将视线看向门口。方子房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他来了,我去看看爷爷!”

然后就转身离去,秦哲文这才出现在两个女人的视线……!

方雨燕的闺房,这还是第一次有除了家人以外的男性踏入……!“进来吧!”身为主人,方雨燕起身相迎,身上再没有了以前那种冷漠的感觉……!

秦哲文缓步的走了进来,还不忘关上门。黄诗珺自然也是转过了头的,一见到秦哲文,看着秦哲文那板着的脸,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秦哲文直接无视了她这个撒娇的动作,直接在两个女人对面坐了下来……!方雨燕并没有发现两人的异常,看了一眼身旁的黄诗珺,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诡异,方雨燕没开口,黄诗珺也没说话,秦哲文自然是更加不吭声了。秦哲文只是盯着两个女人,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最终还是放弃了想帮两个女人分出个高下的想法……!

“看够了?”黄诗珺笑着问到,秦哲文点了点头……。方雨燕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没想到两个人的开场白居然是这样的。对面的男人一直在看她,她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她能感受的到男人的目光里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说吧,找我来什么事?”秦哲文问到,虽然心中多少有些预感,但他还是希望那不是真的……!“也没什么事,你不是说要做中间人,让我们两个人合好的嘛?”黄诗珺笑嘻嘻的说到,“看你们两个现在的样子,似乎不需要我做这个中间人。”秦哲文自然知道这只是借口,毕竟他跟黄诗珺虽然是朋友,跟方雨燕的话……,所以有些缓冲比较好。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有别的事要麻烦你……!”黄诗珺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方雨燕。方雨燕知道这个时候是该自己开口了,于是笑了笑说到:“秦先生,今天请你来是我有点忙需要你帮……!”

“……,方少校还会有用的着我的地方?”秦哲文摸了摸鼻子,想拿根烟出来,却想起这是女孩子的房间,虽然他并没有什么顾忌,但终究不要太放肆的好。

方雨燕听了这带刺的回答,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之前黄诗珺说秦哲文多么多么的好,但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居然这个时候报复自己。

黄诗珺自然也没想到秦哲文会这样说,愣了一下想打圆场,话还没出口,秦哲文就又笑着说到:“开个玩笑,有什么直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帮的上!”有些时候不能太过火,虽然现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方家这条线秦哲文本就打算想搭上的,现在既然机会送上门来,就看方雨燕究竟是要自己帮什么忙了。

“要死了啦你……!”吓了一跳的黄诗珺,忍不住把手中的洋娃娃砸了过去,秦哲文轻轻的一抓就抓在了手中……!

方雨燕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只是看着秦哲文居然拿着那个洋娃娃把玩了起来,不由得有些……,好在有黄诗珺在厂,总算被她忍了下来。平复了一下心情,方雨燕才缓缓的说到:“我想知道上次我弟弟被绑架的那件事情,你知道什么其他的事情不?”

“其他的事情?”秦哲文愣了愣,他心中到是有猜想,但是没证据,所以只是摇了摇头。方雨燕脸上微微的有些失望,不知道秦哲文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不肯说……。

“臭小子,我跟你说,要是让我知道你是隐瞒不报的话,有你的好果子吃!”黄诗珺觉得自己要站出来说几句,要不然秦哲文肯定是什么也不会说的。

“……!”听了黄诗珺的话,方雨燕又看向了秦哲文。半天,秦哲文才说到:“只是有怀疑,但没有证据!”

“怀疑?什么怀疑……?”“为什么上次没听你说……?”两个女人同时问到,却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上次你没问,我自然没说!”秦哲文先是回答了黄诗珺的问题,确实那个时候黄诗珺还没放下心里的包袱,自然也不关心这么多。

回答完黄诗珺的问题,秦哲文才看向方雨燕说到:“我说出来恐怕有打击对手的嫌疑……!”“孟青祥?”黄诗珺脱口而出……!

方雨燕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黄诗珺,不明白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一会再跟你解释!”黄诗珺只好对着方雨燕耸了耸肩膀,继续看向了秦哲文,等待着他的下文。

“他应该是想拉拢方家,结果没想到我横插一腿……!”秦哲文尽量用简明扼要的语言解释到,“这么说他是拉拢不成……?就……!”方雨燕并不知道秦哲文跟孟青祥之间有什么恩怨,只是那天晚上看到秦哲文跟孟青祥似乎不和的样子……。

“不好说……!”秦哲文没下定论,这样的事情不是开玩笑,即使是敌人,他也不想用这种方法去赢对手。

“我只能说,那个下套的人没想到有我这个人物,或者说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能查出你弟弟的藏身之所……!”秦哲文知道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如果真是孟青祥,为什么事隔两天都没有一点动作,要知道当时为了查方子房的下落可是花了不少的时间,在这些时间里,足够孟青祥做很多事情了,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敢确定的原因。

“等等……!”方雨燕是越听越糊涂……!“你是说本来一开始就是有人在背后指使那个火仔怂恿我弟弟到那个地方去的,然后再给我爷爷打勒索电话……!目的只是为了接近我?或者是方家?”方雨燕一条一条的问到。

“大概八九不离十!”秦哲文点了点头,不管做这件事情的人是谁,目的肯定就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