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这个拥有一千多万常住人口的城市,还有几百万的外地流动人口,这里到处充满了商机,到处都是到这个城市来掘金的男男女女。

城中村成为了这些人最好的聚集点,这个点,到处都是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有下班回家的,有吃了饭出去散步的,还有接小孩放学回家的。

一个廉租房内,很是阴暗。风骏正在打磨着手中那把锋利的匕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来这个地方?仅仅是因为那一句话?

风骏就这样仔细而且认真的将匕首的刀锋摸的铮亮,外面时不时的能听到上下楼梯的声音,这只不过是一间月租才三百多块的房间,除了一个小小的卫生间之外,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一张床,床上一床毯子整齐的叠放在床头。

这是风骏的习惯,不论在什么地方,哪怕住的地方环境再差,都要弄的干干净净……!磨好匕首,风骏将它贴身藏在手臂上,只有这个位置才能让他在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内把匕首拿出来。

藏好匕首,风骏一如既往的出了门,楼下不远的地方就有公交车站,紧了紧衣领,习惯性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风骏躲避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朝着车站走去……!

上了公交车,挑了一个靠后的位置,风骏闭上了眼睛……,一直到目的地才再次睁开眼睛,飘然的下车,消失在路灯下。

“爷爷,你没事吧?”方雨燕有些担心的看着爷爷,已经有两天没合过眼的老将军摇了摇头,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个打击确实有些沉重。“燕儿,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子房……!”方雨燕皱了皱眉头,这让她很不舒服,方少虎的表现似乎……!

“爷爷,你去休息吧,我去看看子房……!”方雨燕强自打起精神,现在她几乎成为了这个家的支柱,丧事虽然办完了,但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她去处理,虽然这个时候她很想躲起来大哭一场,但是她不能。

方少虎挥了挥手,坐在了椅子上……,双眼看着书桌上相框里那张老旧泛黄的照片有些出神。方雨燕叹了口气,慢慢的走出了书房,随手关上了房门。

楼下方子房的房间内,烟雾缭绕,方雨燕推开门的时候,被呛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捂着鼻子,方雨燕走到窗户边,把窗户推了开来,夜风随着窗户的打开,将屋子内的烟雾驱散了不少。

“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方雨燕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床上嘴上还叼着一根烟却没点着的方子房,一把将他嘴上叼着的那根烟抢了下来。

方子房一点反应也没有,如同一个植物人一样,愣愣的盯着天花板……,无忧无虑的生活了二十几年,要他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接受。

“子房,如果爸妈不出事,姐也不会说你,只要你快快乐乐的过这一生就够了。但是,现在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爷爷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你是个男人,你也应该有点担当!”方雨燕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弟弟说到。

方子房的眼睛动了动,终于将视线移向了方雨燕的方向,但眼神却很茫然……!“你知道吗,姐很累,也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哭,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两姐弟要坚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要勇敢的去面对……!”方雨燕的眼泪滴落在方子房的手上……,似乎触动了某根神经,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方子房终于扑进方雨燕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方雨燕轻拍着弟弟的肩膀,自己也默默的淌着泪,事故的原因还没有调查出来,但是……,她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只不过现在一家人都没有心思去想这些,所以即使心里怀疑,她也没有跟任何人说。

“去过方家了?”黄家别墅内,黄万钧坐在女儿房间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头条的位置上一个巨大的标题,‘事故原因不明?’

“去过了!”黄诗珺点了点头回答到,“赌了这么多年的气,想通了?”黄万钧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儿跟方雨燕的那档子事……!

“早就不气了……!”黄诗珺摇了摇头,其实压根就只是一件很年少轻狂的事情而已,只不过两个人都要面子,这么多年一直未曾放下而已……!

“不气了好,我想这个时候雨燕需要有朋友在身边陪着。”黄万钧点了点头,“嗯……,我会去看她的!”

黄万钧笑了笑,将手中的报纸放在了沙发上,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说到:“方家,这次是个大劫啊……!”

原本坐在床边的黄诗珺有些震惊的站了起来,想要问什么,却发现黄万钧已经离开了房间……!走到沙发边,黄诗珺无意中瞥见了沙发上的那份报纸,上面几个醒目的大字‘意外?恐怖活动?’

秦哲文的手里也拿着以一份跟黄诗珺沙发上一模一样的报纸,方家出事实在是太巧了,巧到让秦哲文不敢相信这是个意外……,可惜这样的事情终究却是无从查起,如果真的不是意外,那么做这件事情的人肯定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

“文哥,最近别墅外面好像不太平静……!”蒋峰坐在椅子上,这几天晚上他发现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一般……!

“知道了……!不去管他!”秦哲文似乎早就发现了什么,却让蒋峰不需要理会。蒋峰点了点头,现在任何事情都需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这里可不是C市,来了快半个月了,虽然已经有些起色,但跟C市那庞大的情报网络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胡瓜叔叔怎么还没回来?”秦哲文放下了报纸,按照往常的习惯,胡瓜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回来了。“哦,他说今天估计要晚回来一点,刚联系上一个以前跟冰鉴会有交情的大佬……!”之前胡瓜已经跟蒋峰打过招呼了,所以他自然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