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夜凉如水,方雨燕半靠在床上,床对面的电视机开着,但她却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思看电视,手中的遥控器在不停的更换着频道……!

转了好几轮,方雨燕终于决定关掉电视睡觉,电视里却突然插播了一条新闻……。新闻播完,方雨燕拿着遥控器的手忍不住瑟瑟的发抖,如果新闻里面说的没有错的话,那么她的父母就坐在那架失事的客机上。

慌乱中,方雨燕终于在枕头底下翻出了手机,找出那个很熟悉但拨打的次数却不怎么多的电话号码……,听着电话里的回音,方雨燕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穿着睡衣的女少校,几乎是立刻蹿下床踏上自己的拖鞋朝着楼上的书房跑去……!书房里,年迈的将军看起来苍老无比,一道一道的皱纹那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新闻刚一播出,老将军就接到了噩耗。‘嘭’的一声,书房门被推开,满是泪痕的方雨燕看着坐在椅子上黯然神伤的爷爷,嘴里喃喃的说到:“这不是真的……!”

老将军抬起了头,看了孙女儿一眼,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不可能……,不可能!”方雨燕嘴里重复着这几句话,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虽然方雨燕跟父母的关系不好,但不代表心里不爱他们,骤然知道失去双亲的噩耗,让这个即使在部队跟那些男人一样训练的时候都没流过一滴眼泪的女少校,泪眼婆娑,泣不成声!

老将军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虽然脸上流露出无尽的悲伤,但嘴里却是说到:“你是一个军人,要坚强一点!”

“我不要……,我要他们回来!”声嘶力竭,却终究还是无可奈何。方子房真在房间里无聊的玩着游戏,听到楼上的哭声,皱了皱眉头,这栋房子里,什么声音都有可能出现,但是哭声绝对是不可能的。

穿上鞋,将烟头熄灭,方子房走出房间,就听到姐姐那凄厉的哭声。如同方雨燕一样,方子房对姐姐的感情那是毋庸置疑的。

冒着可能被爷爷训斥的风险,方子房还是跑上了楼。进入视线的却是,瘫坐在地上的姐姐,以及那已经戒烟很多年,但现在手上却拿着一根烟的老将军。

“姐,怎么了?”方子房有些着急的扑进了房间,心中却预感到发生大事情了……!

“子房……,爸妈他们坐的飞机出事了……!”方雨燕已经成了一个泪人儿,方子房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哄的一声巨响……,“什么?不,不可能,不可能的!”没有谁会相信,昨天他还接到妈妈的电话说是这次在国外回来有惊喜给他……!

声音犹在耳,却是天人永隔……!多么残酷的事实,却是让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还有两个刚刚长大的孩子去面对……!

第二天,遇难者的名单就公布在了各大报纸的头条,其中有一个姓方的男人,一个姓刘的女人,除了为数不多的人以外,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一男一女的身份……!

秦哲文皱着眉头看着报纸,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意外?抑或者是阴谋?缓缓的放下报纸,秦哲文走到了阳台边,看来方家现在似乎有麻烦了,只是不知道是人有心,还是无意……!方家这颗旗子还没有握到他的手中,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可谓不让人多想。

与此同时,羊城还有其他几个地方,也有几个人手中拿着报纸,只是脸上的表情却不尽相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

黄家别墅,黄诗珺不可置信的看着遇难名单中的几个字,连双胞胎姐妹叫了几句都没有一点反应。别墅的楼下,黄万钧也拿着同样一份报纸,只是脸上的神色却是森然……!

方雨燕一袭黑衣胸口带着一躲白花,跪在灵堂的面前,无论是想或不想,追悼会还是如期的举行……!

往来的宾客很多,老将军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麻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残酷,让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苍老了许多。

“有客到……!”喊声响起,一男一女走进了灵堂。在灵位面前鞠了三个躬之后,女人来到了跪在地上的方雨燕面前。

“节哀……!”听到这个声音,方雨燕才抬起了头,短短两天的时间,就将一个美女折磨的有点颓废了。

“谢谢!”方雨燕没想到黄诗珺会出现在这里,不论如何,有这一点,以前的一切恩怨都可以一笔勾销了。

黄诗珺点了点头,朝着老将军走去。而跟着黄诗珺一同到来的秦哲文走到了方雨燕的面前,也是淡淡的说到:“节哀顺变!”

无论怎么样,痛失亲人,这都是值得同情的……!方雨燕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这个时候,有些话不需要多说。

从灵堂出来,黄诗珺叹了口气,可以看的出来心情也很是不好。“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小时候,她爸妈对我很好的!”黄诗珺似乎又回忆起了往昔……!

“生死有命,有些东西是天注定的!”秦哲文淡淡的说到,看了太多的生死离别,不要说是方家这样的家庭,就算是普通的老百姓家里也有可能飞来横祸,更何况在秦哲文看来,方雨燕父母的死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你似乎知道什么东西?”黄诗珺看向了秦哲文,“没有什么,只是有些感慨!”秦哲文确实是不知道什么,只是怀疑,有些时候怀疑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不过,看来你跟方雨燕终于合好了?”秦哲文说到,“没有什么合好不合好的,就算不合好,这一趟我也会来!”黄诗珺淡淡的回答到,就算是曾经是朋友这个,也就足够让她来这一趟了。

“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走走!”黄诗珺似乎心情很不好,对着身边的秦哲文说到,秦哲文点了点头,一个人独自离去……。

黄诗珺双手抱在胸前,一个人独自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