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孟兄,别担心了……!”汪绍斌拍了拍孟青祥的肩膀,脸上洋溢着自信,就一个火仔,就算方雨燕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能查的到自己的身上。

孟青祥点了点头笑着说到:“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对了,那件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已经派人在盯着了,只不过那几个人物实在太狡猾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汪绍斌靠着窗户回答到……。

“不要着急,关键的是要一出手就十拿九稳,他们不会给你两次机会的。”其实汪绍斌很不喜欢孟青祥这样的做事手法,让他感觉有点畏首畏尾的,心里不由得对这个合作伙伴,孟家的大少爷颇有点不以为然,但却是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

两人又在屋内聊了一会,汪绍斌便赶着去跟自己那个明星女友逛街去了,只剩下孟青祥一个人坐在别墅内。

“你准备对付我师傅?”阮如莲慢慢的走进了别墅的客厅,一双清目死死的盯住孟青祥。“偷听别人的谈话不是一件好事情……!”孟青祥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淡淡的说到。

“回答我的问题!”阮如莲的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蝴蝶刀,在手中转来转去……!孟青祥微微的一笑:“你是这样跟老板说话的?”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阮如莲丝毫不为所动,双眼散发出阴冷的光芒,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势头。

“你杀不了我的!”孟青祥轻轻的放下了杯子,看了阮如莲一眼,缓缓的走出了别墅,阮如莲看着他的背影,目光闪动,最终蝴蝶刀还是再一次消失。

“少爷,那个女人还是不要留在身边比较好。”林肯车上,孟青祥坐在后座,前排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他说到。

“为什么这么说?”孟青祥微微的一笑,这个在孟家呆了这么多年的家伙似乎还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发表这样的意见呢。

“只是直觉而已……!”司机摇了摇头说到,“直觉?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狂狮鬼手会相信直觉这种东西?”孟青祥云淡风轻的说出了这个名字,仿佛这个名字很了不起一般。

“狂狮鬼手十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名字叫做孟薛,狂狮鬼手不会相信直觉,但孟薛相信。”司机孟薛皱了皱眉头,似乎听到这个名字让他很不舒服。

“好像你那个徒弟也到了广州吧,不去见见?”孟青祥看向了车窗外面,“徒弟?哼……!”孟薛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孟青祥也不再说话,虽然汪绍斌说没问题,他可不会这样想,他太了解秦哲文了,既然秦哲文已经插手进了这件事情,最终汪绍斌肯定会被揪出来。所以,以其等方家知道之后对付自己,还不如趁现在抢先动手呢……!如果不是实在是需要一个引路人,孟青祥压根不会想要和汪绍斌这样的人合作,方子房这件事情就是汪绍斌提议的,本来按照计划,他应该在秦哲文找到方子房之前就要去给方家示好的,但是……。

秦哲文将车钥匙缓缓的推到了方雨燕的面前,事情已经是第二天了,方雨燕似乎终于教育好了自己那不听话的弟弟,从那微微的黑眼圈就看的出来方大美女昨天晚上一定过的不怎么愉快。

方雨燕缓缓的拿起钥匙,什么也没说,一辆车而已,在她眼里,很多东西都比钱要值钱……!如果眼前的男人不是跟黄诗珺关系看起来不错的话,她也许会说上一句谢谢,可尽管如此,有些人情终究还是欠下了,这一点方雨燕还是很明白的。

将自己那不争气的弟弟带回家之后,直接就下达了禁足令,老将军更是直接叫了两卫兵站在家门口把守……,所以方雨燕这才抽空把秦哲文约了出来。

秦哲文端起了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方雨燕约的地方是前天曹劲约的地方,看的出来方雨燕似乎很喜欢这家咖啡馆,是这儿的常客,两人现在就单独的坐在包厢里。

包厢里放着舒缓的音乐,喝了一口咖啡,秦哲文并上了眼睛,似乎专心享受起那悠扬的音乐起来。方雨燕不露痕迹的皱了皱眉头,类似于这种要耗费太多心神的事情,她总是不太喜欢,对面那个看起来应该比自己还要小的家伙,却是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她更喜欢直来直往的对话,所以最终还是她率先打破了沉默:“方家欠了你一个人情……!”

秦哲文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笑了笑说到:“不需要……!”“哼,你做这么多敢说不是为了这个?”方雨燕冷笑着说到,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她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让秦哲文做这件事情。

“当然,我只想知道如果查出谁是幕后主使,你,或者你们方家准备怎么办?”秦哲文轻敲着桌面,此刻即使是那对傲人的凶器也对他没有太多的吸引力。

“不要以为什么人都跟你们这种人一样,很明确的告诉你,不会怎么样……。”方雨燕不屑的说到,在她眼里秦哲文跟那些纨绔子弟没什么区别。

“哦?”秦哲文微微的有些失望,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谁做的,但是……。“怎么?难道你以为我会拿着枪一枪把幕后主使给嘣了?”方雨燕自然看出了秦哲文的失望,她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人究竟把法律这个东西看成是什么东西了,虽然她也知道,法律这个东西只是对于某些人有用的工具,但是,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如此漠视人命……,最起码她做不到,所以她做事有自己的底线,就像那个躺在医院的火仔,不管怎么样,在她离开之后,还是第一时间打了电话叫救护车过去……!

秦哲文笑了笑,淡淡的说到:“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他很了解孟青祥,只要这件事情真的是他做的,那么事情肯定不会到这里结束,就像对待赵三炮一般,如果不是有自己的插手,也许此刻的赵三炮已经不知道被沉在哪条江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