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虽然这个时间广州白天的气温不低,但入夜之后还是能感受的到一些凉意。秦哲文喝了一口已经凉掉了的咖啡,看了一眼黄万钧……!心里想着,黄万钧晚上才见过孟青祥,现在却来约自己……,看来是怕自己担心……!

“算算咱们也见过几次面了,我也就不倚老卖老了。”黄万钧始终没有动过面前的咖啡,他只喝茶。“黄伯父有什么想问,或者想知道的可以直接问。”秦哲文笑着说到。

“这好像还是你第一次叫我黄伯父吧,真不容易啊,看来我这还是沾了诗珺那妮子的光啊!”黄万钧并没有着急,像这类谈话,有些时候需要一些其他的东西来过渡……!

秦哲文耸了耸肩膀,微微的笑了笑,现在的他是真正的当黄诗珺是朋友,所以才会开口叫了句伯父,否则的话,即使是黄家家主,在他面前,也不过是棋盘中的一员罢了。

“听说你今天到过别墅了?”黄万钧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却只有灰蒙蒙的一片。广州城的上空,厚厚的灰尘早已经将那轮明月遮盖多时。

“是的!”秦哲文点了点头,这样的事情黄万钧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指的是孟青祥在的时候……!”黄万钧看了秦哲文一眼,终于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动容……!如果不是家里有蔡叔在的话,也许还真没人发现这个小子今天一直就影藏在别墅外面……!

“伯父说笑了……!”秦哲文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只是在想,究竟是什么时候被人发觉的,而且居然是在自己没有任何察觉的状态下,这让他不得不重新开始审视起黄孟这样的大家族,看来一个久远的存在,必然是有所依靠的,自己终究还是有些坐井观天了。

“这么晚约你出来,自然也不是为了这个事情。”黄万钧也没有去拆穿,彼此的心里明白就行了,他也只是想告诉秦哲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道理而已。

“放心吧,诗珺已经跟我说过了。”秦哲文自然猜到了黄万钧的意思,黄万钧点了点头说到:“黄家的态度就是这样,是龙是虫,全部在于你们自己。”

秦哲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黄万钧起身,准备离开,低头整理衣服的时候,黄万钧突然说到:“至于你们年轻人感情上的事情,我不想过问,诗珺自己去选择。”“伯父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呢?”秦哲文也站了起来,不明白黄万钧最后为什么来这么一句,难道说?

“没什么其他的意思,这句话你就当是一个心疼女儿的父亲说的就行了。”黄万钧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秦哲文的视线始终放在了他的身上,黄万钧上车的时候,是副驾驶位置的一个老者走下来帮他开的门……,看到那个老者的时候,秦哲文身子明显的一震……!

既然黄家确定了不掺合这盘棋,那秦哲文自然要开始布子了。现在孟青祥手上的棋子多少还占有优势,有汪绍斌这个地头蛇在,相信凭借着孟家大少爷这个身份,握在孟青祥手上的棋子将会越来越多……!

至于秦哲文,手下只有蒋峰跟胡瓜这两个兵,好不容易有个曹劲却还不敢信任,至于黄诗珺……,秦哲文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样一比较起来,似乎这一次秦哲文又落入了下风……。

只不过,太没有挑战性的对手反而让太子爷没有什么斗志,一时的上风并不能代表什么,当初孟青祥还不是把太子爷逼到西伯利亚去了,最终呢?还是太子爷笑到了最后。这是当时远在C市的小武说的一番话,若干年后的事实证明了小武在这个晚上所说的话是正确的……!

接下来的时间,孟青祥开始游走于广州的各个势力之间,有汪绍斌这个坐地虎在,各大势力都纷纷对孟家大少爷表示了自己的善意。

然而秦哲文却是依然没有什么动静,短短的一个星期,再一次把广州的情况摸透了,甚至连一些小巷子,他都熟悉的很了。

对此蒋峰是颇有微言,很是着急。秦哲文只是表示,磨刀不误砍柴工,广州这是一盘持久的棋,这几天的功夫,不会有太多的效果的。

秦哲文确实是不着急,别看那些势力都对孟青祥客客气气的,但有句话叫做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孟青祥想在广州横插一脚,光是有一个汪绍斌是不够的,现在整个广州乃至广东的局势都是很明朗的,孟青祥的到来无非是跟别人抢饭吃。到那时候,那些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的大佬们,就不一定会对孟家大少爷笑脸相迎了。

方雨燕很是恼火的看着自己的座驾,后轮瘪了下去……。没想到难得出来一次轮休,居然碰到这样的事情。正在方少校思量着怎么办的时候,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走了过来。

看到这辆豪车的时候,几个男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等到再看清楚方雨燕那张脸,和那傲人的凶器的时候,几个男人就只好吞口水了。

“美女,需要帮忙不?”其中一个油头粉面,看起来有些阴柔的男人笑着问到。方雨燕正低着头看着轮胎上的那个钉子,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在马路中间洒的……,对于这些伎俩,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摸爬滚打多年的少校同志怎么会不明白呢?

方雨燕冷笑着看着那个对自己说话的男人问到:“这钉子是你们放的?”“哎,美女,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我们好心好意想帮忙……!”阴柔男子的神情确实有些猥琐,看的方雨燕颇有一股想冲过去一脚踩的稀烂的感觉……!

“好吧,那麻烦你们帮我换个轮胎。”美女自然是不会去做这些事情的,几个男人听了美女的要求,却是一动不动,而是脸上有些为难的说到:“这个……,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说吧多少钱?”方雨燕冷笑,狐狸尾巴还不露出来?嘴上虽然是这样回答,但心里却已经在想,等这几个男人换好轮胎之后,怎么收拾他们。

阴柔男子,伸出一只手比了两下,方雨燕很爽快的点了点头,打开了车尾箱,拿出了工具往地上一扔。

几个男人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轮胎边,拿出备用胎开始换了起来……!其实阴柔男子一见方雨燕答应的这么爽快就后悔了,怎么没多要点……。

几个男人一边换着轮胎,几双眼睛贼溜溜的忍不住在那对傲人的凶器上来回的扫荡着,如果有可能的话,相信这几个人恨不得冲上前将那对凶器好好的握在手中好好的把玩,但可惜他们几个终究只不过是靠在路上撒撒钉子,给人家补补胎的人物,并没有那个胆量。

轮胎换好了,自然是要给钱了。谁知道几个男人还没开口,一辆挂着军用牌照的军车突然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车上跳下几个穿着便服,但一看就是练家子的男人,二话不说,硕大的拳头直接抡圆了朝着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身上砸来。

方雨燕早已经坐进了车里,一脚油门踩下,早已经扬长而去。这一幕恰巧被刚好露过的秦哲文看了个正着,坐在车内的秦哲文笑了笑,看来这个女少校,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火爆。

解决几个臭虫,方少校自然是不会自己出手的,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原本不怎么好的心情又愉快了起来,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朝着目的地开去……!

秦哲文到那家咖啡馆门口的时候,愣了一愣。没想到曹劲随便约个地方,都能跟方少校凑到一起。摇了摇头,秦哲文走进了咖啡馆。

进到咖啡馆,曹劲早已经在里面,见他的到来,坐在位置上招了招手。秦哲文自然走了过去,眼睛却是在咖啡馆里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方雨燕的身影,看样子应该是在包厢里了。这样也好,省的碰到,也许又会有麻烦。

“哲文老弟,几天功夫就把广州给摸熟悉了啊?”曹劲原本是想去接秦哲文的,怕他不认识路,谁知道秦哲文说自己来,没想到还真就自己来了。

“曹哥还真会享受啊,这么小资的地方都被你找到了。”咖啡馆并不是连锁的那种,看布置各方面都很是不错,难怪连方雨燕都会来这种地方。

“哪里哪里,我这个人是没读过什么书,那懂这些啊。这都是跟我老婆学的!”曹劲笑着回答到。“曹哥,说吧有什么事?”秦哲文也没有拐弯抹角的,他还是决定先跟曹劲坦诚一点,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下老弟,有没有兴趣明天跟我去打高尔夫……!”曹劲喝了一口咖啡笑着说到,“行,这样的事电话里说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曹哥亲自跑一趟!”秦哲文回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