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孟青祥确实早就已经离开了C市,孟家大宅,位于L省L市……,这是一个曾经是一个王朝王都的城市,有着浓厚的历史色彩,虽然城市的变化很快,但不经意间在某些角落里,还是能发现那些历史的尘埃。

孟青祥活动了一下手臂,他远比此刻还躺在病床上的秦哲文要幸运太多,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现在即使是要动手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此刻的北方,冷空气已经袭来,孟青祥穿了一身很厚的呢子大衣,领子微微的竖起,阻挡着想要灌进他脖子里的寒风。S省的那一步棋最终还是输了,但却并不是输在秦哲文的身上,而是输在了冰鉴会的手上,万子强隐藏的可真够深的,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却没有办法补救了,只得回到了孟家老宅。

草坪上的草已经有些微微的枯黄,没进过孟家老宅的人,永远不知道这栋外面看起来平淡无奇只是占地有些广的宅子里面所住的人究竟蕴含了多么强大的力量。大多数在L市土生土长了一辈子的人还以为这栋宅子有可能是以前什么王爷或者达官贵人的宅子,但熟悉这个宅子的人却知道,这是一个源远流长的家族的门庭,这栋宅子里面的老人,跺一跺脚,整个北方几省都要抖一抖,如果不是二十年前的那场变故的话,那么在国内也许就只有南方的黄家能够抗衡了。虽然当年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但没有任何人敢怀疑这栋宅子的能量……!

阮如莲缓缓的走到了孟青祥的身后,她并没有受多严重的伤,看着周围住了一个月却依然很陌生的景色,一张脸如同此刻的气温一样,冰冷,冰冷。

“其实我一直在想,究竟有没有可能是你跟秦哲文在演一出苦肉计,好让你彻底的得到我的信任,然后将孟家连根拔起!”孟青祥淡淡的说到,仿佛在说一些很遥远的事情一般。

阮如莲的脸色依然是冰冷的,没有一丁点儿情感上的波动,声音也同样让人听了牙齿打颤:“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当时你还要让山本带我走?”

孟青祥笑了笑说到:“魄死了,所以我身边需要一个身手好一点的人!”阮如莲斜着看了一眼孟青祥然后说到:“孟家会缺身手好的人吗?”有些人似乎天生就能做到对死亡很淡漠,孟青祥就是其中一个,对于一个跟随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手下的身亡,并没有太多的悲伤,在他的眼里看来,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是一出生就注定了的,魄的命运就是有一天替自己死!

“孟家确实不缺身手好的人,但是可惜他们都是男人!”孟青祥这句话不知道是什么用意,说这话的时候,他转过了头看着阮如莲。

阮如莲皱了皱眉头说到:“大多数时候我更像一个恶魔!”“放心,我对别人的女人没什么兴趣!”孟青祥的这句话似乎想要彻底的激怒阮如莲,但却让他失望了,阮如莲只是脸色跟目光都更冷了一些,并没有其他的行为。“你要我做的事我都做了,你答应的事情什么时候兑现?”

“别着急,现在我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孟青祥笑着说到,也许阮如莲真的暴起伤人的话,他才会更加失望吧,阮如莲表现的越冷静,他便越是想征服,当然他对阮如莲的身体没什么兴趣,更多的是想从精神上征服这个女人,只有这样他才有那种浓重的胜利感……!

“等你先把你答应的事情兑现了再来谈其他的事吧!”阮如莲说完便转身离开,只剩下站在凉风中的孟青祥看着那妖娆的背影,喃喃的说到:“不管是不是苦肉计,秦哲文啊,你终究会后悔的!”

时间过的很快,开往A市的飞机上,万玲正靠在秦哲文的肩膀上小寐着。转眼就离过年只剩下了几天,对于这个传统上的节日,连混混们也都放假了……,周旺等人都各自回家,有关帮派的事情都停了下来,秦哲文自然是带着万玲回家见家长了,无论万子强提不提这个事,他都会这样做。

借机口,秦岚左顾右盼的终于看到了人群当中的秦哲文以及挽着他手臂的万玲。秦哲文自然也看见了姐姐,远远的就招了招手,拉着万玲加快了步伐。

走到秦岚面前,先是在旁人羡慕的目光中来了个熊抱,然后拉过万玲介绍了起来……。秦岚对于这个漂亮的未来弟媳妇还是很满意的,介绍完,秦岚自然热情的拉着万玲往外面走去。

秦哲文跟在后面一阵苦笑,自己这个姐姐还真有种天生就让人亲近的天赋,饶是万玲这种并不活泼的女孩子,跟秦岚一接触也感觉很是亲切。

上车的时候,秦岚把秦哲文赶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自己拉着万玲坐到了后面。一路上跟万玲不停的介绍的路边的景色,时不时的还会搭上一两件秦哲文小时候的糗事。

听的万玲虽然笑个不停,但却是秦岚说的多,万玲只是偶尔看到一些感兴趣的东西才会问一问。秦哲文倒乐的自在,一个人坐在前面悠闲的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来到秦家的别墅,秦凯这个大忙人自然是没有在家,至于那个傍上秦凯的女明星是没有资格来这里的,这一点的态度上,秦岚跟秦哲文态度出奇的一致。至于远在国外的秦妈妈,则还要后天,也就是过年的前一天才能赶回来陪儿子女儿过年,对于这一点秦凯没有反对,也没有权利反对。

现在秦家别墅还有些冷清,趁着这个时间,秦岚便拉着万玲到处逛,反倒让秦哲文空闲了下来,算是有空去见一见欣宜了。

欣宜并没有在秦家别墅住的,不过过年的时候肯定是会一起过的,所以秦哲文必须先去探探情况,虽然跟欣宜的关系谁也没有言明,但一切都只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呢,秦哲文必须抓紧这个时候顺便探明一下态度。

欣宜自然还在公司忙碌,秦氏集团一向是要到过年的头一天才放假的,当然秦凯并不小气,给出了平时十倍的加班费,对于这一点,大多数员工还是能接受的,毕竟过年这几天就能抵的上平时一个月甚至是两个月的收入,更何况只秦凯还帮所有外地的员工都定好了机票,并不耽误任何人回家过年。

秦氏集团的大楼下,秦哲文抬起头看去,很高,昂起头看起来有些累。秦哲文缓步的踏进了大楼,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来到这里,秦家的两个小孩都不怎么被公司的员工熟悉,所以太子爷的到来并没有惊起太多的波澜,偶尔有一两个看到觉得有些面熟的员工也一时没想起来这是太子爷。

欣宜自然是在办公室忙碌着,此刻她正在看着一个有关年后一系列集团旗下大卖场的促销策划方案,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一接,原来是助理的……,说是外面有个男人找她。欣宜听了皱了皱眉头,以为又是那个烦人的姓杜的娘娘腔来约自己吃饭,自己都不知道拒绝过多少次那个娘娘腔了,但那个娘娘腔却仍然锲而不舍……!

欣宜皱着眉头对着电话那头的助理说到:“我不是说了,杜少伟来就说我不在吗!”“不是杜少伟!是……!”欣宜的助理看着眼前帅帅的对着自己笑的男人,有些脸红了起来。

没想到不是杜少伟,欣宜有些意外,这个时候不应该有人来找自己的啊……!正准备告诉电话那头的助理,说自己暂时不见客,门被推了开来。

‘谁这么没礼貌?’欣宜把电话拿到了一旁,看向了门口,从来没有人敢进她的办公室不敲门,即使是秦凯来,都是会象征性的敲门,而且居然没有人阻拦。

当欣宜看到秦哲文走进来的时候,便释然了,也只有这个家伙才这么不讲规矩。秦哲文回来之前并没有告诉她,看着满是笑容的秦哲文,欣宜挂了电话问到:“你怎么回来了!”“难道你要我过年都不回家?”秦哲文笑着走到了办公桌前,撑在桌子上说到。

“那好吧,换个问法,你怎么来我这儿了!”欣宜站了起来笑着问到,“想你了!”秦哲文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到。

“啐!”欣宜有些脸红,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有多久下班?”秦哲文拿起了欣宜刚才看的方案,随便的翻弄了两下,又放了回去。

“还有一会,你看的懂吗?”欣宜瞪了他一眼,秦哲文在分公司的所作所为她可是清清楚楚,这些复杂的策划方案,十有八九秦哲文都没有接触过。

“还有一会?不行,我不想等了。本太子现在批准你现在下班!”秦哲文说完不由欣宜多说,直接拉起她的手,朝外面走去,欣宜只来得急一把扯起包包,便被秦哲文拉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