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骨折的手臂只过了几天的时间,秦哲文就把那些看起来有些不舒服的绷带全拆了,对于这种伤秦哲文自己还是有些把握的,所以连石膏都懒的打,只是固定了一下而已。这一段时间竹叶青倒还算是不余遗力的照顾他,从每天吃的不停的换花样,但却清一色的都是对他身上的伤势有好处的东西就看的出来。

秦哲文并没有表露出太多感情的神情,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对!大恩不言谢,找个机会一并还了就是,有些事情并不要说的太透彻,说的太清楚了反而不好!

按照这几天的习惯,竹叶青又让保姆按时送了些炖品到秦哲文的房间,秦哲文自然不会推却美人的心意,只是吃了几口还是觉得太清淡了,这几天吃的已经让味蕾都有些失去感觉了,饶是那些平常人难得一见的奢侈品,现在吃起来也有些兴意索然了……。

硬着头皮吃完小半只熊掌,秦哲文有些感叹,也不知道竹叶青从哪里弄来这些违禁品的,要知道现在是在C市并不是在竹叶青的巢穴A市……。不过想一想,既然孟青祥能把手伸到A市,那竹叶青在C市也应当有些门路才是,否则的话,不得不怀疑竹叶青这A市的大佬位置是不是含有水分了。

跟C市或者S省的情况不同,秦哲文自然知道A市并不像C市这样诸侯割据,而是真正的只有一个大佬,那就是竹叶青的老爹。据说,竹叶青十几岁就开始帮着老爹打理生意上的事情,掰指一算,这都过去快十年了。所以虽然名义上大佬还是那位枭雄,但实际的事物都是由竹叶青在打理着。

秦哲文有些感叹,这竹叶青还真是个强悍的女人,天天面对一些吃人都不吐骨头的豺狼居然能坚持十年之久,要是换成一般的女人,估计看到丁点儿血都要大呼小叫了。

吃完补品,秦哲文还是如同往日一般坐到了阳台的躺椅上,舒服的靠在里面闭目养神。这个点才刚过午饭点,按照这几天的规律竹叶青这个时候是不会回来的,所以整栋别墅里就只有他跟那个从来没开口说过话的保姆。

竹叶青不知道每天在忙些什么,每天上午十来点钟准时出去,然后晚上回来……,秦哲文不会去问,竹叶青自然也不会去说……!

王妃按照之前约定的,这个把星期的时间,又来了两趟这里,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都整理成了资料交给了秦哲文。

除了看资料以外,秦哲文整日里便无所事事,偶尔感觉身体不错的时候,会去远处的农田上走走,农田早已经过了收割的季节,所以田里是干的,没有水,经常能看到一些蛐蛐儿在有些枯黄的草丛里乱蹦。

生活是如此的惬意,秦哲文开始想着要是有一天真不想动弹了,或许可以享受享受这样的生活。只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秦哲文还是有些珍惜这难得的几天平静的时光。

竹叶青今天回来的时间特别的早,秦哲文才刚在躺椅上躺了半个小时不到,太阳照在身上,让整个人懒洋洋的,正迷糊着似乎要睡着了,却听到汽车马达的声音。

秦哲文坐了起来,便看到竹叶青的车停在了楼下……,竹叶青正朝着别墅走来,只是看神色好像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

秦哲文有些奇怪了,这几天每天回来的时候竹叶青脸上都是挂满了笑容的,他还以为她是去市区约会去了,但今天这副板着脸的模样,似乎告诉他事情没这么简单一般。

事实证明了秦哲文的猜测没有错,竹叶青今天并没有跟前几天那样来自己这儿看上一眼,而是直接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似乎关门的声音还不轻。

秦哲文摇了摇头,继续躺了下来,接着享受着暖洋洋的阳光……。

一直躺到太阳快下山了,外面已经有些凉意的时候,秦哲文才伸展了一下身体,除了手臂还是有些不方便之外,腰间肋骨下被子弹击中的地方也还是有些隐隐作痛,这还多亏了他的恢复能力超,要是换了普通人的话,此刻估计连床都下不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秦哲文开始走出房间,准备下楼吃饭……,没有任何的意外,竹叶青没有出现在晚饭上,一桌子的菜,只好由秦哲文一个人慢慢的享用了。

吃完饭秦哲文便准备回房,路过竹叶青房间门口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没忍的住敲了敲门……。房间里半天没有传来回应,秦哲文也没有着急只是耐心的站在门口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门才打开。竹叶青一脸气呼呼的模样,看了一眼秦哲文便转身走了回去,只不过回去的时候,房间门却没关上。

秦哲文推开半掩着的门走了进去,房间内很清新,并没有太多女人的气味……,这才想起来竹叶青似乎并没有用香水的习惯……,最起码他没有见过竹叶青用。

竹叶青此刻已经窝在里沙发里,头发披在肩上,一双小脚赤着,那双有些昂贵的高跟鞋被扔在一旁……!

秦哲文笑了笑说到:“说真的,很难想象把现在的你跟竹叶青联系到一块儿!”竹叶青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前方的电视,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接没有理会秦哲文。这让秦哲文多少有些尴尬,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太多管闲事……。

自嘲的笑了笑,秦哲文便转身往外面走去……!“喝不喝酒?”走到门口,竹叶青的声音传了过来。

秦哲文停了下来,转过身摇了摇头说到:“不喝,不过可以看你喝一点!”竹叶青也觉得自己这个提议有些唐突了,秦哲文还有伤在身,确实是不应该喝酒,便点了点头说到:“那你看着我喝吧。”其实她不知道,并不是因为有伤在身秦哲文才不喝酒的,而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

竹叶青的房间里就有酒,酒杯也有……,酒是高纯度的伏特加,杯子自然是普通的玻璃杯……!“没有冰块,我去帮你拿点!”秦哲文说着就往外面走去。

“不用了,就这样喝!”竹叶青摆了摆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电视还在继续演着,只不过竹叶青没有开声音,所以只看的到画面,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颇有些看哑剧的感觉。

房间内的一男一女始终没有说话,似乎相互之间在考验着对方的耐心。最终还是秦哲文先开了口,“不开心?”

竹叶青瞥了瞥嘴角,点了点头。“说说吧,也许说出来会开心一点!”秦哲文笑着说到。沉吟了半晌,竹叶青才开口说到:“如果说一个人付出一些东西能换来很大的回报,你觉得值不值得?”

“要看是付出什么!”一般这样开头的谈话,秦哲文多少猜出了一些什么。

“也许是一些在别人眼里看来并不是太重要的东西,但换来的回报却是很诱人!”竹叶青又喝了一口酒,又想起了那个提议……。

“别人眼里?”秦哲文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什么,“怎么?”竹叶青有些奇怪的问到。

“本以为像你这样的女人应该不会太在意别人的想法,看来只要是人总免不了俗的!”秦哲文掏出根烟,准备点着,却被竹叶青一把抢了过去,并且给了一个白眼,秦哲文只好讪讪的笑了笑。

“我这样的女人?我是什么样的女人,我自己都不清楚。”竹叶青似乎有些自嘲的说到,这么些年身为一个女人的她,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是生活就是这样,有些时候你就是没选择,让你不得不按照既定的路线去走。

秦哲文点了点头,是啊,像竹叶青这样的女人背负了太多不应该由女人背负的东西,这样漂亮的女人,应该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然后幸福的过一身,但身为有着差不多命运的人,秦哲文知道这一切都是奢望,在A市更多的人都如同他一样,只记得‘竹叶青’三个字代表的意义,却不记得她的真名,不记得‘竹叶青’是个女人……。

“有些事情不需要太过于执着了……!”秦哲文只能这样说到,“那你呢?”竹叶青突然问到。

“我?我不一样!”秦哲文笑着摇了摇头,他身上背负的都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也是自己选择的,所以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当然,最重要的他是男人。

“哪里不一样?你是说性别不一样么?”竹叶青有些不屑的说到,男女真的有区别么?就算她是女人,可是照样有那么多的男人要听她的号令。

看出竹叶青所表达的意思,秦哲文也有些哑口无言的感觉,真是一个矛盾的事情……!

“算了,不说了。说再多也没什么意义!”终究是两个没有任何交集的人,虽然能坦诚的说一些话,但终究有些感受不是对方能明白或者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