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枪声响了起来,秦哲文庆幸自己没有在原地等着看那帮人究竟是敌是友,开始呈S形跑动起来。只要是稍微有经验的人都知道,直线的运动跟站在原地当靶子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秦哲文这种老手……。

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在公路上奔驰着,车内传来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声,车内一个看起来婀娜无比的女人正跟随着节奏摇晃,但两只如玉般的手却握着方向盘。

车内的音乐声掩盖了外面那铃星的枪声,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前方的道路上,沉浸在音乐中的女人,一脚猛的踩下了刹车,带着尖锐的响声,在距离马路中间那道人影仅有半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车上的女人正打算放下玻璃来大骂的时候,马路中间的那个人却直接扑了过来一下拉开了车门,在车内的女人还没来的急拒绝以前坐进了兰博基尼内。

“不想死的话就开车!”车内的女人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么狗血的开场白,这种只有傻子去抢劫被警察追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开场白,实在是让她有些意外。

当然,她那敏锐的目光察觉到了不远处的追兵的时候,还是顺从了这个半路劫匪的意见一脚踩下了油门。

看着被甩掉的追兵,秦哲文终于松了口气,这才回过头来打量起车子的主人……!这一回头,车内的女人也终于看到了这位半路打劫的好汉的庐山真面目。

“是你……!”车内的两人发出了同样的声音,秦哲文觉得这个世界太巧了,自己随便拦一辆车就能碰到了一个认识的人,记得有句话叫做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世一次的擦肩而过,那自己跟这个女人那前世得回眸多少次才能有这样的巧合?

车内的两人同时露出了些许的笑意,秦哲文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也没有问秦哲文为什么被人追杀,一切都仿佛就是这般……!

车内的音乐声消失了,空间内变的安静了下来,秦哲文这才感觉到浓重的疲意,腰间中枪的地方在提醒着他自己受伤了,如果不是刚才一边跑一边把伤口扎了一下,此刻说不定血已经流满了座位。

看着前方的道路,秦哲文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这是在高度紧张和身体爆发过于激烈之后所特有的后果,无论是追赶那辆警车,还是带着伤跑了几公里远,都让他的体力有些透支。

车内的女人发现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居然睡着了,不由得笑了笑,但是眼光往下移的时候,却发现了那一丝渗透过衣服的血迹。

轻轻的翻开衣服看了一眼……,把女人吓了一跳,入目的是一条有些狰狞的伤疤……,反倒让被枪打中的地方显的好看不少。

秦哲文失踪了,这一个消息连远在A市的欣宜都知道了……!所有人都慌了,当蒋峰赶到秦哲文所说的地点的时候,只看到了几乎成为一堆废铁的玛莎拉蒂,从车的模样来看,不难想象当时如果秦哲文在车内,将会是多么惊险的一幕。

包括冰鉴会再内的人几乎倾巢出动顺着高速寻找秦哲文的踪迹,终于在离告诉几公里远的一片玉米地的边缘找到了一丝打斗的痕迹,可是再找下去的结果就让所有的人都有些胆颤心惊了起来,那一滴滴滴在玉米秆上的血迹在被带回去,经过化验之后确定了是秦哲文的血……!这个结果让包括那位一直没怎么露面的秦氏集团的大老板都愤怒了起来……!

秦哲文受伤了,而且现在不知所踪……,所有跟太子党或者秦哲文有关联的人都开始动了起来,除了一方面搜寻他的踪迹以外,另一方面开始直接对上了秦哲文的敌人……!

没有人会天真的以为,那辆玛莎拉蒂被撞车那样是因为交通事故,更没有人会以为秦哲文如果真的死了,故事就会结束。

太子党以及一干刚被收服的赵三炮手下的八大金刚,在五虎的带领下发起了疯了一般的自杀性质的报复。

冰鉴会的龙头,万子强在安慰好女儿之后,也对手下的情报之王胡瓜下了命令,一场又一场不记后果,专门针对强盛各大场子的战斗开始了,甚至连不少被孟青祥藏在地下的吸金场所也被胡瓜一一的挖了出来。

人们这才认识到,原本看起来力量有些单薄的太子党,所蕴含的能量只是源于他一直未曾在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獠牙而已。

“要不要做点什么?”秦氏集团的总部大楼内,被秦哲文和秦岚叫做五叔,被孟家老头子成为恶魔的老五正坐在秦凯的面前。

“那边还没找到人?”虽然一直对秦哲文的事情不管不问的,秦凯此刻的脸色显然好看不到哪儿去……。

老五摇了摇头,连他手下的力量都已经发动了,还是没有任何关于秦哲文的消息,现在只知道秦哲文肯定没有落入孟青祥的手里。

‘叮铃铃……’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秦凯的思考,他记得之前交代了秘书不让任何人打扰,怎么还会有电话打进来……!

电话一拿起来,‘前妻’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秦凯,你想怎么样我不管,但我不想我儿子有什么事情。你不要把你那些狗屁事情都强加到我儿子身上……!”

秦凯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头,看来秦岚终究还是打了电话过去通风报信,一直听着电话那头一口气说了十几分钟,秦凯才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然后便挂了电话。

在距离旋窝中心不足十公里的一栋私人别墅里,秦哲文正悠闲的躺在床上,体内的子弹早已经取了出来,太阳刚好晒在他的身上,给人一股慵懒的味道。

门被推了开来,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不同于黄诗珺那股刻意打扮出来的范儿,这个女人似乎是天生就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并不会给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只是一种单纯的距离感,让人不敢产生其他的想法。

“谢了!”秦哲文看着仅在A市见过一面的女人,这个女人有个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外号‘竹叶青’,但是眼前的女人却实在无法让他跟那个外号联系到一块。

“谢就不用了,上次你帮忙解围,一次抵一次,算谁也不欠谁的!”竹叶青只穿了一身很休闲的运动服,是一套的那种,尽管没有刻意的打扮,但还是难掩那天生丽质。

秦哲文点了点头,有些人天生就不喜欢那种复杂或者牵扯不清的关系,很显然竹叶青就是这种人。“有事吗?”

“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刚好要进市一趟!”如果不是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竹叶青压根想象不出来眼前这个躺在床上,看起来有些棱角的邻家男孩一般的青年,会是惹出这一系列风波的主角……!

“暂时没什么需要的!”秦哲文的回答让竹叶青有些意外,原本她以为秦哲文或许会让她通知一下手下什么的,现在看来估计错了。

既然如此,竹叶青只好耸了耸肩,说了句好好休息,便走出了房间。

秦哲文站在阳台上,看着红色的兰博基尼驶出了别墅。躺了三天,身体还有些虚弱,虽然伤口已经处理好,但还是不宜站太久。

一直看到红色的跑车离开视线,秦哲文才回到了房间。竹叶青特意来问自己是什么意思,他当然知道,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他就是想看看,这个时候究竟谁是衷心,谁是假意……!

当然,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他并不知,但即使是知道了,他也还是会一样的选择。这一次的事件,直接告诉他内部真的有问题,这个有问题的人物犹如一根刺卡在喉咙里一般,不把他弄出来,做什么都不舒服,只是他现在需要一个局外人帮自己处理一些事情,竹叶青显然不在考虑当中,那么就只有……!

王妃此刻当然也知道了秦哲文的事情,不过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疯狂的报复,一来是没必要,秦哲文还没确定生死,二来跟秦哲文的关系似乎还没有到那一步……!

王妃怎么也想不到秦哲文醒来之后第一个找的会是自己……!尽管是让她到郊区去见他,但她还是没有任何的不高兴……,看来秦哲文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是自己选择不露面的。

按照秦哲文说的地点,王妃直接来到了竹叶青的私人别墅门口,在保姆的带领下朝秦哲文的房间走去。

王妃有些意外,没想到秦哲文还有这么一个藏身之所,但随即便觉得自己估计错误了,这里怎么看都充斥着女人的气息,难道说是秦哲文‘某个……’。

当然这一切在见到秦哲文之后就会有分晓,王妃耐着性子跟在保姆的身后走着,很快就来到了二楼,秦哲文所在的房间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