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今天叫你们来,只是想跟你们说明一点。你们的手下,跟地盘怎么样,我都不会管。但我要你们做事的时候,我也不想听到任何的异议!如果有人觉得接受不了不想做的话,那么我不勉强,我相信你们的位置有大把的人盯着!”秦哲文不再理会呆住的大鹏鸟,直接走回了自己的坐位。

似乎真正的重点才是在这一句话里,所有听到这句话的头目都若有所思了起来,连大鹏鸟都不例外……!

秦哲文的这句话包含了很多意思,什么叫地盘跟手下他都不管?这意味着什么,在坐的所有头目都一清二楚……,这个条件实在是太诱惑了,以前赵三炮在的时候,每个月赚一百万,赵三炮要拿掉七十万,十万要给手下,还有二十万才是头目自己的。而现在秦哲文这样说就意味着,原本属于赵三炮的那七十万将由头目们自己支配。当然这只是一个比方,一个堂口一个月的收入怎么都不可能只有一百万,要是这样的话,那谁还会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捞偏门呢?

终于有第一个人站了出来,表示坚定的支持太子爷,紧接着剩下的人也站了出来,连那个被阮如莲一脚踹飞,跟大鹏鸟极其要好的头目也妥协了,没有人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八个头目只剩下大鹏鸟一个人没有表态,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像了他。

秦哲文很有耐心的坐着,等待着大鹏鸟的表态,只要他不怕自己的血流干的话,秦哲文不介意无休止的等待下去。

桌子下的血迹已经汇聚成了一小滩,大鹏鸟此刻脸色有些苍白,一只翅膀还被蝴蝶刀狠狠的钉在桌面上。

大鹏鸟不是没想过翻脸,但这个时候翻脸别说其他的,就是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会议室都不知道。

终于最后一个人,大鹏鸟也妥协了,其实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大鹏鸟只是觉得被这么一个年轻人骑在自己的头上很不爽,原本他在赵三炮身边熬了这么多年,原本以为有希望更进一步的,谁知道半路杀出秦哲文这么一号猛人。

混黑道的人,不会权衡得失的话,那会比谁都死的快。虽然老大做不了了,但大鹏鸟也不想死,更何况秦哲文开出的条件并不差,既然比狠比不过,打看样子也打不过,人家是能把裁决小组完灭的人物,所以最终只能有一个选择。

得到最后的妥协之后,秦哲文挥了挥手,阮如莲走到了大鹏鸟的身边,伸手如闪电一般就把蝴蝶刀拔了出来!

“MD,真他妈的是一帮驴子骨头,不打不乖!”周旺很是鄙夷的说到,刚才如果不是秦哲文拦着,他早就跳起来,把那什么八大金刚打成八大猪头了。

“好在他们还算识相,要不然的话……!”夏军冷笑着说到,会议之前秦哲文就交代了,如果八个人不妥协,就干掉,换愿意听指挥的人来坐。对于这种事情,秦哲文从来都不会手软,也没有手软的必要。

“这几个人还是要盯紧一点,另外你们几个也要抓紧时间他们手下的势力熟悉过来……!”力量从来都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最绝对的,今天的会议,秦哲文只不过是想暂时的压制住大鹏鸟等人,然后再来个沸水煮青蛙,由周旺他们慢慢的把几个堂口的势力暗中渗透下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这只力量完全听自己的话,到时候即使大鹏鸟他们想耍什么花样,也得有人听他们的才行!

孟青祥这几天很忙,忙到连死了九个裁决小组的成员都没有功夫去报复,在丧彪挂了之后,原本他以为货源就切断了,没想到那帮日本人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对于丧彪的底细,孟青祥也没有查的很透彻,最起码还不知道丧彪背后究竟隐藏着的是个什么人物。

没有了丧彪供货的这一段时间,强盛的货都是从一些其他的渠道拿的货,虽然拿的到货,但是无论是货的品质还是货的量,都跟丧彪的没办法比。

‘翠竹居’这个日本人开的餐厅,秦哲文跟童唯生曾经来过一次,当时童唯生曾经说过这个地方似乎跟丧彪背后的势力有瓜葛。

孟青祥此刻就在‘翠竹居’内跟一个穿着和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日本青年品着茶。茶是好茶,煮茶的日本青年手法也很地道。只不过孟青祥却没有那种精心品茶的意境。

“孟兄,品茶的时候要凝神静气,你这样脑子里想着其他的事情,是品不出这好茶的味道的。”如果不是一身和服,日本青年一口流利的ZG话根本让人看不出这会是个日本人。

“山本兄,我哪有你那么好的命。我的日子可不好过啊!”孟青祥笑了笑,干脆放下了茶碗,把脚伸直,摆了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

“哦?孟兄都已经把赵三炮的地盘收入囊中了,还有什么不好过的……?”日本青年愣了一下,并没有觉得孟青祥这样的行为有什么唐突。

“山本兄是开玩笑呢,赵三炮的地盘一半都落入了别人的手中,而且那个人最近还让我的裁决小组折损了好几名手下!”孟青祥似是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某些方面引导着。

“还有这样的人物?孟兄手下的裁决小组即使跟我手下的中忍比起来都只高不低……!”山本明显见识过裁决小组的手段,当初见到裁决小组的时候,让他很是称道了一番,还一直手要让自己手下的忍者,什么时候跟裁决小组的人切磋一下。

“还能有谁?还不把你手下那个丧彪做了的太子爷!”孟青祥喝了口茶,然后看了日本青年一眼。

“原来是他,那也难怪了。我手下也有好几个下忍跟中忍折在了他的手里。孟兄,看来咱们的这个对手还不是一般的厉害啊……!”山本点了点头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