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旺整个人渐渐的隐入黑暗当中,很难想象周旺那庞大的身躯行走起来居然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将手中的AK挎在了背后,从腰间摸出了那把血渍已经干枯的开山刀,露出了一个邪笑,周旺打算把那个看样子最少也是个小头目的青年的脖子给拧断……。

绕了个圈,周旺绕到了草丛的背后,借着墙角的阴影顺利的摸到了离草丛不过两三米的地方,一点儿响动都没有发出,甩了甩手中的开山刀,此刻只要他轻轻一跃就能扑进草丛,周旺甚至已经听到了脖子被扭断的声音……!

‘嗖’的一声,周旺一脚用力的踏在了草皮上,草皮在大力的一脚之下掀起了好大一块……!“嗯?怎么回事?”还没到草丛上方,周旺就发现了不对劲,‘中计了。’周旺暗道一声,身子在半空中强行一扭,此刻他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暴露在了夜光之下,不远处的一把狙击瞄准着如同靶子一般的他……!

‘砰!’的一声,周旺被打的飞了出去……!不远处一栋建筑的三楼里,一个青年邪异的笑着,嘴里还淡淡的说到:“莽夫一个!”。之前周旺在跟混混们打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勇猛早就把他定为首要目标了,只可惜那个大个子看来只是武力值偏高,智商实在不怎么样,身为一个职业特种兵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被对方发现呢?

青年背起了狙击枪,朝着周旺被打飞的地方走去,他要看看那个大个子怎么样了,这么远的距离,虽然子弹击中了对方,但他也不能确定是否打中了要害,因为那个大个子在他开枪的时候闪了一下……,似乎闪过了要害。青年现在要做的就是检查一下周旺死了没,如果没死的话,他不介意再补两枪……!

周围时不时的能听到枪声,这让青年有个错觉,似乎又回到了那些年的战场上一般,只不过战场的位置不再是那荒无人烟的地方,而是换成了人口密集的城市。

如同周旺一般,青年也敏捷的如同一只狸猫一般,丝毫没有因为背后十几公斤重的狙击步枪而影响速度……!

可是让青年吃惊的是,周旺不见了……,仔细的查看了地面,发现连血迹都没有一点的时候,青年猛的转过头,只看见一个硕大的阴影朝自己扑来。来不急拔枪,青年就地一滚,堪堪的躲过了这突然一击。

“嘿嘿!玩阴的,你爷爷不见得会怕你!”周旺手中拿着开山刀,开山刀的中间位置,一个子弹被卡在了中间,听到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周旺就拿手中的开山刀护住了身体的要害……!子弹打中了开山刀,但他却装作受伤的模样,顺势滚进了阴暗的角落,然后等待着那个放冷枪的青年出现。

一人一次,两人看起来像是打平了。青年躲过周旺的攻击,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军用匕首,看原型应该属于缅甸军刀,但似乎被改良过了,多了几条放血槽,而且更修长一点,看起来更像是一把短剑。

“我很好奇,孟青祥是从哪里弄来你们这帮人的?”不得不说,裁决小组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这样的队伍放到哪儿都能轻易的打下一片江山,但无奈的是碰到了秦哲文,两支命运几乎惊人相似的队伍一见面就是以敌人的方式而战斗,俗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这是永远不变的真理,不管是周旺等人也好,还是眼前的青年也好,都想要把对方消灭,似乎只有消灭对方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我也很好奇,三年的时间你们经历了什么?一群废物般的人物能变成现在这副模样!”青年手中短剑般的武器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道亮光,刚好散落在周旺的前面。

“想知道?那就用我的拳头来告诉你!”周旺整个人突然跃起,一招力劈华山,以一股势不可挡的威势劈像了青年。

青年左脚往后退了一点,深深的踏进了泥土当中,两只手抓住手中的短剑,赢了上去……!这是纯粹比拼力量的一招,没有半点的花巧可言。

两把武器相撞,溅射出一连串的火星,青年虽然被周旺这势大力沉的一招,压的瞬间膝盖弯了下去,两只脚更是沉入了泥土当中,但终究还是挡了下来。

架住周旺的攻击,青年空出了一只手瞬间还击了过去,一记勾拳带着风声朝周旺的下巴砸去,毫不怀疑这一拳要是被砸中整个下巴都要碎掉。

周旺急忙把头后仰,拳头擦着下巴砸了个空。紧接着两人几乎是同时出腿,‘嘭,嘭’两声,两人同时踢中了对方。

原本几乎黏在一起的两人,瞬间分开,都‘蹬蹬蹬’的后退了几步,几乎每退一步都在泥土上留下一个沉重的脚印。

周旺拍了拍身上的泥巴,没有任何的停留又扑了上去,青年也是同时朝着他扑来。一时间两把武器碰撞的声音,盖过了远处传来的枪声,两个人时而缠斗在一起,时而又分开。两人在速度跟力量上几乎不分上下,周旺一拳砸在青年身上,青年立马就是一脚回了过来……!

短短的两分钟,周旺的开山刀都已经卷刃了,青年也好不到哪儿去,握着短剑的手微微的颤抖着,不过手中的短剑却是完好无损,显然比周旺那大街上买的开山刀的材质要好上不少。

周旺其实也就是还在新民的时候用开山刀用顺手了,所以一直不喜欢用其他的武器,这一次终于因为武器的原因吃了个不小的亏。

青年早已经发现开山刀上的豁口,强忍着手臂的酸楚,猛攻了一阵,周旺只得抵挡,短剑几乎下下都砸在开山刀的豁口上,在连续十几下之后,终于‘嘣’的一声,宣告了生命的结束,直接从中间短成了两截,而那颗卡在中间的子弹也掉进了泥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