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昏暗的灯光下,找出了一瓶药油。风骏把上衣脱了下来,壮硕的肌肉,以及满身的疤痕裸露在空气当中……。

之前被那个皮肤黝黑的男人拳头砸中的地方,有些微微的淤青,这点小伤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他要时时刻刻都保持在最完美的状态,只有保持在最完美的状态,才能安全的完成任务。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浑浑噩噩那简直就是找死。所以不管任何时候在任何地点都要保持高度的清醒。

简单的用药酒揉搓了一下有淤青的地方之后,风骏朝着卫生间走去,小阁楼唯一的好处便在于它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古老,最起码煤气热水这些东西还是一应俱全。

打开热水器,带着热气的水从莲蓬头中喷洒了出来。脱干净衣服,风骏走进了水下……!热水渗透着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让身体逐渐的恢复着正常的温度。

抚摸着身上那些看起来有些狰狞的伤口,这是他的习惯,胸口一道几乎从肩胛骨一直到肚脐的伤疤看起来特别的可怕,那是一次任务当中,被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女孩给划破的,那时候风骏完全的无视了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的小女孩,当他干掉目标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女孩拿着一把水果刀朝他怀里扑了过来,原本他可以瞬间将小女孩杀死,最起码也能将小女孩推开。

但他被小女孩的眼神给吓到了,两只血红的眼睛,如同在滴血一般……!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时间,小女孩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跳了起来,手中的水果刀划破了他的衣服,从肩胛骨一直划到了肚脐。如果不是女孩的力气有限的话,估计当场就被开膛破肚了。

最终,风骏还是没有杀那个小女孩,而是捂着自己的伤口,跌跌撞撞的逃离的现场……!那一次,足足在床上躺了几个月,那道伤口才变成眼前这道可怕的伤疤。

风骏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身体可怕,因为他听过一句话,‘伤疤永远是男人身上最好的纹身。’这句话他很赞同,相比那些拿着绣花针画出来的图案,他觉得还是自己身上的这些‘纹身’看起来更好看一点。

洗完澡,擦了擦头发,风骏下了点面条,还放了两个鸡蛋……,追踪目标的这几天里,他从来都是不吃不喝的,所以休息的时候,必须要吃饱一点。

锅中的水没一会儿就沸腾了,鸡蛋随着沸腾的水上下漂浮着。对吃这方面,除了保证必须的营养和填饱肚子之外,风骏没有太多的要求。

解决完一大碗面,风骏打了个嗝,开始坐在那张会发出‘咿咿呀呀’声音的躺椅里发起呆来。在不出任务的时候,发呆成为了风骏最好的消磨时间的办法。不抽烟,不喝酒,甚至没有兴趣爱好,这就是一个杀手的生活。

躺在躺椅上,风骏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那个靠在三叉戟车门旁边的男人起来,他杀过很多人,但从来没见过,在他面前能这么镇定的人物……!

而且那天在仓库,居然还能躲掉自己那出其不意的一刀……!风骏很想跟那个男人大战一场,看下那个男人究竟有多强,今天如果不是那个皮肤黝黑的男人,说不定自己已经赢了……,风骏觉得下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跟那个男人交上手,即使是输,也要试一试。

已经有两天没合眼了,风骏就这样躺在躺椅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当窗外刚有一丝亮光的时候,光线就毫不吝啬的将这栋破旧的小阁楼笼罩了起来。

风骏睁开了眼,视线还有些模糊的时候,就发现自己面前似乎有个人站着……!风骏心中一惊,视线彻底的清晰了起来,一个扎着马尾,手中把玩着一把很少见的蝴蝶刀的漂亮女人就坐在他的对面,只是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了。

风骏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昨天晚上追踪自己的那个,‘呼’的一声打破了安静而诡异的气氛,风骏一把扯起身上的毯子朝马尾辫丢了过去。

‘撕’的一声,蝴蝶刀如同切割机一般,将毯子撕的粉碎,这一刻风骏已经摸到了自己那把有些豁口的匕首。

毛毯的碎片飞的到处都是,在碎片还在空中飞舞的时候,风骏就出手了,手中的匕首直指马尾辫,简单而且直接。

马尾辫看起来似乎刚接触蝴蝶刀,动作不是那么好看,但却很有用……!没有华丽的动作,蝴蝶刀只是微微的上挑,就把匕首给挑开了。

紧接着,马尾辫身子飘然的动了起来,马尾被甩的飞扬了起来,手中的蝴蝶刀真的如同一直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只不过带着凌厉的杀气,一刀划向了风骏的喉咙。

风骏急忙低头,侧身滑开。蝴蝶刀如影随形,紧跟其后。风骏手猛的一抓,抓住了身旁的桌子,一甩,‘噗’的一声,蝴蝶刀插进了桌子,露出半截刀尖……。

借着这个机会,风骏终于跟马尾辫拉开了距离。醒来的那一刹那让他的身体有点没调整过来,马尾辫犀利的刀式简直就让他有些应付不过来。

那前主人提供的桌子,在蝴蝶刀下变的支离破碎。马尾辫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没有给风骏多少喘息的机会,再一次扑了过来。

风骏有些头疼了,一把蝴蝶刀丝毫不亚于自己的匕首,再加上那几乎将自己手腕震的发麻的力量,风骏觉得自己肯定是遇到怪物了,否则一个女人是如何训练出这么强大的力量的!?

阁楼内已经乱成了一团,那张原本快要散架的躺椅,也在马尾辫的一脚之下寿终正寝。风骏贴着墙壁微微的喘息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蝴蝶刀划烂了,耷拉在裤腰上,风骏干脆一扯,将棉质的T恤撕了下来,浑身狰狞的伤疤展现在马尾辫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