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喂!你究竟想怎样?”黄诗珺终于忍受不了车内沉默的气氛,终于转过头对着秦哲文问到。“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秦哲文一只手放在车窗上,坐在椅子上的姿势有些慵懒,一瞬间黄诗珺觉得原来男人也可以用‘好看’两个字来形容的。

终于觉得自己理亏的黄诗珺把车缓缓的靠边停了下来淡淡的说到:“能不能陪我走走?”“好!”秦哲文的回答简短而有力。

一男一女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引得不少人侧目。天色已晚,但还有不少情侣漫步在江边。江风阵阵吹来,把黄诗珺的头发吹的阵阵的扬起,两人并排的走着,头发分散着触碰到了秦哲文的身上。

“谢谢!”黄诗珺突然这么无厘头的来了一句,秦哲文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她,两次谢谢说的都有些莫名其妙……!

“谢谢,你包容我的无理取闹!”黄诗珺再一次说到,秦哲文脸上的线条微微的舒缓了不少,看来这个女人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离谱,于是笑了笑说到:“美女总该有些特权的!”

“……!”第一次听到秦哲文间接的称赞,黄诗珺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容。靠在江边的石头护栏上,黄诗珺轻声的说到:“能不能点根烟给我?”犹豫了一下,秦哲文最终还是拿了根烟,放在自己嘴上点燃,给黄诗珺递了过去……!

黄诗珺丝毫没有介意烟嘴被一个男人触碰过,放到嘴唇上按着秦哲文上次教的那般轻轻的吸了一口,可还是被呛到了……!

“我是不是很笨?你都教过我了,还是被呛到。”黄诗珺擦着眼角的泪水,笑着问到。“如果你想抽的话,抽女士烟吧。那个味道更淡一点,不容易呛到。”秦哲文给自己也点了根烟,重重的吸了一口,然后吐了出来,飘过的江风瞬间就把他吐出来的烟雾吹散,并且带走。

“我是真的很笨,明明知道酒吧那个地方很乱,但还是吵着要你去,明明知道那两个男人不安好心,但还是跟他们喝酒,还跟他们吃宵夜……!”黄诗珺的眼泪流了下来,不知道是被烟呛的,还是真的在哭。

“放心,我没生气!”秦哲文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惹来黄诗珺的一阵白眼……!烟,黄诗珺还在抽,仍然被呛到,秦哲文没有阻止她,只是看着江面上还在忙碌的船只,这个世界有多少人为了出人头地而奋斗拼搏,但却有多少人天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用愁,只需要享受跟挥霍,所以即使到今天,秦哲文抽的仍然只是十块钱一包的烟,手上那只限量版的PP也是姐姐秦岚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至于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是万玲一手包办的。

“你说真的有天堂吗?”黄诗珺一边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问到,“不知道!”秦哲文耸了耸肩说到,其实他很不喜欢跟人谈论这些事情,但还是按捺着性子。

“如果有天堂的话,妈妈会不会在上面看着我呢?”黄诗珺抬头看着天空,可惜厚厚的灰尘早把天空的真实面目给掩盖起来了,偶尔能有几颗星星闪一下,也很快就找不到了踪影。

“死了的人就是死了,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秦哲文从来不相信这些,人死了,要么变成一堆烂泥,要么一堆骨灰,除此之外别无他选。

“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开心。五岁的时候,我被绑架,妈妈因为救我而中枪,从那以后,我的一切都被严格的限制了,从小到大没有同伴,没有朋友,有的只是我一个人守着的偌大的房子。只到长大了才稍微好一些,小时候我最喜欢去王妃姐那儿了,因为只有她才会带着我到处去玩,带我去见那些没见过的东西,吃那些没吃过的玩意儿!”黄诗珺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秦哲文摇了摇头,看来又是一个没有童年的苦逼孩子。

“谢谢你,谢谢你这两天陪我!除了王妃姐外,甚至没有人敢带我出去吃豆浆跟油条,更不要说去酒吧了。其实我从来没去过酒吧,今天还是第一次去。从小我就被灌输着要学这个学那个,就因为那个该死的身份。”黄诗珺似乎想要发现,秦哲文便安静的站在一旁任由她发泄着。跟黄诗珺一比,秦哲文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要幸运不少。

从小秦凯就坚持把他当成普通人家的小孩来养,也不讲什么特权,吃穿什么的都很普通,以至于学校都没什么人知道他是秦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告诉你一个秘密哦!”黄诗珺突然笑着看着秦哲文说到,“说吧,放心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秦哲文很是通情达理的说到。其实黄诗珺这样的女孩,正是因为她的身份,所以才不得不伪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其实接触久了,会发现这个女孩只是有些寂寞,有些孤单而已,偶尔耍耍脾气,也不算太过火,当然如果没有那天晚上那句‘舔脚趾头’之类的话的话,还算是完美了。

“听王妃姐说,我有个未婚夫,不过很可惜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这无疑是很扯蛋的事情,秦哲文觉得自己回到了几百年前,指腹为婚有木有?但想到自己跟欣宜似乎也是什么指腹为婚来着,如果不是来C市读书的话,估计自己也不知道有那么个未婚妻吧。

见秦哲文没有什么反应,黄诗珺有些失望的说到:“你怎么没有反应的啊!”“该有什么反应?”秦哲文反问到。

“好歹也该感叹一下啊,我这么美丽的女子,居然有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未婚夫……!”其实黄诗珺是害怕那个‘未婚夫’如果长的跟个猪头似的,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冷嘲热讽一顿的。

“……!跟你一样,我也有个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不过我比你好一点,几年前见过面了。”秦哲文耸了耸肩说到。

黄诗珺长大了嘴巴,任谁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是独一无二的时候,突然蹦出一个居然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都会觉得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