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瘸子听到外面的呼声从酒吧里走出来的时候,只看到四肢扭曲的刘定波,已经那辆被撞的连样子都看不出来了的法拉利……!

瘸子第一时间把事情报了上去,一直报到了丧彪那里……!然后才慢腾腾的打了120电话,半个小时候120才到达现场,把刘定波送往了医院。

“哼,下手还真他妈狠啊!”瘸子看着呼啸离去的120急救车,再看了看那辆法拉利,眼角微微的抽了抽,幸好刚才没有留下来,要不然的话……!

“文哥,就这么教训那小子太便宜他了吧!!”周旺叼着根烟,站在秦哲文身边说到。“刘定波只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杀了他丧彪可以找别人顶上!杀不杀都没什么意义!”秦哲文淡淡的说到,之前那个奥拓男不是别人,就是周旺。半天的功夫,蒋峰就查出来让公司那几个项目被卡下来的人就是那天晚上在晚宴上嚣张无比的刘定波,所以立刻就叫了周旺去教训一下。

秦哲文只是告诉周旺收拾一下就行了,只不过周旺听到刘定波那句‘知道这车多少钱’之后很不爽,所以干脆就把那辆法拉利也给拆了个稀巴烂,临走的时候周旺还不忘跟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刘定波说了句‘战斗机老子都开过!’

“阿旺你就知足了吧,好歹还爽了一把……!”夏军小声的嘀咕到,“嘿嘿!”周旺摸了摸后脑勺笑了笑!

这几天,除了蒋峰有事情做以外,其他的人都闲的很,所以一听要去收拾人,虽然是个小角色,但都抢破了头,最后还是石头剪刀布,周旺赢了才抢到手的……!

“行了,歇了这么多天,也是该让他们感受一下咱们这三年的成果了。”秦哲文收回了看向夜空的目光淡淡的说到。

“好好好!”夏军杨龙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就连小武都跃跃欲试了……!

“明天起,你们带人去工地上看着,有人闹事的话,你们看着办吧!”秦哲文笑了笑,他们几人这样的表情正常不过,在西伯利亚几年的生活早就让众人习惯了厮杀,一天不打一场就觉得很不舒服,包括秦哲文自己也是如此,所以……!

虽然是小任务,但周旺几人也没意见,总好过窝在宾馆里要舒服的多……!

一直到深夜,周旺等人才陆陆续续的回房间睡觉。秦哲文看了看表,喃喃的说到:“孟川那小子,这两天也应该到了吧?”

阮如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旁,“怎么?孟教官终于要来了么?”阮如莲轻声的问到。

“嗯,按约定的时间应该就是这两天了!”秦哲文点了点头说到。“这两天都躲哪去了?人也找不到!”

“没去哪,就到处走走呗!”阮如莲噘着嘴说到,“看你的样子,好酸!”秦哲文笑着说到。

“去你的,谁吃醋了。”“真的没有?”“没有!”阮如莲气呼呼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不在跟秦哲文站在一起……!

“哼哼!”秦哲文笑了笑,阮如莲这几天都没见人是为了什么他很清楚……!“对了,咱们真的不出手帮师傅他们?”阮如莲似乎想起了什么,抬起头问到。

“我看暂时还不用吧!”秦哲文点了根烟摇了摇头说到,“你就这么有信心?”阮如莲显然也不清楚秦哲文到底在想什么,回来了却一直不出手对付孟青祥,就连丧彪的骚扰,也只派周旺他们去工地守着,这似乎不是秦哲文的风格。

“是你对你师傅没信心,我想看看他们的底牌究竟是什么。”秦哲文弹了弹烟灰,看了看窗外……!“万一我师傅他们输了呢?”阮如莲又问到。

“输就输呗,本来就没打算借用他们的力量。”秦哲文瞥了瞥嘴说到,从始自终他都没有想过借用冰鉴会的力量来对付孟青祥,要报仇,他只会用自己的力量……!

“那咱们就一直在边上看戏?要是他们一直分不出胜负怎么办?”阮如莲似乎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胡瓜让她问的。

“看着吧,如果不出意外,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秦哲文笑了笑说到,双方不可能打持久战的,现在强盛跟冰鉴会几乎就是在打钱,那么多的场子,那么多的伤亡,每天要砸出去的钱都是个天文数字,更不要说还要喂饱那些黑警……!阮如莲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下去……!

“对了,有件事情要你去办一下!”秦哲文转过头走到阮如莲的面前说到。

“说吧,什么事?”阮如莲伸了个懒腰问到,“有个有趣的女人,我在考虑要不要让她接触这么黑暗的世界,你这两天不妨带她看点‘东西’,看看她有什么反应。”秦哲文说的是幺玥,那个躺在桌子上满脸泪水的女孩,似乎天生就能适应各种各样的生活,所以秦哲文在考虑……!

“哼,又打上哪家姑娘的主意了?”阮如莲一听是个女的,立马掐了一下秦哲文腰上的嫩肉……!

“哎哟,我的小媳妇。有你在我哪敢打别人的主意啊!”秦哲文捂着被掐的地方说到,“哼,只是不敢,不是不想。说明你有贼心没有贼胆而已。”阮如莲掩着嘴笑着说到。

“这次还真没有,只是见她还可以造就,所以想看看她究竟能走多远。”说着秦哲文把幺玥的事情讲了一遍。

“真难得,你居然会发善心!”听完,阮如莲有些唏嘘的说到,又是一个苦逼孩子……!当年如果要是她没有遇到胡瓜,估计生活也会跟幺玥差不多……!

“当是投资吧!”秦哲文把烟头掐灭,淡淡的说到。

阮如莲摇了摇头说到:“唉,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当年我遇到了师傅,现在她遇到了你,师傅收留我只是看我可怜,所以我才有了今天。而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你的命运比她要幸运许多!”秦哲文已经习惯了阮如莲的语气,阮如莲从来在他面前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