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欣宜似乎有太多的话说不完,茶接了一杯又一杯,从小时候的顽皮讲到参加工作,讲到自己碰到过很多不听话的学生,但像秦哲文这样的还是第一个。后面还讲到了,除了童唯生之外,秦哲文是第一个拼了命要保护她的男人……。

最后一边说一边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终小到秦哲文听不见了……。

秦哲文拉了一床毯子给窝在沙发里的欣宜盖了上去,睡梦中的女孩还在小声点呢喃着,但具体说什么却听不清楚。

走到窗户旁,秦哲文点了根烟吸完,然后把窗帘拉上,走到欣宜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直到天亮……。

白天的欣宜再也看不到了昨天夜晚的忧伤,飞机仍然是晚上的,整整一天秦哲文都陪着她,将C市逛了个遍,寺庙,大学,商场,马不停蹄的欣宜雀跃的如同一只刚认识世界的小燕子一般……!

最后,两人来到了墓地……。夕阳照射在墓碑上,前几天刚被清理过的坟前,又长出了几株不知名的野草……。

“妈妈总算也有个伴了……!”欣宜没有太多的悲伤,三年的时间已经让她接受了事实。“唉!”秦哲文叹了口气,三年前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那时候的童唯生是多么的不可一世,转眼间却也变成了一堆黄土……。

两人一直在坟前站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在太阳下山的前一刻欣宜说到:“要走了!”“嗯!”秦哲文点了点头,飞机是七点的,到A市九点多……。

“记得要照顾好自己,有些事情不用太强求。”欣宜走在前面,速度不快,似乎有些不舍,仍时不时的会回头看一眼那两个并不孤寂的墓碑。

“放心吧!”秦哲文点了点头,没有说太多。离别总是充满伤感的,两个年轻人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我送你!”两人走到车边,秦哲文开口说到。“不用了,不喜欢离别的场景……,会哭的!”欣宜摇了摇头,神色很坚定……,再也不会有什么事情能打倒这个原本应该平淡的过一生的女孩。

秦哲文没有坚持,其实他也不喜欢离别的场景……,他一直认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句话很操蛋,操蛋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的开到了两人的身边,欣宜帮秦哲文整了整衣领,笑着说到:“走了,记得要想我!”说完便打开了车门要坐进去……,却被秦哲文一把拉了回来,狠狠的搂进了怀里。

“我会想你的!”欣宜小声的说到,脸上挂满了甜蜜的笑容……。十几秒的拥抱,对于两人来说已经足够了,欣宜终究还是坐进了车里,奥迪车朝着机场奔去……。

一直到奥迪车消失在视线,连灰尘都飞散而去……,秦哲文才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怎么样?贺绍天那家伙有什么反应?”

挂了电话,秦哲文钻进了车里……。随着玛莎拉蒂的离去,墓园又恢复了平静,只听的到虫儿跟倦鸟归巢的声音……,而太阳也终于落下了山头……!

黑夜开始笼罩整个城市的时候,一些习惯在夜里活动的生物便全部出动了……。酒吧,KTV,夜总会,到处都是狂欢的人群。

但今天注定不会是一个太平的夜晚,孟青祥跟丧彪两人决定就在今晚跟冰鉴会来个一决高下……。

以往很太平的冰鉴会旗下的各大场子,几乎是同时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进攻。孟青祥准备这一步棋已经很久了,冰鉴会下面每个场子的人员分布早已经被他掌握的一清二楚,每一支被派出去的队伍几乎都死死的压住了冰鉴会一头……。

“强哥,孟青祥那条狐狸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包厢内,胡瓜皱着眉头,源源不断的情报被送到了他这里,虽然早就准备好了迎接强盛的进攻,但还是让他有些焦头烂额,时不时的就能接到求援的电话……。

万子强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抽着一根烟,一点也没有慌乱的感觉,有的只是平静,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一般。

“强哥,时间差不多了吧。估计前面快支持不住了。”胡瓜虽然并没有慌乱,但还是做不到万子强那样的平静。

“再等等!等到双方真的焦灼在一起……!”万子强的双眼中散发出渗人的幽光……,S省三大社团的老大都很低调,不管是死了的童唯生,还是现在的万子强,都是低调的可怕的人物,似乎真是因为低调,才让所有人忘记了这些人都是噬人的猛虎……!

今天C市到处都能听到警笛声,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今天晚上C市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虽然C市的人都不喜欢C市的警察,但是今天晚上那些警笛声让不少人觉得舒心……。

C市,身为黑帮的天堂,整个警察系统早就已经腐败不堪,有人曾笑言,在C市没收黑钱的警察简直比处女都还要难找……!

秦哲文站在天台,俯视着下方的街道,下方的街道上一群混混混战在一起,时不时的就有人受伤倒下。

蒋峰站在秦哲文的身后,电话响个不停……,各个地方的情报都汇合到了他这里……。

“文哥,看来孟青祥是真的准备大决战了!”蒋峰点了根烟,蹲在地上说到。

“以他的性子,对付童唯生都只花了几年的功夫,对付我这个未来的岳父大人肯花三年的功夫部署算是耐住了性子了。”秦哲文一点也不担心今天晚上的战况,今天晚上的这场好戏,肯定不会轻易就结束的,秦哲文相信自己的判断,更相信万子强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扳倒的!

“文哥,咱们真的不帮忙?兄弟都看的手痒了!”蒋峰吐了个烟圈笑着说到。

“不着急,现在还不到时候!”秦哲文淡淡的说到……,这三年里他学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必须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