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菲?”欣宜反问到,“王妃,妃子的妃!”秦哲文重复了一遍。

“不认识!怎么?”欣宜觉得这个名字实在太拉风了,王帝的妃子?

“没什么,一个刚认识的女人。有点奇怪,本以为你会认识!”秦哲文想了想也对,就算王妃真的跟死去的童唯生有关系,欣宜也一定不会知道,童唯生不可能会在她面前说起这些事情的。

“又是女人,你这臭小子还真是色胆不小!”欣宜一听,立刻使出了杀手锏一把揪住了秦哲文的耳朵。

秦哲文本来下意识的想闪躲,但终于还是没有,老老实实的让欣宜揪了个正着。

“……!我可没打她的主意!”秦哲文任由欣宜揪着耳朵,也不挣扎,也不反抗。

“哼!”其实欣宜根本就没舍得用力,只是轻轻的抓住了而已,见秦哲文这样说,便故作生气的松开了手。

“醋坛子啊你……!”秦哲文小声的嘀咕到,“你说什么?”欣宜眼睛一瞪,“啊哈,今天的月亮真好看。”秦哲文无厘头的说到。

‘扑哧……!’一声欣宜掩着嘴笑了出来,此刻的天空乌云满天,那有什么月亮,连星星都看不到几个,秦哲文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个借口太烂了点,也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回去?”秦哲文收起了笑容,点了根烟,还没抽上一口,便被欣宜抢了下来一脚才灭了之后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明天!”欣宜小声的说到,“这么快?不多呆几天?”秦哲文愣了一下。

“最近一个项目,孟家也在抢,所以必须要赶回去!”欣宜摇了摇头说到。“怎么?终于跟孟家掐上了?”秦哲文笑着问到。

“本来早就应该掐上了,只是一直在等你回来而已。”欣宜从旁边的树上摘了片叶子拿在手上把玩着。

“也是时候了,三年了,总要先收点利息回来。”秦哲文也摘了一片,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你就不怕我输了,把你的家产给败光了?”欣宜居然用树叶折了个青蛙……!“怕什么,那些东西本就是老头子的,他都不心疼我心疼什么。”秦哲文别有兴致的看着欣宜手中的树叶青蛙。

“看来你对我很没信心嘛,你怎么知道就会败光?”欣宜撅着嘴说到,“……!必须对你有信心!”秦哲文摇了摇头,明明是她自己说的,现在又赖在了自己的身上,看来女人有些时候真的是不可理喻的。

“这还差不多!”欣宜把手中的树叶青蛙放在了秦哲文的肩膀上,笑嘻嘻的一步一跳的朝前走去。

秦哲文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两个人此刻像极了一对晚归的情侣!

欣宜心里有些小开心,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几个浑身酒气的混混,眼看着就要撞上,却被身后的秦哲文一把拉了回来……!

“喂,怎么走路的?”一个红绿灯喝到,“就是,瞎了眼啊!”另外一个穿着一身乞丐装的混混也帮腔到。

话一出口,两个混混就看清楚了面前的一男一女的模样,当看到欣宜的时候,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混混们很有默契,互相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

夜黑风高,对方只有一个男的,恶胆立刻出来了。“喂,撞了我兄弟怎么办?”情节很老土,秦哲文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的几个混混,欣宜被他拉到了背后。

“哑巴啦,不说话是吧。今天要不么留下身后的娘们滚蛋,要么……!”红绿灯握了握拳头,意思很明显。

秦哲文笑了笑,这样几个连三流的算不上的混混胆子还真的不小。几个混混见秦哲文一言不发,还以为是被吓傻了,狞笑着朝两人走去……。

几米的距离还没走完,突然走在最前面的红绿灯听到身后传了一阵‘哎哟’的叫声,转过头一看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穿黑衣服的彪形大汉,他身后的几个混混此刻躺了一地,在那哭爹喊娘的。

“教训一下就行了!”秦哲文淡淡的丢下一句话,很自然的搂着欣宜的肩膀绕过双腿打颤的红绿灯,走到马路边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的时候,欣宜面露不忍的看了一眼那些瘫在地上的混混,但终究什么也没说,钻进了车里。

“住的地方安排好了么?”秦哲文柔声的问到,如果是三年前,那几个出言不逊的家伙此刻估计已经被丢到江里喂鱼去了,但现在的他显然不屑于跟那样不入流的角色动气。

“已经安排好了的,师傅,去锦江酒店!”前排的师傅回了声‘好嘞’,出租车便直接朝着市中心的锦江酒店开去。

房间是早就已经定好的,到前台拿了房卡,秦哲文本来没有打算上楼的,但没等他开口欣宜却先说到:“上去陪我说会话吧!”说完便低着头满脸通红的朝电梯走了过去。

饶是秦哲文听了这话也有点心跳加速,笑了笑跟在欣宜的后面走进了电梯。

房间只是普通的标准间,两人进了房间,欣宜从包里拿出了一包茶叶,给秦哲文泡了一杯。

“什么时候你也喜欢喝茶了?”秦哲文有些意外的问到,似乎茶叶只是那个自信满满的男人所钟爱的东西。

“其实小时候就喜欢了,但后面跟他赌气,就不再喝茶,只不过现在又开始喝了。”欣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脱了鞋子,窝在沙发里面。

秦哲文觉得是不是女人都喜欢这样的姿势?小莲子是这样,万玲是这样,连最近刚认识的王妃也让他见识到慵懒的躺在躺椅上的一幕。

“其实小时候我就天天跟着他喝茶了,但后来妈妈出事了,便恨他,连着茶也不喝了。”欣宜的目光有些闪烁,似乎陷入了沉沉的回忆当中。

“有些东西终究是不能忘记的,这样也好,偶尔拿着茶杯能想起以前很多事情……!”欣宜自顾自的说着,秦哲文一边听着,偶尔会喝一口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