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寂静的街道上,一个孤单的身影矗立在路灯下,虽然已经是九月,但还是很燥热。路灯下的女子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上面印着淡蓝色的睡莲……。一阵风吹来,女子的头发微微的扬起,头发扬起的同时嘴角也微微的翘起。

女子对面的一家连锁酒店走出了一个年轻人,一个穿着一看就很廉价的T恤的年轻男人。男人直直的穿过马路来到了女子的面前。“怎么这么晚了还来?”秦哲文柔声的问到,三年的时间,眼前的女人还是那么的美,一如三年前第一次见到一般让他心中微微的起了波澜。

“你不还没睡么?怎么我就不能来了?”欣宜看着这个三年前为了自己差点丧命的曾经的学生,笑容彻底的绽放了出来。

“笑什么?”秦哲文不解的问到,“高了一点,黑了一点,成熟了一点。嗯,比以前看起来顺眼多了。”欣宜淡淡的说到。

“这么说以前我看起来很不顺眼咯?”秦哲文笑了笑说到,“嗯,一般啦。最起码没有现在看起来顺眼。”三年的时间,两个人的身份已经不同,曾经是师生,现在一个是历经千万磨难归来,一个却已经不再是老师,而是一名成功的商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你姐说的!”“就知道是她!”一阵很普通的对白,但却很温暖……。

“我还没吃东西呢!刚下飞机。”欣宜撅着嘴有些小可爱的说到,眼前的男人居然回来之后都没有见她一面,便直接来了C市,害的她一知道消息就从A市赶了过来……!“那现在去吃,想吃什么?”秦哲文伸出手想捏捏那张可爱的脸,但又觉得有些不合适,伸到一半有些悻悻的收了回去。

两人拦了一辆出租车,秦哲文很绅士的帮打开了车门。“师傅,找个夜市吃东西!”坐进车里,秦哲文对着司机招呼到。

欣宜仔细的打量着身边的男人,三年的时间那些棱角都已经磨去,此刻身边的男人在也找不到那些看起来很浮夸的东西,有的只是一脸的平静。她听秦岚说过很多有关秦哲文在训练营的事情,也通过秦凯的口中知道很多有关父亲童唯生的事情,以前不了解的现在都理解了,也明白身旁的这个男人三年来所经历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出租车很快就来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夜市,虽然已经是两三点了,但还是有不少的人在夜宵摊子上吃东西。

两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叫了点烧烤还有两盘炒粉。“你也没吃吗?”欣宜一边用开水烫了烫碗和筷子一边问到,“晚上参加一个晚宴,尽吃些填不饱肚子的东西!”秦哲文耸了耸肩说到。

“什么晚宴啊?”欣宜看了一眼秦哲文问到,“就一个慈善晚宴,朱厚志那小子非拉着我去!”秦哲文靠在椅子里说到。

“慈善晚宴?你还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欣宜愣了一下,“怎么?难道我是个坏蛋?就不能做点好事?今天晚上可是花了不少银子的!”秦哲文笑着说到。

“哼,看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人。”欣宜瞥了瞥嘴说到,不知道为什么跟秦哲文斗嘴的时光总是很快乐,让她有些忍不住……。

“……!今天晚上我可是花的最多的人了,我可是有爱心的五好青年,欣宜老师!”秦哲文接过欣宜已经烫好递过来的碗筷。

“谁是你老师了!”听到老师这两个字,欣宜明显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是是是,现在不是欣宜老师了,现在应该叫童总了!”秦哲文笑哈哈的说到。

“去你的!”欣宜决定不再理眼前的这个混小子,老是喜欢那壶不开提哪壶的,简直就是个榆木脑袋。

接下来,不管秦哲文说什么,欣宜似乎都铁定了不再理他,一直到吃的送上来,秦哲文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安心的填饱肚子先。

“吃这么多辣的,不怕对皮肤不好?”秦哲文看着欣宜面前放着的一大堆的竹签问到,“本小姐天生丽质,不管吃什么都不怕!”欣宜有些骄傲的说到。

确实欣宜的皮肤即使不化妆也能让很多人羞愧了,而且不管是熬夜也好还是吃辛辣的食物,永远都不会对皮肤有影响,这一点秦哲文是深有体会的了,他也听姐姐秦岚说了,自从欣宜被五叔找到,便加入了秦氏集团,本就是学金融的欣宜,以前只是为了兴趣才去当的老师,后面发生的这么多事情,让欣宜明白很多事情。在刚进集团的时候,欣宜很是拼命,几乎是天天晚上熬夜加班,但什么黑眼圈粉刺这些从来都不会找她的麻烦,这一点连秦岚都很是羡慕。

“是是是,知道你天生丽质。吃饱了没,没吃饱还可以再叫。”秦哲文笑着回答到,“你当我是猪啊,不要了,埋单吧!”欣宜大手一挥,指使着秦哲文去埋单。

埋完单,两人沿着马路慢慢的着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走的时候总会若有若无的碰到,或者是衣服,或者是……。

“这几年辛苦你了……。”走了一段路,秦哲文开口说到。“没什么辛苦的,想起那些事情,我所做的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倒是你,听你姐说终于跟那个小莲子勾搭上了?”欣宜似乎酝酿了好久,才把最后这一句话说出口。

“呃,呵呵,哈哈!”秦哲文打着哈哈没有正面回答,这件事情本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也不可能能隐瞒的住,他不是呆子,欣宜的内心他多少还是能感受的到一点点。

“哼,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欣宜皱着眉头说到,但神色当中却没有多少生气的神色。

“呃!对了,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王妃的女人?”秦哲文突然想起了那个气质多变的王姐,会不会有可能她嘴里说的那个朋友就是童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