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黄家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黄先生跟朱厚志有一搭没一搭的了着,明显黄先生的兴趣不是很大,只能算做是随意的聊天,反倒是一旁坐着一言不发埋头看报纸的秦哲文似乎引起了黄先生的兴趣,时不时的会瞟一眼这个胆子大到极点的年轻人。

最后终于被朱厚志磨到说有时间一起去骑马之后,朱厚志才满意的站了起来。“谢谢你的报纸!”秦哲文很礼貌的将看了一半的报纸递还给了黄先生……。黄先生点了点头,脸上保持着适度的微笑。

“哲文老弟,你也太牛叉了吧?居然坐那看报纸?”朱厚志刚才没好提醒这个太子爷,现在只剩两个人了就开始抱怨了起来,多么难得的机会啊……。

“怎么?你又没跟我说这姓黄的究竟是什么人物?我有话也插不上!”秦哲文不以为然的说到,“……好吧,是我的错。可是大少爷你也用不着看报纸吧……?”朱厚志显然怨念很深,“……我说朱哥,究竟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连你都这么推崇?”秦哲文甚至能感受的到朱厚志身上那股崇拜的感觉。

“唉!你看看刘鑫那些人的眼神……。算了,朱哥今天给你补补课,以后在C市现在在这别墅里的人多多少少的难免会碰面,别到时候老弟你不清不楚的吃别人的亏……!”朱厚志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太子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按道理说身为秦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大老板没有道理不好好的培养的,最起码来之前C市的一些情况总要说清楚吧,连能在国内隐性富豪榜上排的上前十名的黄万钧都不认识……。

秦哲文耸了耸肩笑着说到:“那小生就洗耳恭听了……!”

两人找了一个能看的到别墅所有人的角落坐了下来,刚一坐下就有人送了酒水过来……,朱厚志摆了摆手没要,秦哲文挑了杯香槟……。

“刘鑫那三个刚才已经跟你说了,在C市能挤得进前二十……!那个胖胖的地中海,对,就是那个一个手摸在女人屁股上的那个,是C市出了名的老色鬼,名字叫做贺绍天,喜欢别人叫他贺少,这个家伙据传跟冰鉴会的老大万子强是拜把兄弟所以在生意场上颇为的凶悍,而且生意大多数在灰白地带。最要紧的是此人好色如命,却偏偏又是个阳痿……!这个人以后如果是碰到能笑脸最好还是笑脸,毕竟咱们是正经的生意人,这种人还是少惹为妙……!”朱厚志开始耐心的给秦哲文恶补了起来,生怕这个太子爷在自己的地盘上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谁知道,讲了半天,一看秦哲文却是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也不知道究竟听没听进去……。

朱厚志摇了摇头,有些不能理解这秦哲文怎么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暗暗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怀了,出生在秦家有点傲气也是正常的,也许吃两个不大不小的亏就会好了。

“朱哥,怎么不是说了?继续啊!”秦哲文心里还真没把那个贺绍天的地中海放在眼里,万子强的把兄弟?自己还叫万子强做干爹呢!

朱厚志回过神来又继续说了起来,整个别墅里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几乎每一个人的兴趣爱好和讨厌什么都给秦哲文说的一清二楚。

终于大厅里的说有人几乎都说了个遍,只剩下坐在角落里的那个黄先生,秦哲文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朱厚志会怎么介绍这个男人……,将目光看向了朱厚志。

“好了,该是重头戏了。其实呢,今天晚上这个宴会本来只算是一个二流富豪的宴会,但是有了黄先生的加入,整个宴会的格调直接就上升了一个层次。”一句话,秦哲文知道了这个黄先生很有钱,而且肯定是有钱到不像话的那总。

终于说到黄先生了,朱厚志似乎有些小心了起来,看了一眼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小声的说到:“不知道秦老弟听过南黄北孟没有……?”

“南黄北孟?”秦哲文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异样,但心里却是波澜四起,北孟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孟青祥便是这个北孟的一员,而且还是继承人的身份。

看见秦哲文点了点头,朱厚志终于觉得这个太子爷算是正常一点了,如果说秦哲文连南黄北孟都没听过的话,那他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没错,这个黄先生,姓黄名万钧……!是煌石,腾龙,两家集团真正的幕后老板……。”朱厚志说到这儿停了下来,看了看秦哲文的反应。可惜秦哲文还是一无所动,似乎丝毫没有为自己刚才那番看报纸的举动而后悔。

“除了这个身份以为,黄万钧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黄家现在的掌舵人……!”朱厚志似乎对于这句话格外的小心,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四周,似乎这个消息不能再被第三个人知道……!

朱厚志的话并没有让秦哲文觉得意外,既然都提到了南方的黄家,那这个黄先生自然不会这么简单,最起码也是能在黄家说的上话的人物,只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黄家的掌舵人……!这个身份放在普通的平民老百信眼里也许没有什么,但是放在生意场上,也许这个黄万钧随便一句话,就能让股市上下波动几百点的那种神仙级别的人物……!

不过现在更让秦哲文觉得感兴趣的是,举办这个宴会的主人究竟会是谁,居然能请的动这么一尊大佛……!

“哲文老弟,你知道巴菲特一顿饭能卖多少钱吧,据说黄万钧的一顿饭只比巴菲特的一顿饭少了一点点……!”朱厚志此刻是恨不得把黄万钧所有的事情都一股脑儿倒给秦哲文,省的这个太子爷让自己看的揪心!

秦哲文仍然是一副平静的神色,只是脸上多了一丝笑意……!“朱哥,看来对这个黄万钧很是崇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