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三个男人的故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秦哲文等人在埋头苦练的时候,他们的对手也没有停下自己的步伐……。

“……祥哥,丧彪那小子越来越过份了,上个月居然有两个场子用他的货出了事!是不是要找他谈谈了,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名声都被他搞臭了!”徐魁恭敬的站在孟青祥的面前,现在的孟青祥自从接替了童唯生的位置之后,气势越越强大,强大到连徐魁都不敢正视了。

孟青祥看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心腹说到:“做生意眼睛要放开一点,丧彪这个人也许没有什么能量,但是我们要通过他才能跟他身后的人物接触到。所以能忍就多忍一下,擦几次屁股换来的收益将是无法想象的。”

孟青祥自问自己还是一个有点野心的人,自从被家里派出来在童唯生手下卧底一呆就是五年,这五年里他没跟家里人联系过一次,更加没有见过一次……,所以对于丧彪他可以不看在眼里,但丧彪的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只要能跟后者搭上一些关系,那么自己在家族中说话的的地位也会上升不少。孟青祥记得很清楚,当年这个危险至极的任务,孟家众多年轻一代没有一个人敢接,但是他接了,而且义无反顾的一做就是五年,只是为了让所有人都不再敢小看他,只是为了他那个死鬼老爸争一口气而已。

孟家是一个很奇怪的家族,主要嫡系成员有不下三十位,孟青祥只是孟家边缘的角色而已,要不是有这么一个机会,孟青祥以为自己会一辈子的平庸下去,一辈子被家族里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看不起……。

“还是没有秦哲文跟欣宜的踪迹?”孟青祥揉了揉眉头,年纪轻轻一头不长不短的头发里居然就夹杂着不少的银丝了……。

“还没有,不过欣宜那娘们似乎发现了一些踪迹,不过还在追查,至于秦哲文则完全的消失了,找不到任何的踪迹!”徐魁是打心眼里佩服孟青祥的,靠一个人的力量把童唯生那坐高山给翻倒,这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别说做,就是想一想都需要勇气。

孟青祥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徐魁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离开了。“怎么样?家里的那帮老家伙究竟是什么态度?”徐魁离开之后,孟青祥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到。

他的话音刚落,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个一头长发的男人,看不清楚年纪,只是身上那若有若无的气势就会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孟青祥显然没有被这个长发男子的气势所影响,现在的他越来越沉稳,也渐渐的明白到,权利才是滋润男人的沃土。

长发男子走到孟青祥的身后淡淡的说到:“大爷说了,你是唯一的嫡系男丁,所以不希望你在外面胡闹下去了,所以要你赶紧整合手中的力量合并到二爷那边……。”

“哼!魄,你觉得我应该怎样做?”孟青祥冷冷的问到,“不必理会!”那个被称之为魄的长发男人淡淡的说到,似乎是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般。

孟青祥皱了皱眉头说到:“如果不是我那死鬼老爸死的早,想必二爷家的也不敢这样灼灼逼人吧!”魄并没有答话,因为在他看来这些家族里面的勾心斗角远没有他把时间花在武功身上值得,他需要做的事情只是保护好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就足够了,至于起他的,他不需要关心,也不想到关心。

孟青祥似乎想起了魄的性格,不由得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样的问题魄是不会给自己答案的。“出去走走吧,最近万子强那边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秦哲文既然是他的准女婿,以他的性格不会咽的下这口气的。”

万玲还是白天出门,晚上回到属于自己的天台小窝里,自从秦哲文失踪之后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因为她知道秦哲文是不会无缘无故的丢下自己的。

直到后来胡瓜告诉她秦哲文出事了,才知道事情的经过,本就没有怪过秦哲文的她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当然抵不住她的再三要求,最后胡瓜终于答应了带自己去见周旺,托周旺给自己捎个话……,也顺带着见了见秦哲文的姐姐,秦岚!

见完了周旺之后,万玲回到C市只是在做一件事,那就是等着秦哲文踏着七彩祥云归来的那一天……。

秦岚对于自己弟弟的这个女朋友也还是相当的满意的,漂亮,温柔,通情达理,在秦岚看来一切好妻子该具备的优点,在万玲身上都能看的到影子。所以秦岚没少在父亲秦凯面前吹耳旁风,虽然说在C市的时候秦凯并没有过问秦哲文的事情,但秦哲文在C市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清清楚楚的。

所以虽然秦凯没有明确的表态,但也很显然默认了万玲的地位,但是让秦凯有些头疼的是欣宜……,再加上秦哲文在训练营里传来又跟一个叫阮如莲的女人好上了,这更加让秦凯保持了沉默。

欣宜冷冷的看着面前拦着自己路的中年大叔,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她了,她现在开始学着怎么去保护自己了,如果眼前的中年大叔还不让开的话,欣宜会毫不犹豫的拿出自己包包中放着的手枪……。

童唯生死了,死的很突然,但不代表没有准备,童唯生还活着的时候就在为死之后做准备,所以才会找到秦哲文,所以即使是死了也很安心,不担心女儿会有问题。

“你究竟是什么人?”欣宜没有丝毫的客套,童唯生的死让她见识到了这个世界太多的阴暗,也让她不再相信任何一个人,除了那个已经有些男人风范的孩子以外。

面对欣宜的质问,中年大叔站在原地笑了笑,露出了一口很漂亮很白的牙齿。欣宜突然觉得眼前的中年大叔有点熟悉的感觉,那漂亮的牙齿跟童唯生的是那么的像。

“我是唯生的朋友。”中年大叔脸上一直保持着和善的笑容,“你认为我会相信?”自从欣宜懂事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童唯生有过任何的朋友,在童唯生的那个位置注定了永远不可能有朋友,敌人到是一抓一打把。

“为什么不信呢?”中年大叔悠闲的拿出了一根烟却并没有点燃,“我已经见识过太多的谎言!”欣宜愣了愣神,但很快就回过了神来,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这个大叔并没有让她感到危险的感觉。

“小时候我还抱过你的!”中年大叔抛出了一个更让欣宜觉得可笑的事情,“是吗?我怎么没有印象?”欣宜冷笑着回答到,同时手已经摸向了包包。

“那时候你才几个月大,一晃眼二十几年过去了……,唉!”中年大叔一点也没觉得危险,反而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

“说什么,都没有证据有用。”欣宜稍稍的把手离开了一点包包,因为眼前的大叔确实让她觉得有点熟悉……,但理智告诉她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强大如童唯生,还是输在自己的心腹何欢上……。

“你背上那块红色的胎记,算不算证据?”中年大叔往前走了一步说到。

中年大叔的话让欣宜犹豫了起来,自己的背上真的有一块红色的胎记,除了父亲童唯生知道以外,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其他的男人看到过……。

“哲文一般喜欢叫我五叔……!”中年男人说出了这个让孟青祥听了觉得是恶魔一般的名字。

“哲文?”听到这个名字,欣宜明显的触动了内心的东西,那个拼了命只为了自己见父亲最后一面的孩子,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是的!其实这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了!”五叔的目光变的有些深邃,欣宜把手离开了包包,似乎是想听听这个中年大叔的故事……。

几十年以前,有三个臭味相投的年轻人,三个人是无话不谈的朋友,虽然是好朋友,但三个人选择的道路却决然的不同。

一个成为了商场的大佬,一个成为了黑道的枭雄,而还有一个则是整天游手好闲……。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三个兄弟一般的年轻人,分开了,再也没有聚到一起,再后来其中两个都有了家庭,但其中一个还是继续的漂泊着。

再后来,两个有了家庭的人都有了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理所当然的,两个孩子订了娃娃亲……。

但是后面发生了许多的事情,让两个原本是好兄弟的人,从此形同陌路,那个漂泊的人,选择了跟在生了男孩的那个男人身边,从那以后三个人再也没有聚在一起过,一过就是二十几年……。

说到这里中年大叔停了停,手中的打火机摆弄了好几下终于还是点燃了一直叼在嘴上的烟……。

欣宜安静的站在一旁听着,这个中年大叔的故事听起来很平凡,但似乎又透露着那么一丝不同……,而且听起来似乎总能够看到一丝熟悉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