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壁垒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必须的……咱是什么人,咱可是周旺!”周旺很快就摆脱了这种低沉的状态笑着说到。

“呵呵!对嘛,这才像阿旺!”秦哲文笑着在他胸口砸了一拳。

“对了,文哥。来的时候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周旺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要告诉秦哲文比较好,之前听到其他人说秦哲文跟阮如莲关系的时候,他曾想是不是不要说比较好,但现在觉得自己这样越俎代庖实在是没有意义。

“哦……!”秦哲文似乎想到了什么,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等着周旺开口。

“万玲托我告诉你,她会等你回去,你一年不回,她就等一年,十年不回,她就等十年,一直等到你回去为止。”周旺其实也不清楚万玲跟秦哲文究竟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只是是胡瓜亲自带着万玲找到他的。

秦哲文沉默了下来,万玲的话让他有些感动……,但更多的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表达……。

“都是好女孩,文哥,你就都收了吧!”周旺半开玩笑的说到。

秦哲文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这样的想法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有,男人不想三妻四妾那说出去都是骗人的……,如果说法律能允许男人有三妻四妾的话,相信全ZG的男人都会举手赞成。

没有再多说什么,秦哲文说了声早点睡吧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秦哲文是一个人住的一个房间,虽然他并不是那种娇惯的公子哥,也不嫌弃睡大铺,但他还是喜欢能有自己的一点小空间,算是适当的保持一定的距离也好,还是喜欢清静也罢……。

进了宿舍还没躺下就传来敲门声,秦哲文走到门边打开门,阮如莲有些神色不自然的站在门口。

“怎么了?”进到房间,秦哲文见她奇怪的样子问到。

“……!”坐在椅子上的阮如莲,沉默了一会终于咬了咬牙说到:“我不在乎你有几个女人,我只想知道你心里有没有我?”

这个问题很直白,问的秦哲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之前周旺才跟他说了那些话,在国内有一个女子在等着他,对阮如莲,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喜欢?肯定是有的,爱?似乎又达不到……。

阮如莲并不是来逼宫的,只是刚才周旺说的话,恰好被她不小心听到了那么一点,所以一直没有得到明确表态的她,难免心里想要得到一个说法,这只是一个女人的正常表现,要是听到周旺说的那些话,她还能淡定如常的话,那就真要怀疑是不是真的喜欢秦哲文了。

“唉,我怕你会吃苦!”秦哲文也沉默了半晌才回答到。“我不怕,我真的不怕。”听了这话阮如莲心里总算看到了一丝希望,来之前她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管秦哲文说什么,自己就慢慢的熬,熬到秦哲文心动的那一天……,这也许是她的特质吧,就向当初万子强要求她不要抵抗直接跟秦哲文合作,但她就是不肯,哪怕那是万子强的要求,这样的她,除了有一丝骄傲,更多的是倔强……。

“你真的想好了?不后悔?”身处于秦哲文这样的家庭,关于那些经不起风雨的诺言看的太多了,多少爱的要死要活的人儿,在一些东西的摧残之下就从漂亮的玫瑰变成一棵狗尾巴草。

“嗯!”阮如莲坚定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在她看来,不管是两人最初的认识,到后面的敌对,再到后面的合作,秦哲文所表现的东西都有太多出彩的地方,就如同那个击杀毒蝎的夜晚,虽然知道很危险,但还是要她躲在一边……,就像攻打逍遥堂的那个晚上,明明知道对方有枪,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回来,而且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子弹。

太多太多,多到阮如莲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其实在她看来,秦哲文完全不必要做这些事情,因为他生下来就已经含着金钥匙了,这些事情,阮如莲都知道他不是作秀,而是实实在在的把周旺他们几个当兄弟。

童唯生出事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秦哲文的颓丧,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对于一个并没有给他太多帮助的人都如此,阮如莲觉得自己真的不能错过这样的一个男人,哪怕跟着他要吃苦,哪怕要跟别人分享,她都愿意……。

秦哲文凝视着眼前的马尾辫,自从来到这里之后,那对于阮如莲有特殊意义的马尾辫被她毫不犹豫的剪掉了,这几个月里,她就像一个男人一样,跟着所有人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打闹。从来没有耍过任何的脾气,也有有要求过任何……。

没有过多的语言,因为此刻再多的语言都显得太空泛了,秦哲文走到了阮如莲的身前,轻轻的抬起了她的下巴……。然后轻轻的附了上去,良久,一个深深的吻吻到两个人都无法呼吸了……。

阮如莲红着脸,那被包裹在军服下面的骄傲,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这一个吻比什么回答都要来的更真实一点。

阮如莲低着头,有些娇羞的不敢看着这个把自己初吻夺走的男人。

秦哲文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还没等秦哲文有什么动作,阮如莲突然站了起来说到:“我……我……太晚了,我回去了!”

秦哲文摇了摇头挡在她的面前,凑过头在她的耳边说到:“今晚不走了……!”

本就娇羞的阮如莲此刻更是脸红了起来,头埋在胸口,一动都不敢动。虽然混迹黑道时间不短,接触的东西也不少,但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如此的亲密,还是让她觉得害羞……。

秦哲文轻轻的一揽,就把阮如莲揽进了怀里,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阮如莲就不再动弹,任由秦哲文轻薄的在她耳边小声的呢喃。似乎觉得逗的差不多了,秦哲文终于一把将她抱起,惹来一声惊呼,阮如莲两手紧紧的搂住了秦哲文的脖子,看起来倒是很像一对恩爱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