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疯狂的第一天 求收藏,求订阅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如果说三十公里的负重越野跑对于E组来说是地狱的一角,那么下午的格斗训练则是将整个地狱敞开在了E组的面前……。

“笨蛋,一群笨蛋,你们都没有吃饭吗?这个样子拿什么去打倒你们的敌人?”罗本在E组成员的周围巡视着,一边看还一边骂着。

所有的E组成员此刻面前都竖了一个足有二十公分直径的木桩,下午训练的内容是包括秦哲文在内的四十三个人都在跟自己面前的木桩较劲……。

‘笃笃’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营地,罗本告诉E组的成员什么时候踢断面前的木桩什么时候才进行下一个训练项目。

二十公分的木桩要用脚踢断,这其实只是孤狼训练营每一个学员都必须做到的事情。但是对于E组的四十三人来说实在是有点难度,除了秦哲文之外,一个下午下来剩下的四十二人脚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特别是阮如莲,早上的负重跑对于她来说就已经是超负荷了,下午一个下午的训练下来,阮如莲早已经摇摇欲坠,可惜这还没有完结。因为还有晚上的野外生存在等待着他们。

“你没事吧?”秦哲文走到阮如莲身边扶住了她,“没事!”阮如莲有些倔强的摇了摇头,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既然自己选择了跟着秦哲文走,那么就一定要坚持下去。下午训练结束到晚上训练开始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这两个小时对于所有人来说实在是太宝贵了,包括秦哲文在内,此刻也是已经疲惫不堪了。

“你去吃东西吧,我回宿舍休息一会。”阮如莲笑了笑似乎是要告诉秦哲文自己没事,秦哲文只得点了点头。

回到宿舍,阮如莲松开鞋带挽起裤腿,脚上的水泡早已经破裂,整个小腿也是青一块紫一块,强忍着疼痛,阮如莲小心的在小腿上按着。

“吃点东西吧!”秦哲文端了一些吃的走进了宿舍,阮如莲急忙把自己的裤腿放了下来,她不想让秦哲文看到自己受伤的样子。

“在干什么呢?”秦哲文看到她那慌张的样子问到,“没什么,有什么吃的?我真的饿了呢!”阮如莲急忙的转移了话题。

秦哲文狐疑的将手中的吃的放在了一边,走到阮如莲面前蹲了下来撩起了她的裤腿。“不要!”阮如莲想要阻止,‘嘶!’看见眼前的一幕,秦哲文倒吸了一口冷气,双只原本雪白的腿上,已经看不到了原来的颜色淤青布满了整个小腿。

“我没事的!”阮如莲小声的说到。

“痛不痛?”秦哲文小心的抚摸着。

“一点点……。”阮如莲如同触电般,脸瞬间变的通红。

“我去给你弄点热水敷一敷!”秦哲文的心有些痛,一个女人为自己做到这样,就算是块石头也会动心的,更何况秦哲文并不是一块石头。

看着秦哲文匆忙跑出去的样子,阮如莲心中一暖,心爱男人的关心对于女人来说如同兴奋剂一般……。

很快秦哲文便拿着一条冒着热气的毛巾走了进来走到阮如莲的身边轻轻的把毛巾敷了上去,“我去跟教官说晚上的训练你不参加了!”秦哲文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阮如莲急忙一把拉住了秦哲文的手说到:“不用,我能坚持下来的!”阮如莲知道教官是不可能允许她不参加训练的,除非离开这里。

“都这个样子还坚持什么?这样下去你的腿会受不了的。”晚上的生存训练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情况,秦哲文实在不忍心看着阮如莲再继续下去了。

“不要,你知道教官不可能答应你的。要我不训练,除非我选择离开。但是我不想离开,哲文,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决定。”阮如莲很认真的看着秦哲文说到。

看着阮如莲那闪烁的目光秦哲文终于还是放弃了找孟川的念头,“那你吃点东西休息一会,一会时间到了我来叫你。”秦哲文走到桌子旁将吃的端了过来说到。

“嗯!”阮如莲点了点头接过了吃的。

“哎,你们看文哥在干嘛呢?”蒋峰四人一吃完走出来就看到秦哲文在那儿一个劲的踢木桩,“……用不着这么拼命吧?”夏军嘴里叼着一个牙签说到,一天的训练下来所有人都感觉累的跟条狗似的。

“小武,你过去看看什么情况?”杨龙对着小武说到,“……这样的好差使还是交给你吧。”小武翻了个白眼说到,远远的就看到秦哲文的神色似乎不太好,这个时候上去找骂呢吧。

夏军跟蒋峰对看了一眼似乎都没有要去问的意思,杨龙一看便也只得放弃了……。

秦哲文一脚一脚的踢在眼前的木桩上,尽管腿已经有些麻木了,但他还是毫无知觉的机械般的重复着这一个动作。

“那小子有点意思啊!”不远处的帐篷内,三个教官正吃着烤肉,喝着特制的伏特加。罗本看了一眼帐篷外的秦哲文笑着说到。

“腿上的功夫还不错,就是力量还差了一点。可以看的出来练的时间不短。”孟川是三个人当中最了解秦哲文的了,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威廉看了看也点了点头说到:“可惜,架子还是花了点。花点时间把这些架子变成杀人技巧的话,应该是个好苗子。”

“咱们来打个赌如何?”罗本狡黠的看着孟川说到,“打什么赌?”孟川没有回答,威廉倒是先来了劲。

“不跟你打,我只跟孟川打。”罗本白了一眼威廉说到,“为什么不跟我打?”威廉气愤的说到。

“哼,你除了内裤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输的?”罗本一脸的鄙视,威廉在孤狼训练营是出了名的赌徒,可惜这么一个好赌的人却没有什么好运气,几乎是逢赌必输。

听到罗本这么一说,威廉只好灰头土脸的低下了头。“孟川,咱们赌赌看那小子多久能把木桩踢断,我赌一个月!”罗本笑着说到。

“赌注呢?”孟川没说赌也没说不赌而是问赌注,“我赢了的话,你送几瓶酒给我,你赢了的话,我就把自己的绝招传给那个小子。”罗本笑着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