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一百九十三章梦醒的噩耗

“当突然有一天我那步入中年的父亲跟母亲突然告诉我他们离婚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如同坍塌了一般,一瞬间失去了所有,那些别人羡慕的物质只成了让我更好发泄内心愤怒的工具,终于母亲离我而去。”想起这些事情,秦哲文的情绪微微的有些起伏,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想起来还是很难受,平复了一下心情,秦哲文才接着说到。

后来,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沉醉在酒精当中,只有完全的麻醉自己才能让我的心情平静下来,可是每当清醒之后那些痛苦还是会再一次占据脑海,后来我渐渐的就成为了一个在别人讨厌的‘坏学生’,再后来有一次我几个想要羞辱我的同学给打伤了……。也许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改变了我人生的命运吧,顺理成章的,我又一次被学校开除了,后面我告别了姐姐和师傅来到了这里。我原本以为来到这里会能够让我远离那个男人,可惜不是,在这栋别墅里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我原本以为逃离了那个牢笼,没想到这儿还是一个牢笼,一个让我彻底走向一条不一样的道路的牢笼。

当然,在这期间我觉得我还是有些幸运的,在这里我认识了你,这么漂亮的女老师,还有曼妮,那么漂亮的同桌,还有周旺他们这些好兄弟……。

一杯酒在这短暂的故事讲完的时候也见了底,欣宜有些复杂的看着秦哲文,没有人天生就会是一个坏蛋,每个人身后都会有一些故事……。“呵呵,很老套吧!”秦哲文有些自嘲的笑着说到。

“我明白你的感受。”欣宜明白一个破碎的家庭对于正在成长的人生当中意味着的是什么!“谢谢!”秦哲文再一次举起了杯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被酒精麻醉过了,再一次想起这件事情,似乎只有借助酒精才能麻醉自己。

“没想到我们两个人的命运差不多,只是你似乎还比我幸运一点。”似乎秦哲文的话也勾起了欣宜的心事,一口将杯中那价值不菲的酒喝完……。

“为了相同的命运干一杯!”秦哲文帮欣宜倒了满满的一杯,举起自己的杯子说到。“干!”此刻年龄已经无法阻碍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了。

有的时候酒是穿肠毒药,能让人做出很多不理智的事情,有的时候酒也是一剂良药,对于两个有着伤心事的青年来说就是一剂良药,一剂让他们暂时忘记痛苦的良药。

“你说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自己有没有后悔过?”一桌子的珍馐却没有人动一下筷子,秦哲文已经从欣宜的对面坐到了旁边,一瓶八二年的拉菲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见了底,如果被其他的人看见估计会大骂两人的暴殄天物。

“后悔?不!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人生短暂几十年总要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秦哲文已经有些微微的醉意。

“唉,我还是无法明白你们这样的人的生活,就像我不明白他一样……!”欣宜突然想起了只能一辈子躲在别墅里的童唯生,不明白这样的生活意义究竟在哪里?难道就是为了一辈子连自由都失去?

“其实我们这一代人跟上一代人不同,很多时候我们有选择,可是他们没有。见识的东西越多,慢慢的也能理解一些事情了。”秦哲文不知道是在宽慰自己还是在宽慰欣宜。

“呵呵,也许吧!也许我不应该有恨,毕竟他赋予了我人生最宝贵的东西,生命。”欣宜仰起头喝了一口酒。

“好了不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今天晚上我们应该高兴才是。你应该高兴终于拿到了比赛的冠军,我应该高兴有美女陪我喝酒!”随着悠扬的曲调响起,秦哲文拉起了欣宜的小手朝着客厅走去。

这一次欣宜没有再挣扎,伴随着那动听的音乐欣宜居然主动的搂住了秦哲文的脖子,而秦哲文的手也环在了那让男人疯狂的腰肢上。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首曲子?我妈妈小时候就是哼着这首曲子让我睡觉的。”欣宜的眼睛已经有些迷离,但听到那熟悉的曲调整个人完全的放松了下来。嗅着欣宜身上传来的味道,秦哲文笑了笑说到:“我也喜欢这首曲子!”秦哲文没有说其实两个人的母亲本来就是好姐妹,这首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是两个人的母亲共同喜欢的东西……。

“真好听!”两个人的身体在音乐的带动下缓慢的转动着,但此刻两人的心中却并没有任何一丝的男欢女爱之情,有的只是对挚爱的思念……。

夜色笼罩着整个别墅,天上的星光透过窗户看着两个青年那有些摇晃的舞步,一眨一眨的似乎在嘲笑两人跳的很差,但别墅内的两人却混然不觉。

当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别墅内除了一地的酒瓶之外,欣宜压在秦哲文的身上,两个人就这样醉倒在沙发上。

当秦哲文被电话声吵醒的时候,有些痛苦了摇了摇脑袋,一看欣宜还在自己身上压着,两个人居然就这样在沙发过了一夜。

小心翼翼的将欣宜扶开,秦哲文才走到窗户便接通了电话。胡瓜那急促的声音带来了一个惊天的消息:“童唯生死了……。”‘啪’的一声,秦哲文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一直愣了几分钟,秦哲文才将目光投向还在沙发上躺着的欣宜身上……。“怎么会这样?”秦哲文的脑子此刻完全乱成了一团,前两天童唯生还是那样气势逼人的告诉自己想要他的命的人很多,但是能要他的命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这样?秦哲文不断的问着自己!

当电话再一次打过来的时候,秦哲文仍然木然的坐在沙发上揪着自己的头发,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把欣宜从睡梦中吵醒……。

后世记录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奠定了太子党以及太子爷的一系列异变,如果没有这一天,或者说如果能改变这一天,那么也许很多人会有新的选择,当然欣宜这个名字也是从这时候跟太子党划上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