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随着夏军接手血煞堂,太子党上下开始弥漫起一股紧张的气氛,周旺和小武都被转移到了相对安全的‘艳后’,此刻总部内的会议室里灯火通明,门口夏军和杨龙两个人如同门神一般站在外面,所有在总部内的太子党成员都被告知不得靠近会议室。而会议室里,坐满了人……。

“在坐的诸位毋庸置疑都是太子党最厉害的精英,从学校出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是我们彼此共同经历了别人一辈子都无法经历过的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流过血,受过伤,但是今天你们仍然是二十个人站在我的面前……。”说到这里秦哲文顿了顿扫视了一圈眼前这些平均年龄不过才十七岁的男人。

“我多么希望你们能一直伴随在我的身边去鉴证属于我们的辉煌,但是现在太子党面临到前所未有的考验,做为太子党的精英你们告诉我,你们应该怎么办?”

“杀!”只有一个字,但却是同时从二十个人的嘴里说出来,如同一个人说的那么整齐。“没错,杀!但是这一次,这个任务交给我,而你们有一个新的任务!在不久的将来,也许你们会感觉到孤独,也许你们会感觉到怀疑,但你们记住一点,太子党前进的道路上你们的贡献将是最大的。”秦哲文说完将视线投向了胡瓜,胡瓜点了点头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今天晚上开始,你们将彻底脱离太子党,我会用不同的办法让你们进入其他的帮派,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新的帮派内往上爬,你们将有一个新的身份那就是‘卧底’!”胡瓜的话简单明了,卧底两个字已经告诉了在坐的所有混混自己应该怎么做,需要做什么。

“都明白了吗?”“明白!”秦哲文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但是只要挺过丧彪这一关,太子党的步伐迟早要往前迈出去的,到那时候这些暂时的舍去都是值得的。

“好了,你们都跟蒋峰去吧,记住,不管如何,活下来才能有明天。”胡瓜淡淡的说到,蒋峰站了起来朝着秦哲文点了点头朝外走去,二十个混混也站了起来跟在蒋峰身后走出了会议室。

“怎么?不舍得?”胡瓜看着秦哲文一直盯着门口,知道他心中还是有些不舍得的。“唉,这一离开不知道有几个人能活着回来!”秦哲文似乎有些感叹。

“你要相信他们,这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一批年轻人!放心吧!”胡瓜拍了拍秦哲文的肩膀也走出了会议室。

一直在位置上坐了良久,秦哲文才站了起来,现在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去想那么多了,更重要的事情还在等着他。

“二瞳,希望你说的话算数。”毒蛇半靠在沙发上将怀中的女人推开,在他旁边丧彪的左右手二瞳正对着怀中的女人上下其手,听到他的话才停止了手中的攻势转过头来说到:“放心吧,只要你到时候把他们的路线告诉我,答应你的钱一分都不会少。”

再一次得到保证之后,毒蛇似乎安心了不少,也开始对身旁的尤物发起了攻势,一时间包厢内春色无边。

‘笃笃……。’秦哲文刚洗完澡擦着头发听到敲门声将手中的毛巾往椅子上一搭往门口走去。“我以为你还没睡!”阮如莲看着眼前只围了一条毛巾的秦哲文不知道怎么的就紧张了起来。

“有事吗?”秦哲文有些奇怪她怎么会来找自己了,“没……有事!”阮如莲的脸突然的就红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秦哲文那健硕的身体……。

“进来说吧!”秦哲文笑着说到,“嗯!”阮如莲低着头跟在秦哲文身后走了进来。

走进房间,阮如莲有些急促了起来。秦哲文见她不说话便问到:“怎么了?有事就说吧!”“我……,那个!”阮如莲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找条缝钻进去才好,这样的话怎么能说的出口。

秦哲文看了看阮如莲,见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摇了摇头走到床边拿起衣服开始穿了起来,阮如莲正想说什么,突然见秦哲文往床边走去,紧接着那围绕在下身的浴巾被轻轻的一扯……,吓的她又赶紧的低下了头。

秦哲文完全没有想那么多,自己浴巾下穿了内裤的,三两下的把衣服穿好转过身来见阮如莲还低着头,不由得皱着眉头向她走了过去。

“究竟怎么了?”秦哲文发现自己真的彻底的搞不懂眼前的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了,找到自己又不说话。“没……没事!我回房间了!”阮如莲犹豫了半天,似乎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些话,站了起来就要走。

“等等,陪我出去走走吧!”秦哲文突然拉住了她的手,“嗯……好!”阮如莲微微的颤抖着小声的说到,声音跟蚊子叫一般。

出了房间,秦哲文自然的松开了手,松开的一瞬间阮如莲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失落,两人又走到了那天秦哲文告诉阮如莲自己有未婚妻的那条路上。

“阿莲,你怎么会走上这条道的?”秦哲文走在前面双手缚在身后,思考了一会阮如莲才略带悲伤的回答到:“我是个孤儿,从小跟着师傅一起长大,师傅是个很好的人,对我很好,后来师傅欠了一个人的情加入了黑道,所以我也跟着一起加入了。”

“对不起……。”秦哲文不知道阮如莲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世,“没关系,我刚出生就被丢弃了,然后师傅捡到了我,这二十几年我早已经习惯了自己是个没有父母的人。”阮如莲笑了笑,只是那一抹悲伤虽然隐藏起来了,还是被秦哲文发现了。

“那你师傅呢?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秦哲文想起自己认识阮如莲到现在似乎从来没见过她师傅,不由得问到。“师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