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直到地上的混混没有了一丝声音,丧彪才停了下来,鲜血早已经溅满了他那白色的西服。扯出胸前的丝巾擦了擦自己的金丝眼镜,丧彪才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两个得力助手说到:“叫手下的人做好准备,童唯生肯定已经知道是咱们要对付他了,接下来他肯定不会坐着不动了。二瞳,太子党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毒蛇还没有回复,不过据他手下的人说似乎有些摇摆。”被称作二瞳也是跟毒蛇会过面的那名刀疤脸面无表情的说到。

“不能等了,尽快把太子党消灭掉,然后好专心腾出手来对付强盛这边,这一次如果再不成功的话,不光是我,你们也等着倒大霉吧。”丧彪冷哼着走了出去,本来今天的这场局是早就已经布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强盛那边的内线居然临时改变了主意,以至于自己完全暴露出来了。而完全暴露出来之后,那就必须要面对童先生的怒火了,想到这些丧彪满肚子的火。

丧彪离开之后铁虎跟二瞳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安,虽然说自己一方一直在隐藏实力,但是强盛的实力摆在那儿,想要硬碰硬的话……结局可能会很惨。

“唉!你先赶紧去把太子党那边的事情解决吧,要不彪哥一生气……。”铁虎皱着眉头说到,只有二瞳尽快的抽出手来对付强盛才能多一丝把握。

二瞳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候二瞳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二瞳拿出手机一看不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看来毒蛇终究还是按捺不住给自己打电话了……这是一个不错的预兆。

一顿饭吃完,秦哲文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这一顿饭只有一个讯息,那就是丧彪就要对自己下手了,以丧彪的性格来看,不可能在这种时候会留下自己这个不稳定的因素在这里。所以在跟强盛开战之前,丧彪必定会先除掉太子党,而童唯生也表示这个关只有靠自己渡过。

“文哥,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会议室里,蒋峰,夏军等人都被召集了起来,甚至连毒蛇也在列。“是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夏军看着秦哲文一脸的愁容。

“最新的消息,丧彪估计就在这两天对咱们下手了。”秦哲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说到,没想到刚给太子党定下了一个稳定的计划,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就要面临一场生死大战。

“什么?”蒋峰吃惊的喊到,这些天情报网络在胡瓜的带领下已经渐渐有了一丝模样,但是现在秦哲文突然说出这么个消息,蒋峰自己却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当然有些吃惊。倒是胡瓜似乎早就清楚了一般,稳稳的坐着一声不吭。

“消息的来源没有问题,现在是咱们准备怎么办?”秦哲文说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坐在角落里低着头的毒蛇身上。

“MLGB,他们来正好,正好把阿旺跟小武的仇给报了。”蒋峰一拍桌子怒喝到,“小胖子,我说你就不能有点长进?用脚趾头想你也知道现在的太子党能对付的了丧彪?”胡瓜有些讥讽的说到。

“要不然怎么办?投降还是逃跑?”蒋峰冷笑着说到,“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拖,最新的消息,强盛似乎准备对丧彪动手了,我们只要拖到强盛跟丧彪全面开战,我们就有机会。”秦哲文挥了挥手说到。

“文哥,这消息准确不准确?”夏军有些不相信的问到,毕竟强盛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不知道秦哲文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放心吧,他的消息没有问题!”胡瓜笑着说到,“夏军,曹兵,毒蛇。”秦哲文正了正色说到,夏军曹兵听到点名立刻将目光看向了秦哲文,只有毒蛇有些心不在焉的半天才反应过来。

“你们三个记住只有一个要求,不要跟丧彪硬碰,他们来咱们就撤,他们走了咱们就回来。只要能拖个两三天,到时候丧彪便无暇顾及咱们。”秦哲文说到。

“嗯!”夏军跟曹兵同时点了点头,毒蛇突然站了起来说到:“太子,我有话要说。”“哦?说吧?”秦哲文有些疑惑,这个时候毒蛇怎么突然还会站出来。

“太子,我知道现在有些人看我很不顺眼,鉴于这么关键的时刻,我想我这个血煞堂的堂主还是避嫌的好,别到时候又给我扣个通敌的帽子,脑袋丢了不止,还名节都不保。”毒蛇一边说着,一边时不时的看着杨龙。

“嗯!既然是你的决定,那我也不多说,杨龙,就由暂管血煞堂,等丧彪的事情告一段落再交还给毒蛇。”秦哲文故作沉思了一会才说到。

毒蛇愣了一愣,他本以为秦哲文会虚伪的说些客套话,可没想到居然这么直接,不过此刻在毒蛇的心中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刚才他已经得到了丧彪那边的允诺……。

“你真的就对自己的计划这么有把握?”胡瓜看着眼前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了很多的年轻人,刚才秦哲文找到他说出了那个计划,让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惊叹。“八成的把握,相信你也应该知道强盛的童先生跟有点关系……。”秦哲文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星空说到。

胡瓜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说到:“那你何必来问我的意见呢?”“尊重前辈是良好的品德。”秦哲文似乎半开玩笑的说到。

“哈哈!说的好!好一句尊重前辈!”胡瓜也仰头大笑着说到。“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秦哲文将手中的烟头熄灭,走下了天台。

秦哲文走了,胡瓜仍然站在天台上仰头看着没有多少星星的天空突然说到:“既然来了,为什么又要躲躲闪闪的?”

“师傅还是这么厉害。”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墙角的暗影中传了出来,“难为你还肯叫我师傅。”胡瓜转过了身,“一日为师,终身为师。阿莲虽然是一个女人,但还是懂得这些道理的。”一个人影从暗影中走了出来,一头乌黑的长发扎着高高的竖在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