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滚开。”一声怒喝紧接着铁皮包着的大门被一脚重重的踹了开来。“干什么?”毒蛇已经听出了来人的声音,好在丧彪的人已经走了,毒蛇强制镇定的怒喝到。

果然杨龙走了出来并没有搭理毒蛇的质问,而是左右看了看,可惜四周一片漆黑,杨龙转了一圈才回到毒蛇面前冷笑着说到:“哼,跑的还真快!小心点哦,不是每次都会有这么好运气的!”

“你……!”毒蛇在一次哑口无言,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秦哲文果然派了杨龙前来盯着自己。“我什么?”杨龙冷着脸消失在夜色当中,“大哥!”混混走了过来看着毒蛇那阴冷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回去再说!”毒蛇制止了混混,杨龙虽然离开了,但难保不会有其他的人在这儿盯着。

“大哥,那个杨龙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混混的表情有些扭曲,刚才他阻拦杨龙的时候被一踹了一脚,心中那股气氛实在是难以下咽。

“哼,人家是亲信,咱们能有什么办法!”毒蛇不知道在想什么,拿起了一根烟,混混急忙跑过来掏出了自己的山寨ZIPPO帮毒蛇点燃了。

“唉,想想咱们以前过的多快活啊,现在却要看人家的脸色,这日子也太憋屈了。”混混的话有些煽风点火的性质,要是平时的毒蛇可能会大声的训斥,可是经过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之后这些话可以说是说到毒蛇的心坎里去了。

“唉!今时不同往日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毒蛇吸了口烟声音有些落寞,“是啊,前几天我见到疯子了,那小子以为进了神罚就很不得了,鼻孔都可以顶到天上去了。”

“哼哼,现在也就只有你还认我这个大哥了。其他的那些人都是见风使舵的!”毒蛇冷笑着说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来那些还对他如同大哥一样对待的混混们也对他越来越疏远了,说起话来也没有以前那么尊敬了。

“大哥,咱们是不是……。”混混的意思很明显,“唉,今时不同往日了,咱们没有本钱,即使投靠了丧彪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的,你以为丧彪会好打交道吗?以其那样,还不如在这儿好歹还是个堂主。”毒蛇很明白自己的形势,如果自己能拉动的了上百号人手的话,那他早就毫不犹豫的投奔丧彪去了,问题现在是他没有把握还有多少人能听他的号召。

“大哥,这样的日子真没法过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疯了。”混混还有些不死心的说到,其实他早收过丧彪的二十万了,二十万啊只是要他在旁边鼓动鼓动毒蛇而已,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当然混混并不知道已经有十几个收过别的帮派好处的人此刻已经被丢弃在阴暗的下水道里。

“行了,我考虑考虑吧!”毒蛇挥了挥手,揉着眉头说到。混混还想说什么,见毒蛇下了令也只得退出了包厢。

“哼!”混混一走出包厢,毒蛇的脸瞬间的阴沉了下来。连自己最信任的心腹都收了钱要来对付自己,现在太子党内部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够相信。虽然刚才表面上表现出了不想投靠丧彪,但此刻毒蛇还是认真考虑起刚才跟黑衣人的对话起来。

如果黑衣人说的话是真的话,那么丧彪是准备了就在最近这几天要对太子党发动攻击了,看来自己真的要快点做出决定了。

“阿莲!”秦哲文叫住了从自己身边经过的阮如莲,这段时间阮如莲将自己的窝暂时的移到了总部这边,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每次她看到秦哲文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什么事?”阮如莲只是装做没有看到秦哲文而已,其实是看到了的。“没什么,学校那边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秦哲文本来是想问她怎么突然这样冷冰冰的,但突然又觉得有点不适合,只好随便编了一句话。

“哦!有合适的任选了就告诉我吧!”阮如莲面无表情的说完就要往外面走去,“要出去么?”秦哲文说到,但随即又有些后悔了。

“嗯!”阮如莲点了点头,她准备出去走走的。“我陪你一起吧!”秦哲文摸了摸鼻子说到,既然开了口那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好!”阮如莲惜字如金的说到,又让秦哲文小小的尴尬了一下。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走出了总部,一直沿着马路走着,只是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楼上走出大门的时候一个矮胖的身影在注视着两人。

“你最近怎么了?”秦哲文加快了步伐,和阮如莲并肩走着。“什么怎么了?”阮如莲突然觉得自己心跳有些加速,他这是关心自己么?

“呃,我是说……。”秦哲文有些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什么时候你变的跟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了。”阮如莲虽然语气还是跟刚才一样,但脸上的神情明显比刚才好了不少。

“我是说看你最近好像有心事。”秦哲文嘘了口气,有些嘲笑起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一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感觉。

“没有啊,我很好啊!”阮如莲突然转过头灿烂的笑了笑,“是跟胡瓜有关系吗?”秦哲文问到,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似乎只有这个能解释为什么阮如莲突然变化这么大。

阮如莲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秦哲文说到:“我有没有心事跟你有关系吗?”“……!”秦哲文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

“胡瓜是我未婚妻的长辈,我只是希望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能够说清楚,不希望你们两个闹的不愉快。”一个是来帮助自己的人,一个是女人,注定了秦哲文不能用压迫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这句话说出来之后阮如莲似乎浑身颤了一颤然后冷笑着说到:“谢谢你的关心,我跟那个胡瓜没有什么事!”说完丢下秦哲文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拦下了一辆刚好驶来的出租车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