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菜园里偷吃禁果(1)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金昌盛欢床的那天晚上是星期五的晚上。

马艳菲说自己喝的有点多不能喝了想要回家。马艳菲的眼神很迷离她醉眼迷蒙的看着汪东涵悠悠的问道:“东涵你可以送我回去吗?”

汪东涵虽然有点愕然但是他依然没有什么疑问笑呵呵的说:“好的走吧!”

汪东涵生平第一次骑机车因为机车和自行车差不多陈浩东简单的教了汪东涵一下然后汪东涵就跨在了机车上一边带着头盔一边淡然的笑着说:“如果你不害怕的话就上车吧!”

马艳菲歪歪脑袋笑嘻嘻的说:“我才不是胆小鬼呢!”

其实每个女生都有自己可爱的一面可爱和温柔是女生必不可少一面任何女生都有这一面马艳菲的可爱也是带着一股妖艳的味道。马艳菲坐在车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汪东涵的腰让汪东涵有一种心头一跳的感觉不过依然是微微一笑然后温柔的说一句:“坐稳了!”就动了引擎然后一溜烟穿梭在街灯点点的马路上。

冷风徐徐汪东涵很温柔很关切的问道:“冷吗?”

如果这句话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的话马艳菲会不可避免的觉得虚伪但是从汪东涵的口中说出来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马艳菲的家住在城郊因为他妈家在城郊有块地平常就是种种菜然后卖卖马艳菲一家三口的生活就这样度过的。

J市刚刚建市没有几个年头城郊附近还没有后来繁华秋末的夜特别的清寒城郊的夜晚显得很静谧夜未深摩托车的引擎声“咚咚咚”的在静谧的马路上宛如滚雷一般的翻动着马艳菲紧紧的搂着面前这具强壮的身体她把脸贴在他宽阔的脊背上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好宁静好宁静她喜欢这种感觉。或者说她第一次动了真心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霰气他……能给自己与别的男生在一起时不一样的感觉。特别是那种安全感。

星光遥远秋风凛冽马艳菲忽然间觉得自己找到了心灵的依靠。

那是一个心灵的彼岸。这些年来她仿佛一个溺水的人一样不停的挣扎着而汪东涵的出现就像是一根救命的稻草她抓住了他她看到了希望。

车飞行马艳菲紧紧的抱着汪东涵的腰居然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终于到了马艳菲他们家的门口。那是一个很古旧的院子大门都是木头的马艳菲推开门领着汪东涵进了屋子。

灯光很昏暗昏暗的灯光下马艳菲的妹妹正在洗菜。

看到马艳菲回来马艳菲的妹妹很兴奋叫了一声姐姐然后就扑了过来两姐妹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多久不见妹妹的马艳菲当时就泪水夺眶而出两姐妹哭成一团。

汪东涵也觉得鼻子酸酸的他受不了这样的场面然后独自一个人走出了破旧的屋子然后站在院落的梧桐树下看着满天的繁星。

马艳菲的家比他家更破旧甚至还不如他家放杂货的屋子呢汪东涵的心里酸酸的如果自己是个女孩儿如果自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汪东涵突然间觉得马艳菲其实出污泥而不染她的心灵还是那样的纯洁干净就像是一块透明的水晶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艳菲才悠悠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汪东涵突然被马艳菲从后面抱住了马艳菲声音很哽咽的抽泣着:“东涵……”

两个字眼叫的如泣如诉让汪东涵的心有点隐隐作痛。

他很痛恨自己当初看不起马艳菲。“学姐你是个好女孩儿我很佩服你。”

马艳菲没有说话因为她已泪流满面她的眼泪已经淌湿了汪东涵的衣服。

汪东涵悠悠的说:“学姐你这么美丽我可不想看到你的眼泪啊!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不能让自己学姐开心那是我这个学弟最失败的地方哦!”

“扑哧”马艳菲破涕为笑了:“学弟你好坏啊!”

看到马艳菲笑汪东涵一阵迷醉微笑不语。

“走和我一起去我们家菜地好吗?我妈去浇水了我得去帮她。”

汪东涵二话没说拉上马艳菲的手就出了他们家的大门。沿着门前的那条土路一直走村口有一声塑料大棚那就是马艳菲家里的菜地。

两个人进去之后一排昏暗的灯下一个佝偻的身影正在忙碌着。

这就是温室内大棚差不多两亩的地都种的是菜品种有很多这两亩地就是他们一家三口一年的经济来源。

马艳菲走到那个佝偻身影的背后轻声的说:“妈我来浇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马艳菲的母亲听到叫声猛然回头那风干了橘子皮般的粗黑的脸上绽放出了油菜花一般的笑容:“是菲菲啊!你终于回来了妈想死你了……”

汪东涵不想看这种伤感的情景把头转向了一边。

母女两个不知道扯了多久的家常然后才问起汪东涵马艳菲只是说是自己的一个朋友说到朋友二字的时候汪东涵总感觉她说的怪怪的。

马艳菲的妈妈说要回去做饭但是马艳菲却说自己已经吃过了。

马艳菲的妈妈还没有吃饭所以也就没有多留回去了她走到塑料大棚门口的时候马艳菲大声的说:“妈今晚菲菲替你守夜。”马艳菲的母亲木然许久没有说话容纳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棚出了门的她顿时就泪流如雨口中喃喃:“好孩子……”偌大个菜棚就只剩下了马艳菲和汪东涵两个人了。

城郊的夜晚是宁静的塑料大棚里更是“沙沙”的水流在默默无语的二人之间仿佛一曲悠扬的夜曲两个人的心却是波澜起伏。

菜本来就没有剩下多少可浇的了所以很快就浇完了。

两个人在菜地中间的那张床铺上坐了下来每天晚上都需要有人在这里看护的最近城里的人经常来偷菜。

两个人默默的坐了很久然后马艳菲才说:“东涵你什么时候回去?”

汪东涵悠悠的说:“不我今晚上不回去了在这里陪你。”

一句话马艳菲当时就热泪盈眶了起来她扑进汪东涵的怀里喃喃的叫着汪东涵的名字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动。

汪东涵轻柔的拭去她的眼泪然后轻声的说:“学姐不要哭更不要为我而哭我只要你为我而笑你明白吗?”

“明白!”马艳菲含着眼泪幸福的笑着。第一次感觉到了爱第一次有了爱的感觉。

汪东涵静静的凝视着马艳菲的清凉的眸子她嘴解淡淡的媚笑和迷离的眼神让汪东涵控制不住自己他慢慢的俯下身然后轻柔的吮住了她粉嫩润滑的香美玉唇。轻轻的轻轻的汪东涵的舌头抵住了马艳菲的牙关然后闯进去放肆的挑逗着她的舌头第一次马艳菲动情的出了浓重的娇喘情动的出了醉人的“哼哼”呻吟……

从温柔到疯狂两个人渐渐吻的热火朝天不可开交……

汪东涵渐渐迷失马艳菲第一次陶醉在了爱河中那种温柔细致的缠绵让她第一次动情的回应一个男生汪东涵双手轻车熟路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女人一旦和有感情的男人在一起亲吻爱抚的时候敏感的身体和陶醉的心会很快的让她进入一个渴望的世界中那里只有**那里只有堕落……

汪东涵很灵巧的将马艳菲的衣服一件件的脱落了下来顿时一具雪白光滑的完美**就横陈在了汪东涵的眼前那高耸而充满朝气的坚挺圣峰那纤细柔软的腰肢那修长圆润的性感美腿那充满神秘气息的黑色禁区无一不坦然而现马艳菲第一次这样将自己的身体坦白在一个男生的面前。

汪东涵那有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她美妙**的渴望汹涌的**就像是滔天巨浪一般将汪东涵吞噬了面对如此美妙的**他如何控制潮水般的**呢?

汪东涵飞的宽衣解带听着汪东涵飞脱衣服的声音马艳菲的脸蛋儿出现了羞涩的绯晕她在内心中默默的感受那甜蜜的幸福:东涵让艳菲做你的女人吧!艳菲想感受一个真正的东涵……

汪东涵强壮而健康的身体完全暴露了出来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汪东涵已经完全育成熟了特别是那膨胀的炽热坚挺宛如一条愤怒的火焰巨龙一般张牙舞爪的随着汪东涵内心一波一波的欲潮跳动着……

“学姐东涵会好好的爱你的……”汪东涵的双手从她的大腿上慢慢的滑到了那柔软浑圆的耸挺上轻轻的捏着她硬挺的蓓蕾声音无比的暧昧。

“嗯东涵爱艳菲啊!让艳菲感受东涵的爱好吗?”马艳菲真的动情了。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话说的有点不知道羞耻可是她控制不住。

汪东涵爬上了她的身体一瞬间的沉重让她出了一声剧烈的喘息汪东涵依然温柔的爱抚依然和她缠绵热吻让她的灵魂身心完全的跟着他堕落到了**的深渊。

渴望、空虚、渴望、空虚……此时此刻的马艳菲迫不及待的希望汪东涵充满她弥补她下面的空虚神秘的花园已经是琼浆泛滥了汪东涵的嘴唇从她的嘴唇上滑下来然后爬上了坚挺的圣女峰吮住了那硬挺的蓓蕾他的手更是插入了马艳菲的双腿之间不由得就沾了一手蜜水花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