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我操你妈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喂找谁?”孙青和接通电话就大声的吼了起来。

陈浩东淡淡的笑着说:“孙帮主的火气也忒大了吧?是不是先消消火气呢?”

“**你妈的你***是谁?快点给老子回答说我的女儿是不是在你的手上?”

接下来说话的就不是陈浩东了汪东涵接过陈浩东手里的电话然后施施然的走出了修理厂夜幕低迷秋风凄冷残秋的深夜显得无比的荒凉而淡漠仿佛一个没有生气的老人在落日的余晕里尽显沧桑一般。残月当空浮云迷离整个夜色充满了死气经风一吹那层层叠叠的死气随风波荡仿佛一片黑色的湖水在翻滚一样。

一身黑色的汪东涵矗立在修理场院落的空地上惨淡的月光映射出一道模糊的身影影子的尽头陈浩东默默的抽着烟把玩着一把锋利的快刀嘴角浮现着一丝残酷的笑容在这个肃杀的深秋寒夜显得诡谲而阴冷。

汪东涵的声音却更加的低沉阴冷宛如萝卜坑里潮的泥土般僵硬:“孙老大这么大的火气干什么?出来混的都是这样了不是你咬人这样只能怪你命不好我盯上了你你就只有被我咬的份上如果孙老大你还想火的就请继续我晚点再打给你。”

孙青和被气的无语了满肚子的火气也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汪东涵似乎很满意孙青和的举动他淡淡的说:“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找条路子混而已我看上了孙帮主的新保利知道孙老大不忍心忍痛割爱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了如果你还想你的女儿活的好好的话那你就乖乖的将新宝利给让出来不然的话你大概连你女儿的尸骨都见不到了吧?”

“**你妈的狗杂种祸不及家人你***是不是道上混的?”孙青和现在简直就疯了。汪东涵却淡淡的笑着说:“我这不是校长还没有动手的吗?小玥儿这么可爱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想孙帮主一定会很难过的其实孙帮主你也知道你的新宝利一只不是别人口中的肉既然这样你又何必苦苦支撑呢?每天提心吊胆的这样的生活过的多没有意思啊?如果你想你的女儿平安快乐的活着的话那就金盆洗手吧!一个不相信别人的人是永远成不了气候的。”

“你***到底是谁啊?想让我交出新宝利好我交我现在就让我的人离开。”

汪东涵米内有想到孙青和答应的如此容易所以当时就很高兴的说:“好的没有问题等你撤出之后就给我打电话吧!”黑道上的事情汪东涵也不担心他报警就担心他阴的不过汪东涵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攻占青和帮的任务是由薛恒来完成如果有什么阴谋的正好可以让薛恒和孙青和拼个你死我活这样汪东涵就可以做收渔翁了。到时候又是汪东涵一大功劳。

汪东涵之所以拖下薛恒就是因为自己的资源什么的都有限车没有手下都是一学生真正敢杀人的又不多所以汪东涵才拖着薛恒下手让他提供自己一些便利而已。不然如此精妙的局汪东涵为什么不自己一个人盘食掉青和帮呢?

汪东涵这样自私精明的人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让薛恒来尝甜头的。

放下电话之后汪东涵给薛恒打了一个电话薛恒接到电话后显得很平静说了一声知道了。汪东涵心里盘算着这场好戏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却说孙青和让自己的一部分兄弟办成新宝利里工作人员剩余的人人都退出了新宝利对于薛恒来说他当然不相信这些人就是青和帮的总人数了青和帮的退出来薛恒就待人进入了新宝利已占领新宝利薛恒就将所有的客人全都赶了出来然后自己将剩下的工作人员给清理了一遍结果那些混在工作人员的青和帮成员无一幸免了。

汪东涵接到孙青和的电话之后很满意的笑着将这个地址告诉了孙青和让他来城郊的这个修理厂。孙青和和剩下的兄弟开车浩浩荡荡的朝郊外杀来到了那个修理厂一看差点晕过去这个废旧的修理厂的地面上一片狼藉一片雪心一条白色的裙子上染满了鲜血看到那条血染的裙子之后孙青和是一股血气冲上脑门儿当时就差点晕过去。

那条白色的裙子就是他的女儿孙玥的裙子眼前的这个情景不久是在告诉他孙玥已经惨遭不测了吗?孙青和这么一个女儿这么能忍受这样的打击当时打了踉跄倒退三步幸亏被手下兄弟给接住了“哇”的一口鲜血就喷涌了出来孙青和两道眼泪不由得就滚了下来热泪滚滚声音嘶哑的长吼一声:“玥儿……”

一声悲壮凄厉的嘶吼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夜里推波推波助澜让那浓的化不开的如墨般的夜色翻滚了起来凄冷的月光照在孙青和惨白的脸上呈现出一幕哀怨。

孙青和的心隐隐作痛宛如刀绞怒怨田赢的孙青和大吼一声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砍刀一抹嘴角鲜血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放射出两道充满杀气的寒光“兄弟们跟我杀了。”

一行数十人又翻身等车直奔新保利。

到了新宝利的门口(新宝利歌舞城是在一个大院里院门是个铁闸门)孙青和和一抹冰冷的刀锋然后凝视着紧闭的新宝利大门说:“杀杀个片甲不留我要给我女儿报仇。”

一帮人撞开铁闸门就冲了进去青和帮的人刚冲进去然后长街上就忽然涌出了一帮身穿黑色衣服头上裹着红丝带的人手提长刀快的向新宝利的大门口扑了上去。这些人就是薛恒埋伏外面的人马三十个人。

孙青和刚刚闯进新宝利的大门还没有来得及厮杀一个人背后已经是有十几个兄弟躺了下去。

孙青和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就如同一只饿疯了的野狼一般目露凶光杀气滚滚这帮青和帮的兄弟也都是血性男儿更何况思量着里面还有伏兵所以也都有胆子个个手起刀落和薛恒的人厮杀了起来。

汪东涵此刻正带领着自己的那帮人赶来将车停在新宝利的门口默默的看着里边的厮杀听着那惨叫声淡淡的笑着说:“浩东你觉得谁赢呢?”

陈浩东沉思了片刻说:“东涵哥我觉得孙青和赢的机会不大估计是薛恒啊!”

汪东涵点点头后说:“我也这么觉得所以一会儿我们清理战场除了我们的人之外所有猛虎堂来的人这一次也要一次性杀光薛恒也不能放过。”

陈浩东心里一惊好狠的手段啊!居然一个都不放过不过出来就是要这份狠心才行。

新宝利里边可以说刀光四起血花四溅被围着打的青和帮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此时此刻的薛恒正坐在一张柔软则舒服的沙上享受着一个美丽小姐的温柔按摩那温柔香软的享受捏的薛恒的骨头都快酥了。

青和帮根本就没有什么还手之力根本就是被对方给压着打的六七十个兄弟刚进门就被砍死了十几个人结果不到十几分钟能站着的人就只剩下了十几个人了。

不过薛恒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薛恒一共出动了八十个人除分给了陈浩东三十个之外就只剩下五十个人虽然猛虎堂的人够凶悍可是毕竟对方垂死挣扎求生的本能加激了对方巨大的潜力结果薛恒的手下兄弟也死伤过大半最后青和帮只剩下孙青和的时候薛恒的人马也只剩下了十三个人还有战斗力了。

孙青和已经满身血污了整人人看起来就像是从血缸里爬出来的一样握刀的手都已经僵硬了。薛恒走到孙青和的面前淡然的笑着他的干净和斯文这个血流成河的屠杀现场完全格格不入喳却又偏偏很是协调。薛恒幽幽的笑着说:“孙帮主果然是英勇善战啊!这样的一个战将如果就这么挂了可真是可惜啊!”

这个时候汪东涵抱着孙月走进了这个血腥味十足浓的屠杀现场汪东涵更是悠然的笑着迈着轻松的步履仿佛一个来约会的情郎似的:“谁说不是啊!可是他不死你活的不是不安心吗?”

听到有人说疾这个声音很明显的就是和他通电话的那个声音所以猛的一转头然后就看到了……他的女儿孙月。

孙青和的眼圈一红当时就兴奋的笑了起来:“月儿……”

孙青和已经满身血污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从血缸里爬出来的一样握刀的手都已经僵硬了。薛恒走到孙青和的面前淡然的笑着他的干净和斯文这个血流成河的屠杀现场完全格格不入可是却又偏偏很是协调的很。薛恒幽幽的笑着说:“孙帮主果然是英勇善战啊!这样的一个战将如果就这么挂了可真是可惜啊!”

这个时候汪东涵抱着孙玥走进了这个血性十足的屠杀现场汪东涵更是悠然的笑着迈着轻松的步伐仿佛一个来约会的晴朗似的:“谁说不是啊!可是他不死你活的不是不安心吗?”

听到诱人有人说话这个声音很明显的就是和他通电话里的那个声音所以猛的一转头然后就看到了……他的女儿孙玥。

孙青和的眼圈一红当时就兴奋的笑了起来:“玥儿……”

孙青和晃悠的两步想冲过来陈浩东却向前一步手中的长刀猛的一横沉声道:“停下来不然我杀了你。”

孙青和浑身一震然后大声的吼了起来:“将我的女儿还给我。”

汪东涵笑眯眯的说:“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只不过我还想孙帮主帮我个小忙呢?”

“帮忙?什么忙?”汪东涵的话总是出人意料让人大惑不解现在不仅仅是孙青和就连陈浩东对都不明白汪东涵到底想干什么。

汪东涵摸了摸孙玥的小脸蛋说:“不错帮忙这个人叫薛恒今天晚上的事情都是他主谋的你杀了他女儿你就可以带走了。”

汪东涵此言一出可以说当时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