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左右开弓(2)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阿彪一看到马艳菲就两眼放光那种淫猥的光芒也是啊!像这样的马艳菲只要是公的大概都会两眼放射出“银”光的吧!马艳菲虽然跳舞但是她也知道目标出现了跳着跳着突然甩了一个头然后像阿彪挤了个媚眼然后嘴角一扬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就展露了出来当时的阿彪就流出了口水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汪东涵不得不佩服马艳菲就这么一个眼神阿彪就心神荡漾了那么情况要比想象中顺利的多。

马艳菲到了吧台要了一杯酒然后独自坐在了一个没人的位置上这个时候阿彪也走过去默默的坐了下来他故作绅士的微笑着说:“小姐一个人吗?”

马艳菲只是淡淡的一个媚笑并没有回答她举杯示意然后和阿彪“碰”(远距离的碰杯示意并没有碰到杯子)了一杯娇艳欲滴的红唇就粘在了酒杯上!一个鲜红的唇印就留在了杯口。

阿彪笑眯眯的说:“小姐你的舞跳的非常的好。”

马艳菲依然一个淡淡的媚笑没有回答总之这样不冷不热的搞的阿彪心痒痒。

这就是媚术媚术也强调术是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的媚术里包括媚眼媚语媚笑等等诱人的手段但是如何运用这些东西确实需要一定的技巧特别是媚眼和媚笑真正能够运用到好处起到一定效果的女人不多。

马艳菲要的效果不让快也不让慢也握到火候让阿彪觉得她对自己仿佛有心却又状若无意这就是马艳菲所要的结果。

阿彪不死心依然笑呵呵的说:“小姐的酒量也很好啊!”

马艳菲悠悠的媚笑然后眼波流转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的开启:“谢谢夸奖。”口吐檀香令人望而生艳心中一片涟漪波动啊!

马艳菲开口说话了这似乎给了阿彪很大的信心所以他很绅士的问道:“敢问小姐芳名?”那么雄壮的肌肉男问的文绉绉的感觉特别的不舒服估计当时马艳菲浑身起了不少的鸡皮疙瘩吧?

马艳菲神色淡然眼波潋滟:“难道你不知道随便问女士的名字和年龄都是不礼貌的吗?”

阿彪尴尬一笑说:“有幸请小姐跳支舞吗?”阿彪当然不会就这么死心的。

“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你觉得我这样的女生和你这样的男人跳舞很好看吗?我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料你的肌肉很好看但是跳舞的话我觉得还是不怎么好看的。”马艳菲在打击阿彪这种男人你越是打击他他对你的**就会越强烈。

马艳菲站起来一脸歉意的笑着说:“我去一趟洗手间。”其实今天的目标就是接触一下阿彪和阿标就够了如果太快的话容易引起怀疑马艳菲也是先摸摸底而已。

所谓的去洗手间不过就是逃避一下阿彪而已。马艳菲站起来扭动诱人的臀部离去年喜新厌旧那袅娜的身影阿彪吞着口水喃喃自语的说:“这个女生我***一定要搞到手才行。”

汪东涵和阿浩东两个人一人一杯酒坐在不远处的沙上悠悠的盯着阿彪。

汪东涵悠悠的说:“马艳菲确实是个很不简单的女人在同龄的女生中她绝对要成熟的多思维也敏捷的多我们缺少的就是这种女生啊!如果身手也这样敏捷的话在对付男人方面这样的女人绝对比十个男人都有用的多。”

陈浩东不得不承认:“东涵哥马艳菲确实是个很精明的女人其实不瞒东涵哥我一直在怀疑。”汪东涵不由得一愣:“怀疑?怀疑什么?”

陈浩东有点脸红的说:“我怀疑马艳菲还是处*女。”

汪东涵微微一愣两个人各自默默的看着对方眼神间波动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陈浩东说的是什么汪东涵当然明白他说他和马艳菲做过两次当然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了。不过就是因为马艳菲是自动送上门来的结果自己却没有上了这说出去有点丢人今天陈浩东也借这个机会说出来以说明自己把这个女人轻视了。

陈浩东笑哈哈的说:“东涵哥你觉得马艳菲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汪东涵沉默半天才开口:“七层吧!照刚刚的情形的话我对她还是有信心的马艳菲这个女生绝对是一个非常非常有用的女生浩东我们应该多吸收一些这种女生加以训练哦。”汪东涵一直觉得如果有一支训练有素的美女兵团的话自己将会所向披靡的。

他们两个人在这里谈笑风生的时候马艳菲正在卫生间里“嘘嘘”。“嘘嘘”之后马艳菲一脸轻松的从卫生间里出来了洗了洗手然后就走了出来可是出厕所的外门的时候居然撞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马艳菲抬头一看然后立刻就媚笑了起来温言细语的令人心神荡漾:“对……对不起先生你没事吧?”

这个人正是阿标阿标是典型的流氓枯黄的鸟巢型夸张的音乐T恤脖子带着好几条怪异的项链胳膊上纹了一排的虎头虎头不大大概有七八个之多一条破了几个大洞的牛仔裤鸟巢般的脑袋上扣着一副墨镜胡子估计有八天没有刮了左耳朵上带着一排的耳环左手上带着三个戒指不伦不类的仿佛不知道他是混混似的估计就差在脸上写个“我是混混”了。

这就是阿标又叫流氓阿标。看到眼前这个妖媚的女孩儿阿标的身体某一处直接将裤裆顶的高高的然后狠狠的吞着口水心里的淫念早已盘旋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圈了:“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能被美女撞一下那就是我阿标前世修来的福气啊!”

油腔滑调这样的混混太典型了典型到都是混的不大不小没有几个混出格的但是也没有几个是普通的小弟的。

阿标摩拳擦掌然后一脸猥琐的笑着说:“美女你没事吧?看你弱不禁风的样子没有闪到腰吧?嗯啊美女你好香啊!用的什么香水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阿标可是一个混迹情场的浪子虽然把的都是七**流的妹但是在他那一帮小弟的面前那可是绝对的偶像没有丝毫疑问的。

眼前这么一个大美女和他平时把的那些妹虽然都是妖艳惑众型的很潮流性感的服饰娇艳诱人的妆扮但是气质上那绝对是出了不止一个两个三个台阶明眼人一看就不是一个档次不过流氓阿标基本上就属于那种是母的就干的货色了反正就是很少干重复的女人估计对方就是被**过七八百次只要他没有上过那都是块宝。但是如果对方只做过一次而且还是将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他那在他的眼中就成了残花败柳了。

所以说流氓就是流氓他那里懂得什么是气质呢?

在他的眼中他没有泡过的女人就是美女当然前提也要这个女人能看的过去总不至于满脸芝麻或者体重就有一百公斤了那也就太说不过去了。

不过有气质的美女就是不一样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流露着一股与众不同的韵味这不能不让流氓阿标心痒痒他早已经魂飞九霄了估计心里边还在不停的意淫着呢!

这种流氓马艳菲见的多了对付他们的招式马艳菲可是相当的娴熟了这样的流氓你不能和他装高贵你越是高贵他越觉得你伪装说不定动强的可能性都有这样的流氓你耍的就是脑袋了靠智力。

马艳菲悠悠的笑着说:“腰倒是没事就是差点把心吓出来不过现在看到这么帅的帅哥而且还么有绅士风度我的心里就舒服多了我还担心是那种五大三粗的肌肉男了。”

这话可以说是说到了点子上了阿彪是肌肉男听到肌肉男这三个字可以说流氓阿标心里就不舒服。他冷冷的骂道:“肌肉男都是白痴中看不中用而已我就知道小姐你最讨厌肌肉男了。”

马艳菲也随声附和着说:“对啊!对啊我刚刚还遇到了一个肌肉男哩他还和我搭讪还文绉绉的问我的名字还想要和我跳舞呢?”‘

“你……你告诉他名字了?和他跳舞了?”阿标的两只眼睛闪动着亮光。

马艳菲忍着抽搐的胃说:“当然没有我最讨厌肌肉男了你年无这不是来卫生间了吗?我忍不住了所以过来吐……”听了这话阿标可以说是乐翻天了。没有什么比听到美女损自己的对手更开心的事情了。

“就是像小姐你这么貌美如花的仙子般美女怎么会和那样的大白痴在一起呢?小姐应该属于我这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气宇不凡的男人嘛!以后不要搭理那种男人!”

马艳菲其实在心里就不停的咒骂:“那肌肉男虽然看着不舒服但是还没有令我的胃抽搐你这个猥琐男才恶心呢!”虽然心里狠狠的咒骂但是脸上依旧是媚笑自若那勾魂的眼神仿佛牵动着阿标的心:“可是如果他要纠缠我怎么办呢?”

阿标说:“你放心只要你跟我肯定不会有事的。”

马艳菲很为难的说:“可是……可是你打的过他吗?”

阿标挺着胸拍着膛说:“当然没有问题你看我是那种别人欺负的人吗?你放心只要那个肌肉男敢欺负你你就找我。”

马艳菲心中一阵冷笑然后提醒说:“你……你不进去吗?”

她指的是卫生间这个时候的阿标才恍然大悟的说:“哎呀我都忘了你等我啊我很快就出来……”一边说一边就钻进了卫生间。

马艳菲翻了个白眼然后干呕了两声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