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狩艳(3)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汪东涵有点服不住没有想到现在居然演变成了这样一个局面他看着那轮明月心中苦笑不已。马艳菲悠悠的说:“说吧!你约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马艳菲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聪明加上女人的直觉她当然不会不明白汪东涵是另有目的的。不过她现在也有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接触汪东涵她开始现汪东涵和自己所接触的男生不一样虽然和她梦想中的白马王子有着很大的区别但是却有着一种令人无法捉摸的感觉就仿佛那个虚幻缥缈的梦中王子一样。

“我说不出口”汪东涵当然懂得欲擒故纵这个时候让他说出来当然还不是最佳的时机了:“你让我怎么说出口呢?我真的说不出来。”

马艳菲放开汪东涵盯着他深邃的黑白分明的眼眸说:“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呢?”

汪东涵叹息苦笑:“我真的说不出来如果是你你是否能够说出来呢?明知道我是要利用你你还让我说出我的目的你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马艳菲似乎平静了许多心情了变了许多整个人变得不一样了:“你不要问我为什么?你到底说不说?”马艳菲的心里很奇怪汪东涵连林科都不怕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自己这个弱女子去解决的吗?她很好奇女人的好奇心一向都比男人重的。

汪东涵叹口气垂下头然后默默的说:“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真的说不出口。”

马艳菲生气的说:“你不说就算了哼我走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这个时候宿舍门一定关了马艳菲和看门的大妈关系不错所以应该还没有问题的。

汪东涵居然没有挽留任由马艳菲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其实他也在赌人生就是一场赌博不赌的人生不叫人生。

他默默的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默默的仰起头来看看学样食堂上方的圆月今天晚上好像是农历九月十七吧!怪不得月亮这么圆清辉遍地夜风徐徐有点凛冽的味道。

欲渐秋深了气候一天天的凉了起来汪东涵感觉有点凉不过他要打赌马艳菲一定不会回去睡觉的。

马艳菲确实没有走她在汪东涵的注视下走向了宿舍方向却在汪东涵看不到的地方转了一圈从另一边渐渐的靠近了凉亭现在的她就潜伏在凉亭之外的地方从侧边窥视着汪东涵。汪东涵仿佛是一个姿势没有动静静的仿佛一尊塑像似的任凭清寒的秋风吹拂着他长长的头。

马艳菲觉得有点冷时间渐渐的流逝夜越来越深如果门房大娘睡熟了门就不好叫了所以先沉不住气的是马艳菲了她溜着凉亭外边悄悄的转到汪东涵的背后才悠悠的钻了出来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汪东涵的背后突然一把蒙住了他的眼睛故意压着声音低沉的说:“我是鬼……”

汪东涵“嘿嘿”的笑着说:“还是个女鬼是个漂亮的女鬼我就喜欢漂亮的女鬼。”

说着汪东涵伸手一把拉住马艳菲的胳膊然后狠狠的扯了一把马艳菲就跌进了汪东涵的怀抱里。马艳菲突然间觉得很开心很幸福有一种恋爱的味道难道……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可能这也太快了吧!怎么可能?

汪东涵看着怀抱中娇艳欲滴的美女清朗的月光下那种水平线治艳的美透露着一股淡淡的妩媚性感的身材让她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着一股诱人犯罪的气质汪东涵的**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看着汪东涵火辣辣的眼神马艳菲脸蛋儿红扑扑的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的吐出一句羞涩的话语:“你……你的眼神好色啊!”

汪东涵却是无言只是嘴角笑意翻转然后一口狠狠的就吻住了马艳菲的嘴唇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委实让马艳菲感觉很突然。汪东涵尽情的吮吸着美人香润的汁液是吮的马艳菲魂不附体般的出醉人的娇哼。

吻的过程中汪东涵的手很顺利的解开了马艳菲的裤带解开了牛仔裤上的纽扣拉开了拉链他的手很顺利的伸了进去隔着马艳菲的内裤轻柔的抚摸那一刻马艳菲感觉整个灵魂都是软绵绵的强烈的快感让她内心有点痴醉了起来。

汪东涵的舌头很灵巧的伸进她的嘴里尽情的翻转挑逗的马艳菲欲火焚身呼吸急促汪东涵的手也成功的退缩再进这一次却是贴着她温润的小腹直接插进了内裤里边敏感的马艳菲双手猛然就抓住了汪东涵的手她挣开汪东涵的吮吻气喘吁吁的说:“汪东涵不要不要摸那里……”

汪东涵无语了这个女人太冷静了把贞操看的太重了而且她也太现实了现如今这样的女人不多了看来马艳菲确实是一个令人不容易摆弄的女人。

现在的女生通常很梦幻对美好的爱情特别的憧憬而且随着社会的逐渐开放性对她们来说充满了好奇可以说只要是中意的男生只要这个男生稍微的用点心通常情况下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但是马艳菲是个例外她对自己的贞操看的很重。即使连触摸都有强烈的反应更别说……汪东涵有点失望了。

看出汪东涵的失望后马艳菲悠悠的说:“不能我们不能那么做我说了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生其他的我都可以给你但是唯独这个不行要么你强*奸我!”

对于有机会顺利占有的男人来说他们通常是不会选择强*奸这样的途径的强*奸那是禽兽行径。汪东涵虽然喜欢美女。但是还不至于就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来的。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决定还是从感情上下手吧!现在他对这个女人的兴趣陡然的提高了男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明明有机会得到对方却拒绝这样会男人的性趣汪东涵也未能幸免三十一个男人均为得到最重要的东西的女人这对汪东涵来说真的是具有挑战性的。

如果原来是没有**的话那么在这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而且再到现在他对马艳菲的**已经在渐渐的加强了。“冷吗?”汪东涵从感情上下手了不等马艳菲回答他汪东涵就抱紧了她。

马艳菲当时一阵的感动心里挺酸的汪东涵的怀抱很温暖也很有安全感马艳菲第一次对一个男人的怀抱产生这种感觉她的心跳的好快。

过了好一会儿马艳菲才悠悠的说:“我……我可以叫你东涵吗?”

汪东涵微微一愣然后微笑着说:“当然可以!”女人的想法汪东涵知道自己已经进步了一点了他故意不提今天晚上的目的然后说:“夜深了我送你回去吧!”

马艳菲有点眷恋这个温暖的怀抱:“我想知道你今天晚上约我的目的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会睡不着的。”汪东涵故意很为难的样子:“可是我说出来你一定会很伤心的。”

“不不会的如果你是为了我的身体的话我才会伤心今天晚上我很开心真的我现你和别的男生不一样。”

汪东涵又愕然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可是我一定比其他的男孩儿更令你失望。”

马艳非娇嗔道:“不会的你放心吧!如果你是想让我帮忙的话那你就开口我会帮你的但是我也有条件的。”马艳菲动了小女人的心思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与众不同的男生她当然不会错过了。

“条件?”汪东涵饶有兴趣的说:“什么条件?”

马艳菲娇滴滴的说:“我想和你交朋友可以吗?”汪东涵被马艳菲这句话给吓了一跳:“你说什么?”马艳菲垂着头低声的说:“我想和你做朋友你愿意吗?”

汪东涵尴尬的笑着说:“当然没有问题!”马艳菲的心思汪东涵当然心知肚明了!这就说明汪东涵对她产生了一定的吸引力。

马艳菲说:“那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约我的真正目的了?”

汪东涵很慎重的说:“可是如果你出卖了我我有可能会死!”

马艳菲吓了一跳:“有……有那么严重吗?”

“当然!”汪东涵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迟迟不肯开口了。”

马艳菲沉默了半天说:“那我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不会出卖你呢?”马艳菲对今天汪东涵的目的可是越来越好奇了!她实在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汪东涵如此慎重的。

汪东涵苦笑说:“我也不知道。”

马艳菲咬了咬牙说:“只要你不要那个其他的我都可以满足你我……”

汪东涵心里有点迷茫现在的情形让他很为难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马艳菲思量再三还是觉得相信她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自己真的要她去挑拔金昌盛的两个阿标阿彪的话那就应该相信她。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你知道我们学校上边的那个金昌盛夜总会吧?”马艳菲说:“我知道听说那里还有跳脱衣舞的呢!”

汪东涵点点头说:“学姐我想让你去那里。”

“什么……什么?”马艳菲吓了一跳“你……你想让我去跳脱衣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