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诱杀(6)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已是初秋估计这也是今天的最后一场雷雨了吧!

今夜的雨下的有点大气势磅礴天地之间都被雨雾给迷蒙了起来。萧素滟也没有想到今夜的雨会这么大!大雨如注深夜的温度已经渐渐的清冷了起来马上就要进入诱杀的最后阶段了!萧素滟的内心有些紧张刚一出门整个人就被那股寒凛的风给吹的打了一个激灵。萧素滟穿的有点太单薄了。

她木立在大众舞厅的门口看着眼前飘泼的大雨心中百转千回一种无言的惆怅涌上了心头她凄然一笑然后在内心自问:“人为什么活着?”

如果是在以前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为了自己的女儿!

可是现在呢?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吗?还是为了那畸形般的恋情呢?原来爱一个男人就是能够为了他牺牲?萧素滟不知道此时此刻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风有点冷雨有点大自己的心有点不平静已经十一点多了快十二点了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晚回家了吧?为了自己爱的男人她破例了!

终于迈出了一步她撑开了雨伞。等她迈出第二步的时候天蓝色的雨伞就响起了“砰砰砰”的杂乱的声音好像是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一样。

萧素滟的脚步好像不再那么坚定高跟鞋走在雨水涌流的板砖地面上出不清不楚的“瘩瘩”的响声。大众舞厅门口的街道车流都已经少了行人更是无多性感妩媚的萧素滟就仿佛是一只午夜精灵一般迈着单调而充满死亡韵味的步伐一步又一步的移动着。

风真的很冷萧素滟裸露的皮肤都是冰凉的渐渐的她脚步越来越坚定了难道是因为渐渐感受到了汪东涵急促的心跳吗?

身后五米远不紧不慢的曲麟永带着一脸淫猥的笑意跟在后面他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一边跟随一边欣赏着萧素滟那性感而诱人的背影。

她走的是那么的优美而灵动儒雅而性感每一步都仿佛踩在男人的心上一样温柔而残忍痛并快乐。无耻淫猥的曲麟永正在幻想着萧素滟在换上那种妩媚多情风骚淫荡的样子甚至想象着她那美妙的**声是多么的动听。

男人永远不会改掉意淫这个坏习惯的即使和你上床的是玛丽莲梦露你还是无法克制的要意淫奥黛丽赫本这就是男人。男人对女人美好的幻想就像是女人对珠宝的幻想即使拥有了一条金项链她带是会乐此不疲的想要一枚钻石戒指。

已经拐了一个弯大概再有不到五十米远的距离就会进入那条胡同了。

雨势依然是这样的大老天仿佛是在告诉曲麟永它在用这场雨来终结这个炎热的夏季和他的生命。男人在对女人下套的进修是不是从来就不去想这个女人是不是也在给自己下套儿呢?

或许是曲麟永有点自作聪明了吧?他跟的很紧好像怕跟丢了一样。

已经到了胡同口萧素滟的脚已经湿了凉凉的网袜根本不能算是袜!它湿与不湿根本就是一回事。

萧素滟的头被清冷的风给吹乱了妆正在一点点的淡下去雨夜的潮气湿润了整个人的心不是只有脚是凉的她全身都很冰凉就像一具从古墓里走出来的艳尸。

看着萧素滟的步子快了起来曲麟永也赶紧加快了脚步有种急着送死的感觉。

后面十米多远的地方王昌身披雨衣目光锐利步履矫健正健步如风的追了上来他快的跑到胡同口悄悄的看了一眼进了胡同的曲麟永然后嘴角泛起了一抹残酷的笑意他从阴暗处抽出了自己的长刀森冷的猁的刀芒让他心中凛禀生寒他目光如矩然后提刀默默顺着墙脚的阴暗处快步跟在了曲麟永的后面锋利的快刀藏在雨衣里。

雨势仿佛凝固了一般一直是这样的强势。三个人保持着几乎不变的距离向胡同深处而去。这个时候胡同里的汪东涵和陈浩东也看到了三条人影一前一后的走进了胡同汪东涵的嘴角更是泛起了一个残酷而潮弄的笑意他淡然的说:“准备动手了。”

其实陈浩东已经默默的走到了对面一个墙角处隐藏了下来左手紧紧的握着锋利快刀的刀柄目光锐利沉稳充满了坚定和浓烈的杀意。

陈浩东可是已经在道上混了两年比起还是菜鸟的汪东涵他可是经验老道的多了!

汪东涵也是默默的站在了这边的墙角他靠着墙屏着呼吸静静的听着“哗啦哗啦”的雨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许久汪东涵完全静止的动也不动宛若雕像。

终于雨声中夹杂着高跟鞋走在水泥地面上的“嘎哒嘎哒”的声音萧素滟突然出了一声咳嗽冷森森的雨夜里这一声咳嗽仿佛打破了所有的静寂一般汪东涵有点紧张微微抖的手只能更加的用力握紧手中的刀。

“嘎哒嘎哒”的声音仿佛每一步都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似的居然和汪东涵的心跳是一至的韵律。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萧素滟越是知道自己该镇定的她控制自己强烈的心跳和紧张回头对着曲麟永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宛如一道色魂的链子一般缠住了他萧素滟可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啊!曲麟永虽然看不到她的笑容但是那妩媚优柔的笑声却足以勾起他蠢蠢欲动的心了。

“不好意思这里路不好走而且光线很暗真是太谢谢了我马上就快到家了喽。”

可以算是萧素滟在安慰曲麟永吧!他怎么会想到这个阴暗的小胡同里是暗伏杀机呢?

萧素滟回头继续走脚步明显变得很急促了她如同一个溺水之人在奋力的挣扎一般。

他也不知道汪东涵和陈浩东隐藏在什么地方汪东涵就是不想让她知道怕她露馅儿。他所做的无非就是不停沿着这条胡同走。车子就在胡同深处。

汪东涵从墙角伸出脑袋凝视着渐行渐远的曲麟永。天地之间汪东涵的眼睛完全只剩下了曲麟永一个人就连走在前面的萧素滟都仿佛化作了空气。

近了近了更近了又近了……着呢的是越近了。

汪东涵手中的刀锋已经渐渐从雨衣里显露了出来白色的刀刃和刀锋着冰冷的光芒森森寒意和杀意已经完全融入了冰冷的夜色中。

风吹着雨丝射在自己的脸上汪东涵和陈浩东两个人就宛如雨夜里潜伏在黑暗中的恶魔般神秘而恐怖充满了令人恐惧的杀意。萧素滟已经很优雅很从容很紧张的从自己的面前走了过去。后面就是紧紧跟随的曲麟永……

五米四米三米两米一米五十公分最后一步……汪东涵手中的刀“涮”的一挥一刀白色的刀光在幽暗的胡同宛如一道刺目的闪电般出现在了曲麟永的眼前。刀快刀光亮曲麟永完全没来得及瞪大了眼睛甚至连叫都没有来得及叫出来汪东涵手中的快刀已经闪电般砍在了曲麟永的脖子上。

第一次用刀的汪东涵虽然无法把握那精准的力道和巧妙但是汪东涵出手非常稳而刀势快根本就没有给曲麟永反应的机会一刀就砍在了曲麟永的脖子上。

汪东涵的力道还没有大到一刀可以砍下一个人的脑袋来不过汪东涵这一刀已经完全挥出了他应有的气势一刀见血直接砍断了曲麟永的呼吸道冰冷的刀锋砍断呼吸道的时候那“咔嚓”一声让汪东涵都猛的一下跳了“八米”多高。

一泼鲜血从曲麟永的喉咙里溅了出来汪东涵一刀的手然后手握紧刀柄狠狠的用力一把白色的刀锋“唰”一声就带着一连串的血珠在空中划出了一刀美丽的弧然后“锵”的一声刀尖点地刃上鲜血已经瞬间就被雨水给清洗的干干净净了!

刀还是通体白光锋利而森寒仿佛没有任何一点的改变似的。

站立的曲麟永依然动也不动他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似的。

可是这一切已经生了他想要叫可是一张口嘴里和脖子上的缺口却涌出了鲜红甚至黑的血液宛如一道红色的喷泉一般涌了出来最后满面般的泻落在泥泞的地面上……

“扑通”一声曲麟永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一命呜呼了随后赶上来的王昌和从暗处出来的陈浩东两个人都默默的看着躺下去的尸体还有那把跌落在胡同中间的黑色雨伞……雨依然很大很大很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汪东涵才长长的吐出了口气然后低低的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诱杀计划终于顺利的完成曲麟永就是第一个死在自己手里的人。他第一次杀人。

多年后他依然无法忘记这场雨忘记这个夜忘记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因为那是他第一次杀人。当刀锋砍在对方脖子的一刹那汪东涵居然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快感……

午夜零点多了汪东涵他们三个人提着刀默默的顺着雍长的胡同向深处走出。

到了萧素滟的车子旁三个人才“哈哈”的笑了起来在这个夜深人静风雨交加的晚上完全散出了恐怖阴森的气息。汪东涵将刀递给了陈浩东解下雨衣打开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坐了进去车子里的萧素滟全身冰凉脸色青白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使得汪东涵心头一热然后狠狠的一把就抱住了泪水眼眶里打转的萧素滟:“结束了已经结束了不要害怕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做这种事了……”问题是以后真的不会了吗?还是……

总之萧素滟整个人就如同一只猫咪一般的蜷缩在汪东涵的怀里此时此刻的她没有成熟女人的味道反而多了几分单薄脆弱小鸟依人的味道:“汪东涵只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承受的……”

虽然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她喜欢这个男人。她真的喜欢。

为了他她可以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