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猛虎堂里潜伏的危机(1)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令汪东涵没有想到的是下了手进了医院在病房的门口汪东涵看到一个不该看到的人那个人就是光头庞光。当时的庞光看到叶虎和薛恒正准备迎上来可是突然看到了汪东涵之后庞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变得愤怒而嚣张他大叫一声:“汪东涵我猜你妈的看你这次往哪里跑?”

说着庞光就冲上来准备打汪东涵可是刚刚冲过来就被叶虎大叫一声给拦住了:“光头你给我住手?干嘛呢?老子我还在这里呢?”

汪东涵也没有想到这个被自己打了的庞光居然是烈火帮猛虎堂的人忍不住的看了陈浩东和王昌一样三个相互看了一眼也都没有说话。

薛恒的表情依旧淡漠:“光头到底这么回事?你和汪兄弟有什么过节吗?”

估计是庞光以为有叶虎在这里就什么都好办了所以此时此刻的庞光显得特别的嚣张几乎是大叫大跳着:“虎哥恒哥你们不知道把永哥打住院的人就是这个汪东涵。”

叶虎和薛恒一听当时都愣住了然后默默的看向了汪东涵不明白就里的陈浩东当时大叫一声:“**你老妈你不要血口喷人行不?我们东涵哥什么时候认识你们永哥的你***是不是想公报私仇呢?我……”

陈浩东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汪东涵制止了陈浩东他一脸淡然的微笑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一样:“你所谓的永哥是不是一个染着几缕红头的青年被打的地点是不是ZZ路呢?而且还是在一辆红色的出租车里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鼻子大出血基本上是内伤?”他一边低着头加快着傍晚坐出租车时自己打的那个人一边悠悠的问道。

“没错那就是我们永哥。”庞光很大声的说看样子确实是仗着叶虎在旁自己底气足了不少所以一点也不害怕汪东涵如果没有叶虎和薛恒的话估计他会吓得屁滚尿流。、

只不过相比汪东涵打了麟永诉意外此时此刻的汪东涵简直就让叶虎都吓了一大跳不止叶虎就是陈浩东和王昌也都傻了眼。因为汪东涵在听完这句话之后竟然跳起来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光头庞光的胸口庞光当时闷哼一声狠狠的就在医院的楼道里摔出了三米多远。

汪东涵只有十五岁一米六五的身高这一脚的力道让叶虎都心中一惊脸上充满了残酷的笑意:“汪兄弟这是干什么?庞光好歹是我猛虎堂的人你当着我的面打他那不是在打我叶虎的脸吗?”

陈浩东和王昌的心跳也狠狠的加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汪东涵这一脚踢的除了他所有的人都吃惊而且还是大吃一惊这一脚踢的委实太突然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可是踢了之后汪东涵却是一脸微笑的说:“虎哥我也是猛虎堂的人不是吗?我这一脚也许踢的以下犯上了因为毕竟我是今天加入烈火帮猛虎堂可是我想虎哥也不希望新人对猛虎堂失望对烈火帮失望吧?”

汪东涵这话说的有点让叶虎摸不准头脑一向面带笑容的叶虎现在是想笑都笑不出来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令人捉摸不定的人汪东涵的思想太飘忽了思维跳跃的有点快:“汪兄弟这话从何说起?怎么好好的和对猛虎堂失望扯上关系了呢?这话说的可是不清不楚太不好玩儿了啊!”

汪东涵默默嘴角笑道:“我想知道猛虎堂兄弟是不是都是一群不会泡妞的废物啊?连个妞儿都泡不上这不是说猛虎堂的兄弟都是一群废物吗?”

这话说的叶虎的脸上有点绿尴尬的笑着说:“汪兄弟这话说的什么意思我不是太明白啊可不可以说的明白点儿呢?”

那个庞光灰溜溜的从地上爬起来站在了一边看叶虎对汪东涵很客气的份上他就是再傻也不会再有什么异动了。

汪东涵的笑充满了浓重的嘲讽意味:“因为我最近怎么老是看到猛虎堂的兄弟为了女人而和普通人过不去呢?难道当混混的除了砍人就没有别的本事了吗?就算是泡不上妞儿也没有必要抢别人的马子公平竞争的话还算是堂堂正正用下三滥的手段去抢这才是真正的丢了猛虎堂的脸丢了虎哥的脸吧?一个这样也就罢了两个还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得不怀疑我们的猛虎堂了不知道是烈火帮的帮规如此呢?还是就猛虎堂的兄弟如此总之我现在对猛虎堂特别的失望我觉得猛虎堂在烈火帮中的强大实力根本就是吹出来的这样低能的兄弟也能证明猛虎堂的强大吗?这也太好笑了吧?”汪东涵不紧不慢不疾不徐的说着一旁听着的叶虎的脸色却是变来变去就像是变色龙一样。

叶虎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汪东涵这么一说如果他还不明白的话那可真是令人太失望了“汪兄弟的意思我大概听懂了汪兄弟尽管放心对于这一点我一定会认真对待绝不会让汪兄弟你失望。”

薛恒却是看着一旁唯唯诺诺的光头冷笑很显然他对光头没有什么好印象大概这不好的印象正是汪东涵刚刚所说的那点吧!

叶虎的笑容变得有点阴沉了:“光头你给我说说小永是怎么被人打的呢?”

刚刚被汪东涵当下属一样“训斥”让叶虎心里非常的不爽他现在只是想找对象泄一下汪东涵的角色有点太特别他自然需要客气一点更何况汪东涵刚刚所说的仔细一想的确听让他这个堂主感到脸上无光的:“光头你不给我仔细说清楚我会让你吃不了抱着走的。”

庞光浑身打了个激灵看样子估计胆都快碎了不知道一点的嚣张气焰没有了此刻和刚刚的时候根本就是天差地别嘛:“虎……虎哥我……”

“你***不要给我支支吾吾把这件事给我从头到尾说清楚。”

庞光哆哆嗦嗦的将那天在一中附近的歌舞城生的事给说了一遍旁听的薛恒脸上尽是不屑甚至有点嘲讽的笑着。而叶虎的脸上理旬布满了阴沉的笑意估计任谁听到这样的事情也会不爽的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最后的结局是你还被对方给打了这更加的丢脸简直脸都丢到家了。

听完了之后叶虎阴森森的笑着说出的话异常的冰冷那房间压抑着的强烈杀人意绪让庞光双腿不停的打着摆子有点再跳迪斯科的味道。“那么今天是怎么回事呢?”

庞光又唧唧哝哝的将今天的事情给说了一遍不过具体汪东涵是怎么将曲麟永打成重伤的他不知道也没有说。

听完了这个故事的叶虎只是阴森森的笑着走到庞光的面前很温柔的说:“不错光哥的光荣事迹我叶某人算是领教了小恒啊听说前两天有人送了一套《辟邪剑谱》据说那玩意儿练了之后武功高强可以独步武林哥哥我倒是觉得光哥倒是非常有这方面的天赋啊!晚上拿出来好好的培养培养我们伟大的光哥练练《辟邪剑谱》去。”

操叶虎居然说的这么婉转听起来仿佛还像是给人奖赏似的只是听了这个话的庞光确实双膝一屈“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虎哥我错了不要啊……”

叶虎如果真的想“动”一个人的话对那个人会特别的客气说的话非常非常的客气但是说话的口气却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一个“光哥”已经让庞光看到了那忽然降临到自己面前的死神。

庞光可是见过这样的叶虎那是一个勾搭叶虎女人的兄弟但是一口一个哥的叫着最后那个兄弟可是不仅仅是被阉了那么简单据说被阉了之后每天被人用钢管插后庭那家伙每天过的日子可是生不如死啊!叶虎连自杀的权利都不给他一直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十七天终于被折磨死了。

庞光求了半天而叶虎只是淡淡一笑说:“光哥《辟邪剑谱》练成之后小弟我可是等着喝你的庆功宴的啊!别让小弟对光哥的崇拜之情落空哦!”

说完转身就进入了曲麟永的病房庞光转身一把抱住了薛恒的腿大声的呜咽了起来:“恒哥救我啊!救我……我不要做阉人啊……”

薛恒只是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充满嘲弄意味的微笑:“其实练《辟邪剑谱》也不错练成之后你就可以独步武林了到时候说不定我薛恒也要找你庞大侠签名了呢?”

说完狠狠的一脚勾在庞光的脸上庞光当时一头就撞在了墙上:“**的畜生老子的裤子是今天刚刚换上的。”

庞光这次彻底是玩儿完了仿佛惹上了汪东涵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似的。

汪东涵看着跌倒在墙脚的庞光冷冷一笑然后跟在薛恒的后面进了病房。不过他心里清楚现在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那就是这个叶虎口中的“小永”。

听这个称呼叶虎对他似乎很重视的样子而叶虎刚刚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拿庞光做替死鬼而已也就是所谓的弃卒保车而已。

还没有进猛虎堂就和猛虎堂的核心人物生冲突汪东涵也知道自己以后需要小心了。不过好在自己跟的是薛恒而且他感觉薛恒冷然淡漠对那种强迫女人的人很是不屑的样子那么和曲麟永同流合污的可能性不会太大甚至有可能还看不顺。汪东涵心里只希望是这样子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