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万事开头难(1)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两年时间其实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汪东涵说两年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稳定的展空间毕竟现在的他还什么都不是。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想要踏踏实实的走出第一步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对于汪东涵来说J市的霸主就是他的第一步而J市霸主的第一步就是一中的霸主。

现在汪东涵在一中不敢说是霸主但是至少已经为人所知了刘思凯在一中混的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可是广场一战刘思凯是落花流水以惨败收场在一中可以说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汪东涵和闫思彤两个人在七叉广场的小树林里“秘密幽会、勾勾搭搭”吃过饭回到宿舍的陈浩东却够忙了。他们宿舍的门都快被开的散架了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都是进来加入汪东涵的旗下的。

陈浩东忙的是不亦乐乎一边收保护费一边记录下这些人的姓名班级来。当然其他的几个人也同样在收保护费收小弟连陈浩东都没有想到昨天晚上一战今天中午就这么有见成效这简直就是化学反应里加了催化剂嘛也太快了吧?

正忙着然后突然有人推开了门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因为出现大门口的人是一中比思凯混的还牛B的两个人那就是林科和黄飞。两个人同时来了这确实够震撼的连陈浩也有点意外虽然刚来一中不到几天但是在一中谁抗霸这是需要知道的所以林科和黄飞他也认识。黄飞抽着一根烟走在前面林科双手插在裤口袋里神色悠然的跟在背后两个人进来所有的人都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这两个人却也不客气进来就在刘山的那张床上坐了下来。黄飞弹了弹烟灰然后抽了一口烟很潇洒的吐了一个圈圈这才盯着陈浩东说:“汪东涵呢?”

陈浩东淡然一笑说:“你想见东涵哥?”在一中混的最好的是林科其次才是黄飞但是黄飞却是一个很嚣张的人。林科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很的人普通的衣服小*平头个头也不到一米七很难想像这样的人是怎么混起来的。

黄飞咧嘴一笑很张狂的说:“甭跟我废话我是在问你汪东涵呢?”

陈浩东淡淡的笑了笑说:“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了我可以转告。”黄飞却是一阵冷笑他“唰”的一下将手中的半截烟给弹了过来陈浩东闪身躲过然后瞪了黄飞一眼说:“收敛一点不要把我们当新生看我再强调一遍有事就说有屁就放你最好给我客气一点刚才的无礼是给你面子惹恼了我我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你信不信?”

黄飞做出一副流氓状:“哇噻我好怕啊!**的你为以你老几刚来一中就这么嚣张想在一中立棍立什么棍你以为一中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方吗?操叫汪东涵滚出来见我。”

陈浩东一咬牙然后打开柜子“唰”的一声从柜子里拿出了自己的弹簧刀他指着黄飞大声的吼道:“妈的你以为你老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想见我们东涵哥就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等着不要我给你脸你不要脸。”

黄飞面色遗憾然后讥诮的笑道:“小子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别拿把刀就以为穿上新衣服就是过年了拿着一把刀就以为自己是杀手了给我脸你***也配?”

陈浩东不再说话狠狠的一刀就刺了过去黄飞的脸色猛然间就白了他还真没有想到陈浩东简直就如同亡命之徒一般说刺就刺不过毕竟经常打人也练习出来了一点当时一翻身就躲过了陈浩东一刀刺空当时又猛然一划似乎算准了黄飞会逃一样也逄准了他会躲到林科那边一样这一刀实实在在的在他的胳膊上划出了一道口子刀很快伤口很深顿时一股鲜艳的红色液体就涌了出来黄飞的脸一片惨白看不到丝毫的血色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那骂人的声音都在抖了:“**的你这个神经病给老子滚远一点……”陈浩东狠狠的一咬牙冷冷的说:“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刀不够我就再给你添上一刀直到你满意为止。”

说着陈浩乐手中的弹簧刀再次一抖冷光一闪(电脑阅读net)陈浩东一刀就向黄飞扎了过去黄飞当时就吓得“哇哇”乱叫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一声底气十足很是振奋人心的声音传来了:“住手。”

陈浩东手中的弹簧刀硬是硬生生的顿在了半空中而缩在刘山床后的黄飞则是面无人色浑身剧烈的抖个不停冷汗涔涔的冒着。汪东涵走进来瞥了一眼黄飞然后冷冷的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牛B的大人物来找我原来只一个胆小如鼠的无能之辈这未免也太讽刺我汪东涵了吧?难道汪东涵也是那种一看见刀子就躲在床后面‘哇哇’乱叫的人吗?真是可笑!”

黄飞被汪东涵讽刺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一时间哑然无言了起来。汪东涵又看了林科一眼这一眼神变得慎重了起来这个男生看起来是那么的平凡却能够在一中混的最牛说明不是一般的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个道理汪东涵还是明白的。

汪东涵默默的在自己的床铺上坐了下来他淡然的问道:“两位来找我有什么事我已经回来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等着睡觉呢。”昨天晚上就没有睡好一上午都没有精神现在的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汪东涵可是比较喜欢午休的。

林科微笑着站了起来说:“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这个新来的新生长什么样而已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交个朋友互不相干我也给新生一条活路。”汪东涵点了点头说:“这句话听起来还像是人说的刚刚那些话听起来就是狗叫了。”他伸出了手说:“那就看看我们能够和平共处多久了?”他的意思表达的很含糊简直和没有说一样不过意思也很明白那就是你说的想和平共处那我现在就和你和平共处等到我不想和平共处的时候那就只有兵相见了。

林科面色一沉阴着脸说:“给别人机会就是给自己机会不要太过分了。”

汪东涵也不甘示弱:“机会不是靠别人给的而是靠自己争取的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没有什么过分不过分我要的很简单就是————一中之王。”

林科冷冷一笑说:“只怕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别把所有的人都想的那么不堪。”

汪东涵依旧淡然“命运不是肯定的瞬息万变我这个人是不相信命运的我只相信我自己和我的兄弟。”说着他看了盾陈浩东让陈浩东心头一酸是啊!相信兄弟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汪东涵这么做也可以看做是当着这些新人的面在收买人心吧!

总之林科的心沉了下去这个汪东涵……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他默默的走了出去到了门口的时候他站立了片刻没有回头而是悠悠的说:“我这个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太如果你要与我为敌的话我也不是吃软饭的到时候大不了鱼死网破。”

汪东涵依然淡定:“我产瓷器很精美的瓷器我是不会和你玉石俱焚的如果那一天生了你最好把你的浑身解数都使出来不是你灭就是我亡我们之间是不可能存在玉石俱焚的。”

林科冷哼一声黯然离开。

剩下的黄飞捂着自己的胳膊鲜红的血液已经染红了他的手他那个样子看起来就仿佛是虚脱了一般。

汪东涵盯着黄飞说:“感觉是不是很爽呢?你居然敢一个人来我的地盘上撒野你说是不是活该呢?”黄飞定了定神然后忍着胳膊上的痛苦站了起来说:“好很好我们的梁子结定了我会报复你们的。”说完狠狠的瞪了汪东涵和陈浩东一眼然后快步的向外走。汪东涵的嘴角习惯性的扬起一抹笑中笑:“不送。”倒是陈浩东说了一句令人很意外的话:“我送。”声音很冷带着一丝不悄的意味果然陈浩东小冲了几步然后狠狠的一脚就踹在了黄飞的屁股上黄飞没有防备跌跌撞撞的飞出了宿舍还跌了一个狗吃屎这一优美形象顿时惹来了众人的哈哈大笑。

一直以来整个学校都是一批压着一批新生只有到了升到高三才可以混出头来可是现在这批新生冒出来了一个汪东涵和陈浩东这才让这批新生看到了希望一个出头、一个不让人欺负的希望!

随着林科和黄飞的离开整个宿舍都安静了下来汪东涵看着那帮新人简单的说:“你们都是来跟我的吧?”这帮人不敢含糊一个一个都赶紧点头称是。

汪东涵也点了点头说:“好不管你们是现在跟我还是以后跟我不管你们是真心跟我还是为了不想受到伤害总之跟着我汪东涵混我会让你们每个人都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光明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只要你们相信我就够了!浩东带他们去别的宿舍去我要睡觉了你……你也睡会儿吧!”

“谢谢东涵哥我能行你好好休息吧!”说完领着这一帮人默默的走出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