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交锋·点燃战火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壁虎在牢里这几天拼命的抽烟。任何人都不敢上去搭话,因为只要稍微有一些话语不和,壁虎就会打人。而且壁虎最近下手越来越狠,跟着自己的小弟也没有手软,打到吐血为止。所以用陈默的话,就是让他冷静几天再说吧。

江湖上的人都在风传着《和纹胜》出了内鬼的事情。几个老大特意在一起碰了一下头;那一天可谓是旧城区黑道的节日,久未露面的龙六也被白大雪用专车护送了过来。最让所有黑道人惊讶的其实不是别人,正是鬼见愁。他下车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没有认出来这个人是谁:眼睛发着光,而且走路的时候终于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可以走直线了。龙六在门口看到了鬼见愁,点了点头。鬼见愁在这个已经十摄氏度的天气里,下半身虽然穿着西裤皮鞋,但是上面却穿了一件套头的短袖;他的左手上密密麻麻的缠绕着绷带,看着如同袖子一样。这个另类的装束放在小年轻上还合适,但是鬼见愁就有点格格不入了。

天知道鬼见愁这几天受了多少苦。戒毒,尤其是几年的毒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的。鬼见愁请来的医生花了重金,采取了西医方式的控制疗法。但是鬼见愁急功近利,觉得阶段性戒毒已经无法满足旧城区事态的发展进度,所以他用了自己的方法。拿出自己的指虎,每当自己有了毒瘾时,就朝着胳膊扎进去。疼痛并不能终止毒瘾的困扰,但是这种久违的冰凉感让鬼见愁开始陷入了自己年轻时出生入死的回忆之中不能自拔。鬼见愁不愧是旧城区四大天王之一,他没有向着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妥协。他在折磨自己的身体折磨自己的精神,以此来达到控制自己的目的。

绷带是出门前那个本来被请来戒毒的医生帮他包上的。这个医生确实很惊叹于自己这个病人的意志力。“你是不可战胜的。”医生由衷的说道,觉得一个人可以战胜这种根深蒂固的精神上的敌人与依赖,绝对是一个坚不可摧的人。

但是鬼见愁出门之前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但是这一次我还真没有战胜的把握。”

车很多,防御很严密。几个老大都知道螳螂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斩首”,群龙无首的黑帮就是一盘子菜。

大猛子下车的时候一群人不约而同的叫好,仿佛大猛子已经挫败了螳螂的奸计一般。殊不知这其实就是损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买卖。但是大猛子依旧没有变,**呼呼的笑容挂在脸上,不同的是他今天难得的穿了正装。

三个老大站在门口,秦叁是不在的。估计他要是站在这个位置,就算上面的三个人没有异议,下面的一些杂乱的痞子们也不会答应。

“白大雪呢?”今天的会就是白大雪付钱办的,所以没有见到东主龙六觉得相当奇怪。

“在路上呢?”大猛子猜测了一句,然后看了看手表,钻石的。“这个点新城区到这里可能要堵车。”

“先上去。”鬼见愁说道,也不理会其他人,径自离开了酒店门口。剩下的大猛子和龙六相视一笑,也随后走去。

关上了门,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大猛子终于乐出了声:“我丵操,你还真戒毒了?”他说着捅了一拳鬼见愁的伤口。鬼见愁似乎很难忍受这种痛苦,但是还是没有理会。直到到了楼上的包间门口,几个黑西服恭敬的鞠躬,然后打开了门,同时用耳机汇报着几个人的情况。看得出白大雪对于这里的保护是很严密的,他对于石佛和螳螂也是相当的忌惮。

进门之后,桌子上已经放了不少菜和酒了。三个老大依次坐下,大猛子也不客气,用牙要开了瓶子盖,然后开始倒酒。、

“是不是有麻烦了。”龙六问道坐在自己身边的鬼见愁。龙六和这个家伙死磕了不知道多少年,自然知道鬼见愁不是可以轻易请出来吃饭的人物。他本身就不好交际,今天过来必然是有什么正事。

果不其然,鬼见愁并没有理会大猛子递过来的酒杯,而是驱车直入的开始了自己的主题:“百宝有点问题,可能螳螂那边下一个对付的是我。”

“干一杯。”大猛子举杯对龙六说道:“庆祝我们就要失去大鬼这个**了。”

龙六却没有因为这个玩笑而笑。他知道既然鬼见愁肯把这句话说出来,那就代表着确实这件事不好解决。螳螂的手段龙六是知道的,所以龙六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一时间三个人都沉默了。

“妈的,咱们三个害怕他个黄猫崽子?”大猛子看没有人理会自己,扔下了酒杯。

“就算他是个黄毛崽子,那背后的石佛呢?”龙六冷笑了一声问道。

没有人说话了。

“大米你怎么处理。”龙六问道,转移了话题。

“我有用。”大猛子说道:“大米是个好用的工具,我要用他来收买人心。”

“有道理。”龙六点头。

三个人又没有话了。

“白大雪怎么还不来?”鬼见愁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妈的自己能来已经是给他面子了,但是要是白大雪都迟到,那么鬼见愁觉得自己受了侮辱。

门外忽然骚乱了起来,几个人还没有反应,门就被外面的保镖推开了,冲进来就围住了他们。

“不好意思,今天老板不能来了。”保镖说道,神色紧张:“我们现在送几位贵客先回去,日后老板再登门谢罪。”

“怎么了。”大猛子一边起身一边问道。

“老板在城郊那边被人堵了。”保镖一边用耳机焦急的打着电话,一边送众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