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交锋·端倪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拎着刀的人在追赶,时不时的挥舞那么一下。狂犬知道自己现在回过头去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也不恋战。去哪里能跑掉……狂犬在算。

首先这么多人追赶自己,应该先将他们卡住一会……这么想着,狂犬开始想着狭窄的巷子里冲刺。 毕竟那里进去后枪就用不上了。妈的,早知道就该听姓右的一句……狂犬在后悔,其实我提醒过他的,如果真的要万无一失,最好还是带一把枪在身上。虽然不能保证全身而退,但是起码可以保证的是能够吓走一部分人。这一群老一代的黑道,还是不能放下枪所带来的那种耻辱感。这也正是让别人有机可趁的最大死穴。

后面的人果不其然因为要一个一个进巷子而迟疑了;毕竟没有人愿意第一个进去和狂犬玩亲密接触。这么一来就给狂犬争取了几秒钟。之后对方既然人多,还是涌了进来。可以了,狂犬回过头,亮出了自己的砍刀,然后甩了出去——这可真是狂犬的绝活了,刀横着飞过去,力量之大就算碰到了周围的墙壁,也没有改变其飞行线路,直接锛倒了冲过来的第一个人。狂犬根本就没打算回头去拣刀,而是立刻转头继续跑。后面的人因位一个倒下去的人挡住了,又给狂犬争取了几秒。狂犬已经跑了出去,而后面的人刚刚将倒下去的人搬开继续前进。

但是出了巷子后,已经没有狂犬的影子了。

“妈的。”后面刚刚挤出来的杀手愤恨的说道,然后拿起了电话,打了出去。接通之后挂断,又打了一个:“事情黄了。”

不一会第一个电话接通的汽车到了,几个人立刻跳上去,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狂犬在哪里??谢天谢地,这附近就是厨的面馆。狂犬跌跌撞撞的进去后,长兵立刻就明白了狂犬要出事,所以直接拉着狂犬直奔柜台,让他躲起来。然后长兵就给自己以前的手下打电话,说自己的饭店被人找麻烦了,赶紧来人。长兵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了解狂犬,如果他是说让人来救狂犬,狂犬的脸上是挂不住的。

人来了,在外面转了转又回去。长兵这才确信没有人继续蹲守,于是将狂犬让到客厅喝茶。

狂犬先是给大猛子打了电话,说了自己的遭遇,然后说,带几个人去查一下黑脸。 毕竟自己去查黑脸之后立刻就遭到了袭击,时间点上不由得叫人怀疑。办完事之后,狂犬道了谢,直接走了。而长兵端着一杯热茶,看着狂犬的背影,不由得坐在了椅子上,叹了口气。“人走茶凉,看来是真的。”长兵说罢,摇摇头,只怪自己自作多情,起身继续收拾饭馆去了。

黑脸是第一个赶到大猛子那边的人。因为很快就知道了狂犬出事的事情,立刻他头皮就发麻。去了之后他直接就对大猛子说了一句话:“我是被陷害的!我没有对付狗哥!”大猛子看了看黑脸,吃吃的笑了。

狂犬到了之后,端坐在椅子上,脱去了上衣,让帮会里的医生给他包扎着背后的一道一道伤口。

“黑脸说不是他。”大猛子指了指坐在旁边忐旎安的黑脸说道。黑脸很拘谨,不敢多说话。

“不一定是他。”狂犬闭着眼睛,显然后背的碘酒刺激皮肤不是那么好受。“我只是说巧合。要真是他的话,他也该换个时间点。不然这样黑脸有点惹祸上身的意思,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黑脸听了以后拼命的点头,表示自己支持狂犬的观点。大猛子笑的阴阳怪气,看着黑脸说道:“说不定大家都这么想,所以他正好利用这个……这个……盲区,大概是这个意思吧?然后反其道而行埃”

大猛子说完后狂犬和黑脸都惊讶的看着他。倒不是两个人意外大猛子的猜测,而是——狂犬问道:“你最近看什么东西了,说话怪怪的。”

“孙子兵法,白大雪给我的。”大猛子拿出了一本书晃了晃。

“我丵操丵。”黑脸忍不住小声说道。

“黑脸你先回去。”大猛子扔下了书,说道。“我有事情和狂犬说呢。”黑脸还想趁机再辩解几句,但是大猛子已经假装喝酒不再理会。黑脸只能悻悻的走了。

狂犬紧了紧自己身上的绷带,问道:“怎么了。”

“龙六刚才过来了一趟。”大猛子不动声色的说道。

“龙六?”狂犬明显心动了一下,但是不再多说。

“嗯,他说你最近的行为风头似乎过高了,让我放你一马,说你绝对不会谋反。”大猛子看着窗户外面,冷笑着。“看来你演的很真实啊,都以为你要上位。”

“能骗住人最好。”狂犬低声说道,没想到龙六担心的竟然是自己的安危。

“账本怎么样了。”大猛子点上了一根烟问道。

“都有亏空,但是有一件事让我在意。”狂犬看了看门口,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大猛子身边耳语了几句。大猛子听完后笑出了声。

“黑道不会这么做吧?”狂犬重新坐下后,问道。

“你呢?你的账本怎么样?”大猛子笑着问道。

“一样。”狂犬说道。“所以我觉得有鬼。”

“查一查。”大猛子说道。“别冤枉一个好人,也别放过一个坏人。”

查一查。

同一天的下午,旧城区最大的一次税务调查,在展海阳的吩咐下悄悄的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