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交锋·败笔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狂犬坐在堂主会的桌子上,一反往日的沉稳。这个动作难登大雅之堂,所以所有人进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坐在桌子上的人应该是海蜇;但是看到狂犬低着头抽烟的脸,所有人又不敢说话了,只能安静的坐在了椅子上。

隔阮五的,人到齐了,除了不该到的人都到了。大猛子自己也没有出现在例会上,让不少人议论纷纷,但是狂犬咳嗽一声,没人吱声。

“海蜇今天不来了。”狂犬指了指唯一一个不知去向的位置说道。“他在追内奸。”

“内奸。”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重复了一遍,虽然大家对于这件事似乎都有所耳闻,但是当这个词眼真的摆上桌面后,显然严重程度有了质的飞跃。有人窃笑,有人愤怒。但是所有人似乎都知道了海蜇追的人是谁。

“姓右的跑了。”狂犬指着空荡荡的座位说道。“妈的,想搞我……支走了海蜇后就跟我拔枪相向了……”

“呵呵,找死。”黑脸在下面冷笑道。一群人也哄堂大笑。

“没错。”狂犬狞笑的表情还真是不常见。“虽然我被车砸了一下,但是,妈的,老狗也有几颗牙。和我玩贴身战,他还不是对手呢。这小子现在跑不远,他的腿上被我崩了一下,你们都留意着自己地盘上的诊所医院什么的,都看好了,别让他跑出去旧城区。而且这小子很有可能带着一些我们不能被人知道的证据一类的账本……你们懂得。”狂犬说完后扫视了一下下面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群:“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看不顺眼这个小子,但是,妈的,我要活的。”

活的……下面的不少人都一脸失望。

“散会。”狂犬打了个哈欠,看得出人还是比较累的。

“龙头呢?”大米坐在下面,用自己的半个舌头小声的问道,毕竟大猛子的位置空着很不常见。

“有事。”狂犬没有过多解释,大米点点头,也不追问,随着人流离开了堂口。狂犬在他们都走了之后,才缓慢的从桌子上几乎是爬了下来。

大猛子从后面出来了,看着狂犬,并没有伸手去扶,因为他知道这样会伤到狂犬的自尊,只是问道:“怎么样。”

“腿还是不方便。”狂犬擦了一下头上的汗珠,看得出并不是那么轻松。

“是谁。”大猛子话锋一转,问道。

“还不知道。都有可能。”狂犬看了一眼人去楼空的堂口,低低的说道。“快了,应该快要咬钩了。白大雪那边呢?”

“入货的人不是咱们的人。”大猛子笑了。“看来对方还是很谨慎的。甚至要不是姓右的那番话说的合情合理,我到现在都不会相信真的有内奸就在我身边。”

“说实在的,这件事其实有漏洞的。”狂犬点上了一根烟,抽了一口,然后咳嗽了几声。

“什么漏洞?”大猛子本来也想点一根,看到这个情况住了手。

“这件事知道的人,除了你和姓右的,还有其他人,你怎么保证那个人不是内奸。”狂犬沉稳的问道,眼神似乎很深。

“那个人是你吧?”大猛子笑了。狂犬却没有笑,而是点了点头。

大猛子变得严肃了,他从背后给了狂犬一拳,将狂犬打倒在了桌子上;狂犬也没有还手的意思,只是重新站起来然后看了看断掉的烟头,一语不发。

“妈的,我信不过你的话,我**的还能信谁?”大猛子低声喝道。“说实在的,我这辈子就是因为多疑才能活到今天;别说那个姓右的,就连海蜇和木头,我到今天也没有相信过!!老子就告诉你,我还真的**的把这个赌注压在你身上了!!你以为为什么你这么大的能耐,我还不削弱你??海蜇那个混蛋出风头那几年,你看他手下才多少人?”

狂犬还是不说话。

“明确说了,狂犬。”大猛子收敛了自己的语气,然后坐在了龙头的位置上。“下一个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只能是你。”

狂犬的眼睛似乎放了一下光,但是很快就冷静了下去。“谢了。”狂犬说道。

“这是你这么多年忠心耿耿应得的。”大猛子看了一眼狂犬,然后将他手里的半个烟头抢了过去扔在了地上:“但是你得活到那一天。妈的,大鬼都戒毒了,你这个德行,把烟戒了吧。”

“大鬼戒毒了??”狂犬很少这么大惊失色,但是这个消息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嗯。”大猛子说道。“三天了。”

“妈的,他可是抽了快五年了吧?”狂犬说道。

“他这个人,没有办不到的事情。毒品也不例外。”大猛子耸耸肩,似乎很不开心:“小心点吧,五年前那个鬼见愁就要回来了。”

狂犬不再说话了,而是陷入了自己的唏嘘当着。

又是一个电话在我一开机之后就打了过来。我依旧按下了拒绝键。

我打算查看了短信后再一次关机。现在是谁都好,我都不能去接电话。言多必失,这是我个人的总结。所以能减少联系就要减少联系,这才是唯一的出路。至于我的计划是不是可行,我还真不知道。现在完全是赌,希望可以得出我想要的答案。

但是秦叁的短信发了过来,我不得不看了一眼,看完之后,我才知道我错了。

他的短信是:“右子,有漏洞。速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