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噩梦·龙六……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龙六的脑子在不断的发生着闷响,一种挥之不去的声音。这可能跟刚才背后的人用钢管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有关系,那是极度沉重的一击,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明摆着的,这些人并不是来给龙六提醒或者给他一个教训一类的行为,他们就是奔着龙六的命来的。

龙六似乎想起来了许多已经刻意遗忘的事情。包括是谁抱住了螳螂,是谁在他的背后用同样粗沉的钢管砸在了螳螂的脑袋上,是谁将汽油均匀的泼洒在了螳螂的全身。

龙六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他回身,伸手抓住了那根钢管;对方立刻双手抓住自己的钢管,本能的觉得龙六要抢自己的武器。但是这个动作正中龙六下怀,要的就是对方门户大开。只见这个人脖子一裂,然后气管已经被龙六割开了。

“妈的。”龙六捂着自己的后脑勺,手里的蝴蝶刀已经展开了其中一把。“背后玩阴的。”

周围的人看来已经被螳螂教育过了,深知自己这边虽然人手上占绝对优势,但是一个一个来的话无疑还是白送给龙六的,所以在第一个人偷袭失败后立刻选择了群殴的策略,一哄而上。

龙六将手放了下来,看似随意的一甩,另一把蝴蝶刀也展开了。

“除了麦子尖还没人逼得我用双刀呢。”龙六有点不爽的说道,脑勺后面的血流在他的背后,却一点没有感受到痛常“原则上我不喜欢和老乡动刀动枪,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

这话没说完,背后的砍刀已经伴着风声落下。龙六连头都没有转,直接向后踹了一脚——正中背后的家伙裆部,保守估计蛋碎是肯定的了。连同手里的砍刀和人直直的飞出去了四五米。龙六这还是用一个不好使力气的动作就有这个效果,对方显然立刻估算出了龙六的力量大小,不由得放缓了脚步。

龙六知道被围住的话就真的要靠自己的命来拼了,显然他不打算这么被动,所以立刻朝着人最少的方向冲了过去。刀和钢管不断的落下,龙六的招数也是简单至极:格挡,将对方的双手弹开,然后朝着对方的下盘就是一脚。这次是正面,龙六控制自己的力度很好,目标就是对方的膝盖。加上龙六的力气和角度,保管一脚倒下一个。但是倒在地上的人显然没有放弃的打算,有一个人在龙六的背后用砍刀横着砍向龙六的腿,龙六完全没有听到,就感到了腿上一凉。

草。龙六翻过身朝着还握着砍刀的人脑袋上就是一脚。这次这个人半个脑袋按进了土地里,手也放开了。而那把砍刀不深不浅的陷在龙六的肉里。

龙六活动了一下脚,明白没有被砍断脚筋。但是这一来自己想冲出去的打算有点难办了。对面有一个人看准龙六正在思考的时机向前一步正准备在龙六的门面上留一刀,但是龙六将那条被刀砍的腿横着来了一个扫荡腿。人离龙六还远,但是龙六的目的就是将腿上的刀甩出去——而且准且的砸在了对方的脸上。幸亏只是刀背而已,不然就不止是被砸晕了。不过这个鲁莽的动作让龙六的伤口更大了。

“拖住他。”有人说道。“他坚持不了多久!”

没错,血流如注,身上已经有两个不小的伤口了。只要能够拖住龙六,龙六确实坚持不了多久。

但是龙六就是龙六,他自然有自己的方法。蝴蝶刀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就算对方挡住了横劈或者竖砍之后,刀不需要收回来就可以直接在手中旋转给对方第二次攻击。而且龙六跟别人更大的不同是,他的力气。

所以龙六依旧想前,但是这次不是冲,而是步步为营,每一次交手之后,对方或多或少能够占到一些便宜,但是绝对的身上会留下一些伤口。龙六已经换了自己的策略,毕竟对方人太多了,龙六现在只是下意识的格挡着那些刀刃,而棍棒什么的龙六已经选择用自己的身体硬吃了。 毕竟淤青的伤口可以用自己的意志力克服疼痛,而流血真的是一股不可控的伤害,到了极限就算你真是超人也要倒下去。

所以他们频频得手,最狠的一下子是朝着龙六的脑门抡过去的棍子,砸得结结实实的一下,甚至险些将龙六砸倒在地。龙六缩了一下身子,然后用尽全力向前一步,用自己的脑袋顶在了对方的脸上。这个人缓缓倒地,空中还散落着两颗伴随着血液的门牙。

“妈的。”龙六再一次骂道。这一次是骂得自己的身体,已经略微的感受不到方向了,这是眩晕的表现之一。但是好的一方面是,二十来个人现在已经剩下不到五六个。最多在需要三四个回合,自己就能休息了。

对面其中一个穿西装的人看着越战越勇的龙六,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他伸手挡住了一个还要冲上来的家伙,然后对龙六说道:“螳螂说的没错啊,你果然是深不可测……他叫我来办事的时候嘱咐我一定要小心,结果我还真是有点没带够人的意思。”

龙六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明白今天晚上的头儿就是他。“哥们怎么称呼?”龙六喘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血。

“丧头。”对方说道,“本来我是打算一上来就打招呼的……”

“但是螳螂说你不能这么做是吧?”龙六笑的很坦然。

“没错,螳螂说我要是暴露了,你绝对会打算擒贼先擒王对付我。而且螳螂警告我了,我下面的人绝对挡不住你。”丧头开始抽烟,然后将打火机收了起来。“我以为他是个小题大做的**而已,但是现在我信了他的话。”

龙六有点摇晃了,但是手里的刀还是抓得很紧,一步一步得向着丧头走了过去。

“螳螂说给我准备了保险。”丧头的嗓子很嘶哑,很不开心的样子,一边说话一边掏出了手机。“看来还真是需要了。妈的,螳螂这个混蛋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游刃有余碍…”

本来安静的夜晚想起了引擎的声音,龙六站住了脚步,回头望去,几辆汽车从不远处开了过来,到了这边后纷纷熄火停车,人一个接一个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龙六粗略估算了一下人数,得出的答案是,我丵操。

“别用明火。”丧头对着新来的人说道,阻止了其中几个正在拔枪的家伙。“这么多人再收拾不了他,咱们的脸怎么搁?”

“草,没想到还有第二波……”龙六在苦笑。他深知这肯定是螳螂的安排。螳螂总是这个样子,对一切都了若指掌却还一定要留一丵手。这才是螳螂可怕的地方。你总以为自己跳出了螳螂的算计,却不知道一个更大的圈子正在等待着你的到来。

龙六甩了甩蝴蝶刀上的血。

“我丵操不是吧?”丧头显然被这个动作惊讶了。“你还不打算束手就擒呢?你不是真的打算一个人干掉我们吧?”

“嗯,确实不行了。累坏了。今天晚上本来喝酒就喝多了。”龙六甩着手里的蝴蝶刀,一字一句的说道:“反正我跑不了,所以我改变主意了。妈的,我要弄死你。”

丧头还没来得及对于这句话冷嘲热讽,龙六已经冲了过来。看着面前对于所有人的砍刀与钢管不管不顾,挨了打之后完全没有反应,双眼永远只是死盯着自己的龙六,丧头忽然在绝对优势之下感到背后一阵一阵的发毛。

“丧头,你可别说你是个堂主。不然,你手下的那些个人绝对挡不住龙九。记篆…多少人也不行,用枪也不行。他是一个绝对……”

丧头的脑海里还没有回忆完螳螂的叮嘱,龙六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龙六干的活每一次都是要这么拼命的。所以对于他来说,生死不过是个过程而已。他习惯了这一切。

“螳螂告诉过你,别暴露身份吧?”龙六笑的时候,牙齿上都有脸上流进去的血液,显得无比瘆人。

丧头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毫无征兆的,龙六绕到了他的背后,然后忽然丧头感到嘴里一凉。

龙六将自己右手的刀从侧面刺破脸颊,横着**了丧头的嘴里,然后从另一面穿出。

丧头连张嘴喊叫都叫不出来了。现在他的样子就像是咬着蝴蝶刀一样,虽然他根本没有张嘴。刀子割破了肉筋,肌肉向外扭曲,看着十分可怕。

“都别动。”龙六终于在谈话间流露出了疲态:“不然我就把他上面的半个脑袋削下来。”

龙六并不想这么做。

绑架人质这么丢人的事情,虽然是对方以多欺少,但是龙六依旧不愿意降低自己的身价。

但是现在龙六不得不这么做。

因为……

石佛还**的活着!!老子就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