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很久很久前·石佛说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石佛抽了一根烟,站在窗口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螳螂看着宾馆里的彩电似乎很上瘾,一点也没有担心一直没有露头的龙九。

这是龙九逃走的那个晚上,同一时间的事情。也许真的是心有灵犀,石佛总觉得非常不安。

“不对劲。”石佛在按灭了烟头之后,终于说了这么一句话。

“怎么了?”螳螂懒洋洋的问道。

“楼下,你过来看。”石佛招呼着螳螂,指了指窗帘缝那边的街道上站着的两个小痞子。“盯梢的?两天了一直在。”

“盯谁?”螳螂问道,“我们?”

“不知道。但是,感觉不对劲。”石佛走回了床边,一**差点把床坐塌了。“我总觉得有人看着我们一样,龙九也不回来,也没有什么人找我们的麻烦……”

螳螂跳下了床,系上了皮带。石佛看了一样,心领神会的说道:“别太粗,万一错了呢。”螳螂一边推门出去一边说“哥我心里有数”。

楼下,螳螂直奔马路对面。开始的时候还是溜达的速度,在过了一半马路后开始小跑,然后在踏上人行横道的一瞬间螳螂开始猛烈加速,朝着对面刚才石佛指着的两个小痞子几乎是冲了过去。

对面的两个人一愣,来不及作何反应已经被螳螂飞起来一膝盖磕在了门面上一个。这个人如同被爆头的足球仰面朝天倒了下去,而螳螂落地后在他的后脑勺位置补了一脚,那个人哼了一声流出了鼻血。

另一个完全呆住的人被螳螂一把抓住了头发,然后向着电线杆上就是一撞:“妈的,谁叫你们来的??不说打死你!!”

电线杆三两下被染红了,螳螂这才松开手,将已经晕晕乎乎的盯梢者甩在了地上。“操丵你妈的说不说?”周围的路人虽然都看到了这残忍的一幕,但是都只是加快了脚步离开。唯独旁边商店的老板很热心的跑了出来,看着地上两个已经只会喘气的人,拉了一把螳螂。螳螂猛地转头,看到是一个小老头,觉得奇怪。

“小伙子快走吧。”小老头低声说道。“他们都是附近的地痞,回来他们醒了叫人来你就跑不了啦。”

“大爷,他们有什么帮派吗?”螳螂猛然想到不一定非要从当事人嘴中问出来真相,也许群众也知道。

“你知道《和联旺》吧?赶紧走吧小伙子。不然警丵察来了都救不了你。”小老头似乎很焦急的说道。很明显这条街的老板们受这些小痞子的欺压已经忍了很久,今天误把螳螂当成见义勇为的好少年了。

螳螂点了点头。还真是大鬼那边的人,娘的他莫非信不过自己?螳螂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个家伙,想了想,过去还是又踹了一脚,才转身向着酒店回去。

石佛在上面正在收拾行李。

“刚才我问道了,是……”螳螂正要开口,石佛摆了摆手。“我会读唇。”石佛显然在楼上就已经看出了端倪,所以抓紧时间收拾着东西。

螳螂看着石佛,在他背后问道:“要躲起来?”

石佛笑而不语,将最后一件单薄的衣服装进了行李箱。

石佛很喜欢直来直往。任何事情都不例外。他觉得能够解决事情最好的办法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将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老鬼早晨紧急召大鬼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要出大事。大鬼昨天晚上又是喝了个烂醉,被叫过来之后十分不爽。

“又**的怎么了?”大鬼进来后脱去了自己的上衣,不耐烦的揪弄着身上刚刚愈合的伤口上面的线头。

“早晨铁子人不见了。”老鬼皱了皱眉头,给大鬼倒了一杯浓茶。 本来老鬼没有心急,但是昨天螳螂动手打人之后忽然间人间蒸发了,这让老鬼一瞬间紧张了起来:两个亡命徒如果在暗处的话太过于危险,如果让他们得知是自己在设计他们,那后果……所以老鬼昨天才连夜去找老蔫儿要斩草除根,却意外的发现,老蔫儿被人反围剿了。

铁子是老鬼手下一个比较得力的亲信,平时主要负责的是陪着老鬼早晨遛鸟,五六年了从没有耽误过。但是今天早晨呢,老鬼回来后正打算要告诉他今天不遛鸟了,却发现独独今天铁子没有过来。

问了几个人,都说没有见过;后来挨家挨户问道了街口,有人才说今天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貌似看到了铁子,只不过拐了角就没人了。

老鬼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最坏的情况是他们三个人已经会师了,而且矛头直指自己。老鬼客知道这不是闹着玩的,所以他赶紧找到了鬼见愁,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鬼见愁的脑子还没有醒过来,耐着性子听完这个故事,冷笑了一声:“合着您还不信我能抢得过大猛子呢?摆这么一道,事情成了另算,没成的话传出去,还都以为我怕了大猛子!!!龙头,这事不对埃”

老鬼还想说什么,鬼见愁将杯子摔在了地上:“你**的是不是老糊涂了!!”

老鬼拍案而起,声如洪钟:“妈的,小子你怎么说话呢!!”

鬼见愁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上前了一步,怒视着自己现在的龙头老大。老鬼确实已经五十多岁,面对着正值当年的鬼见愁,似乎差了一筹,渐渐的,向后退了一步。

鬼见愁满意的点头,这一次简单的交锋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搞定这件事之后,位置就该是我的了,老鬼。”鬼见愁打了个哈欠,说道。

第二天铁子被人找到了,在一尊没有盖盖子的井盖下面,脸上蒙着厚厚的塑料布,人憋得口吐白沫。虽然送到了医院后命保住了,但是下半辈子他也只能歪着脑袋流口水。这份“口信”就是明着转述给《和联旺》的:

石佛说,你不仁,我不义。